Posts Tagged ‘CP+B’

創造讓沒趕上的人問「可不可以再來一次」的活動——2015年坎城青年創意競賽台灣代表隊選拔賽個案教學(二)創新社群媒體運用

二月 / 10 / 2015

點我

(2015.2.10)在前一篇文章中介紹了「原生廣告」(Native Advertising)和 2014 年坎城創意獎的 Cyber 網路創意獎中「原生廣告」競賽項目的得獎作品。這篇文章則介紹也是 Cyber  網路創意獎的 Social 社群媒體創意裡的「媒體或社群創新運用(包括新興品牌平台)」類競賽項目,定義是:對既有或新興社群平台或社會行動的創意運用與詮釋。參與者的投入程度,接觸對象的規模,以及創意策略本身都將是評審的要點。

(繼續閱讀…)

2011年坎城創意節CP+B研討會:來看CP+B!

六月 / 05 / 2011

 

cl2011_logo_short

2011年坎城創意節絕對不可錯過的一場研討會:CP+B的五虎將要來分享他們到底怎麼把公司搞得這麼棒的!喔,還有,他們最近在思考些什麼問題,以及,我們這一行到底會變成怎樣? (繼續閱讀…)

Chuck Porter的2010年坎城創意節研討會內容

二月 / 06 / 2011

之前提過CP+B的創辦人Chuck Porter在2010年的坎城創意節和Droga 5的創辦人Dave Droga一起在坎城做了一場研討會。很高興現在CP+B把這場研討會中Chuck的部份給上YouTube了。內容非常值得參考,一起來瞧瞧: (繼續閱讀…)

Jeff Banjamin的評審團主席宣言

二月 / 06 / 2011

剛剛才發現,Jeff Banjamin擔任去年(2010年)坎城網路廣告獎評審團主席時,打破大會規則,沒有提供任何自我介紹,而是寫了一篇宣言。因為寫得很好(畢竟是大學本來要讀政治學的人,雖然根據維基百科他輟學了),來翻譯在這邊:

(繼續閱讀…)

Chuck Porter在坎城廣告節接受專訪

七月 / 15 / 2010

因為我是他的粉絲所以來翻譯一下: (繼續閱讀…)

CP+B電子郵件精選

三月 / 05 / 2010

一直想要選譯一些 CP+B 的電子郵件精選。(出自 Hoopla 這本講 CP+B 這家公司的書。)

(繼續閱讀…)

Alex Bogusky 2002 年寫給全 CP+B 的信

三月 / 04 / 2010

在 Hoopla 這本講 CP+B 這家公司的書中,我最喜歡的部份是公司的電子郵件精選。由公司主管、員工、客戶、路人等往來的信件,如同萬花筒般展現了這家公司的各種面向。在這裡選譯 Alex Bogusky 在 2002年的 4 月 10 日,當 Creativity 雜誌在報導中稱 CP+B 為「可能是全美國最熱門(hot)的廣告公司」後,寫給 CP+B 全公司的信。

(繼續閱讀…)

耶誕(不是我的)心情告白

十二月 / 24 / 2009

今天是耶誕夜,好像循例該說說話之類的。但是其實寫書(2009年坎城廣告獎結案報告)壓力很大,一點過節的心情都沒有。不過,可以說說今天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前陣子買了兩本書,

Hoopla, A Book About Crispin Porter and Bogusky

Baked In: Creating Products and Businesses That Market Themselves

兩本都是講當今最受推崇的廣告公司CP+B的。Hoopla這本書比較老一點,不過CP+B著名的案例很多都有講到(書出之後才推出的當然沒有)。封面則是可怕的砂紙,宣稱這樣才會讓你每次閱讀時都留下一些DNA在書上。(忙到呆掉的我,拿到書之後一直先用塑膠包著書皮小心翼翼地看。一直到今天才發現那個砂紙套只是書衣而已。可以摘掉。摘掉之後還有個硬皮的精裝封面。)Baked In這本書則是在講CP+B最新的理念:以後不再是大量生產,先有產品後行銷的時代,廣告公司自己都可以用3D打印機印出3D的產品原型了。(關於這種打印機,以及一些最近可能會影響我們的發明,應該要參考一下當鞋子開始思考這本書。很好看的!圖書館應該都借得到。)創意人的工作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以上是背景介紹和題外話。

Alex Bogusky(CP+B的B先生,小魚網上常常談到他)在Hoopla中寫到他對作Truth系列反菸廣告的想法。他提到,當他年輕時候,曾經救過一個快要溺斃的人。Alex Bogusky是這樣寫的:那個人在衝浪時溺水了,面朝下漂浮著。他當時只是直覺反應,衝過去救那個人。但是那天浪很大,在救溺過程中Alex自己好幾次覺得自己都快要跟著溺水了。幸好他終究把那個人帶回岸邊,而更幸運的是,當他們回到岸邊時,急救人員已經就位了,因為後來聽說那天已經有好幾個人溺水。所以,Alex Bogusky本人得以看到那個人在他妻子和兒子的注視下被急救回來。

Alex Bogusky說,作Truth系列的感覺,有點像那次救溺的經驗。能夠說服很難說服的青少年,不要再被菸商的大陰謀所欺騙,不要開始吸菸。

這邊貼的是Truth系列中我很欣賞的1200一片。

其實我不知道我要說什麼。只是感觸很深而已。我想我應該想要表達的是,我們的工作成果中如果有什麼事情,自己知道是能夠跟救人一命這樣的事情劃上等號,那真的是挺了不起的。前輩大師一直說,別忘了你的廣告只有半張紙,後面半張還是別人的。但是那好像也變成是傳統廣告時代的限制,現在的廣告人似乎可以不只這樣,Truth系列廣告在讓美國青少年認為吸菸並不那麼酷的成績上相當受到肯定。印度的《領導印度》、《 教育印度》計畫都對社會造成一定影響。(台灣前陣子有不少廣告人去學校教小朋友,也挺開心的樣子。)

嗯,祝福大家,(如果有想要的話,不是每個人都要這麼沈重),都可以跟Alex Bogusky一樣,有一天可以說,我作的某某事情,跟救人一命的感覺有點像。(有點像就很不容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