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erfect Fools’

北歐麥當勞Dreaming in Mono個案介紹

九月 / 26 / 2010

小魚花了10個月策展,將在十月份舉辦的2010 i@T Festival,預定邀請來自瑞典Perfect Fools的Tony Högqvist和他在ACNE的朋友Klas Lusth。(請參考一下這份新聞稿吧!話說這活動已經全部都爆滿了,所以,請不用打聽時間地點。EDM上故意地沒有寫。)Tony要講的案例是今年2月的冬季奧運前,北歐麥當勞在整個北歐區推出的整合推廣活動Dreaming in Mono,所以今天起就來慢慢整理出這個案例中的影片元素,先來一起預習一下。

(繼續閱讀…)

我們的活動上了Perfect Fools公司網站的頭條啦!

十一月 / 11 / 2009

PerfectFools-1

如題,而且是Perfect Fools 公司網站改版後第一個頭條新聞啊!!呼呼!

而且網站新設了Comments功能喔!大家趕快去給Tony留言咩

L-O-V-E:雅虎+Spikes Asia數位廣告營圓滿成功大感謝

十月 / 31 / 2009

剛剛回到家了。這次的活動圓滿結束。在此感謝:

雅虎的Grace跟Catherine:感謝雅虎讓我有機會策展這次的活動。給我很多的信任和很大的空間。謝謝!

Tony和Sofia,現在你們正在飛往瑞典的另一次24小時飛行路上。謝謝你們來。Really thank you for coming over and being so dedicated in sharing.

Alex,真不好意思讓你離開美麗的老婆和可愛的兩個兒子和忙碌地工作,來幫我們上課。而且還這麼配合地在晚宴上配合遊戲一口氣喝掉一整瓶啤酒。

網路基因的Mouse:感謝講師來之前陪同會勘,講師來的時候陪騎,陪晚上出去玩,幫忙找相機店的資料還有特別花時間在相機店等Tony他們。(他們有買到要的鏡頭了!)

謝謝Media Company的Vivian,謝謝一起來接待特別是對媒體公司特別有意見的Tony。

Bates 141 的Tony:感謝講師來之前陪同會勘,講師來的時候陪騎。八里的路線真的很棒。軌跡圖真的很酷!

我的鄰居Justin:感謝講師來時用摩托車接送我,陪我招待講師游淡水跟陪騎。對了,還有陪我在雨中去把借的車騎回來,又一大早幫我把車騎回去還。

老學生跟學妹Sandra:謝謝借我們超好騎的雙避震腳踏車。還熱心建議好多行程計畫。

我的學生Emily和Alvaro:Thanks for being my entertainment assistants. Glad you also enjoyed this.

老同事Joan:感謝在墾丁幫我招待Tony和Sofia,讓他們在兩天內開心充實地享受墾丁。

“小魚工作室”的不在職員工崔小荷、Mary、Sting、Ivy。還有崔小荷的姊姊崔小心:幫忙寫EDM文案,設計,幫我準備投影片,幫忙口譯。還有幫忙去鼎泰豐排隊,幫忙買牛軋糖給講師,幫忙陪講師吃飯,和逛忠孝東路和誠品。

“小魚工作室”的IT Support 奕信網思幫我們做R-Portal,讓我們在前置作業時可以看到把台灣封掉而看不到的日本數位廣告作品。這招真的很酷說!還要感謝Jeremy和A-Wing幫忙解Flash程式抓作品檔案。有你們真的很棒!!

感謝雅虎的Ethan和前雅虎員工Kelly傑出的口譯(Sorry我是採訪編輯出身的校對跟改正狂),公關公司的Linda與同事們(從頭到尾不生氣的細聲細氣的人我最佩服了!)。

謝謝電通的Mark來陪Alex吃飯。

謝謝犧牲週五和週六參加這次緊湊行程的各大廣告公司創意總監。佩服大家的好學。很高興認識了好幾位本來只有通信的網友和新朋友。希望大家都覺得有收穫。

不得不學麥可說:I love you …..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It’s all for love… L-O-V-E.

相關報導與連結:

瑞典數位廣告業的共存共榮策略(Tony Högqvist與瑞典數位廣告)
我是BBH的那個H(Tony Högqvist的故事)
33歲去讀數位研究所(含講師Alex Kwon介紹)
“很難溝通”和“不好配合”的公司(Perfect Fools的故事)
Jante Law 楊特法則(Tony Högqvist的故事)
瘋狂的一週
10月27日的講師腳踏車之旅行程計畫
小魚策展的活動 EDM寫得很棒喔(含講師介紹)
徵國際級講師來台地陪,須能騎一整天的自行車(含講師Tony Högqvist介紹)
連絡鐘
Perfect Fools

瑞典數位廣告業的共存共榮策略

十月 / 31 / 2009

現在是早上八點四十分。昨天從台北到宜蘭,然後在酒店開了一下午的研討會。等會十點鐘要再次開始活動到下午五點。這次因為帶了號稱“小魚工作室”(其實都是來自各公司的志工)的“員工”一起參與活動,所以我們一起住五人房。現下趁還沒輪到浴室的當下來趕緊寫寫日誌。

之前提到Tony說他們瑞典的數位廣告公司非常合作。還會“交換人員”。昨天在晚上前往用餐餐廳的遊覽車上,Tony又提到他們瑞典數位廣告公司的共同共榮策略:比如說,Perfect Fools的很多案子會跟Far Far或Great Works一起合作。他們不怕找別家公司的某個專家來幫忙,也不怕讓別家的人跟自己的客戶一起開會。而且很多案子就會一起合作。Tony說,這些都是根基於信任,因為假如別人幫了你一個忙,給你專業意見,你卻偷走他的客戶,這是不可想像的。而且因為很多案子可以一起合作,當作出了某個好案子,受到全球廣告業的矚目,當業界媒體報導時,或得到廣告獎時,所有參與的公司都會一起被列名和討論到,整個瑞典數位廣告業都可因此共存共榮。而他們就是要讓全世界知道:這些瑞典人很厲害,讓全世界想到數位廣告就想到瑞典。Tony也有在紐約開分公司,他說,相較起來,美國人之間的競爭很激烈,在美國說,我們為什麼不找某某公司的誰來幫忙,大家的反應會是“怎麼可能!”。

Tony說他們Perfect Fools不比稿。因為比稿耗費太多不必要的人力。所以,有ㄧ次,某家客戶邀請Perfect Fools和Great Works比稿,Tony說他們不比稿,客戶就直接找Great Works。結果,Great Works得到案子之後邀請Perfect Fools一起合作,當客戶第一次跟他們開會的當下,Tony說,"嗨!”客戶則說:哇!結果你們沒比稿也贏(到這案子)了!”

昨天有人問說,像Nokia Unloader這樣的案子,他們是怎麼賣給客戶的。Tony說,你必須創造整個環境的良性循環。比如,如果有人說,我在Perfect Fools做得煩了,我想去別的地方看看。Tony會說,好,然後幫他介紹到別的地方去看看。甚至也會介紹他去客戶那邊。而有數位產業經驗的客戶跟他們一起工作時也因此能夠了解數位產業,在他們的立場上思考。

九點14分啦!要來準備吃早餐(就是要把早餐券找出來。不知道跑去哪邊了!)然後繼續今天活動。

我是BBH的那個H

十月 / 29 / 2009

今天晚上跟Tony,Sofia,我學生Emily和她男友Alvaro,以及Mouse跟Vivian在師大夜市附近的酒館聊天。Mouse和Vivian先走了。剩下的人聊到兩點才各自回家。

最有趣的是Tony聊到後來忽然開始講他一開始作廣告的事情。他先說前陣子他去參加D&AD主席講座時發生的事情:他朋友是D&AD現在的主席,所以他受邀去參加主席講座。然後著名的廣告人John Hegarty過來了,John Hegarty跟Tony握手說,我是John Hegarty。Tony不認識他,問他說:你是誰?Hegarty說:John Hegarty。Tony說,喔!那你在哪家公司?Hegarty說:BBH。Tony說:那你在BBH幹嘛?John Hegarty回答說:我是BBH的那個H。

我問Tony說,那你感覺怎樣?會不好意思嗎?他說:不會啊!我不care。我有自己的英雄,這些別人的英雄我不care。我問他那你的英雄是誰,他說了一個自己的朋友。這位朋友真的是字體和版面設計的天才。這位朋友他會指著畢卡索的畫說,他犯了一個錯誤。Tony會說,他不可能犯錯,他是畢卡索。他這朋友會說,不,你看,這裡的平衡和那裡,如此這般,他這邊下筆是錯的。而Tony經過他一分析,會發現,真的是這樣。他說,這朋友跟他一樣沒經過訓練,是自學的,但是他真的是天才。

我問他:你說你是自學的?他說,對啊!我沒受過訓練,我高中就退學了。我問:你高中退學那你怎麼是怎麼找到工作的?他說,他來自瑞典一個很小的煤礦小鎮。他跟他朋友當時17歲,從高中退學,他們就在鎮上到處找工作,有些商店要什麼設計的案子他們就接,這邊那邊地賺個幾百元。但是,當時瑞典的廣播電台Hit FM舉行一個全國比稿,他們兩個就假裝是一家大公司,把全套稿子做出來去參加比稿,結果這個案子竟然被他們比到,因此就引起一些媒體的報導。然後,有一天,有一個人從斯德哥爾摩打長途電話來說,我要雇用你。Tony說,我很忙。那個人說,我會給你很多錢。Tony說,多少?那個人問:你要多少。Tony在電話裡面說了一個他認為很高的數字。結果那個人笑了,他說,我給你兩倍。Tony就這樣到斯德哥爾摩工作。到現在13年了。

之後,他在某次聚會中遇到後來的夥伴,開了一家叫做胡迪尼的公司。當時公司有25個人。可是他當時很年輕,不會管理公司。此時卻出現一個人要花一大筆錢買下他們的公司。他們就接受一大筆錢,然後留在原來的公司當管理者。但是他們真的不會管理公司,把整個公司經營得亂七八糟。而賣公司得到的錢也都花光光了。他們覺得,當時只有兩個選擇,其中之一是全部從新來過。因此他們就撤出原來的公司,重新開了Perfect Fools。並且以製作和顧問作為公司的核心。也就從當時起一直很順利經營到現在。並獲得今天這些肯定。

說到他們08年獲得媒體大獎的那個作品,Tony說,那件作品完全是為了得獎而做出來的。在2007年的坎城,他們公司獲得12項入圍可是竟然一個獎都沒得。他跟一個朋友心情非常糟,在坎城狂灌酒,要把自己喝死掉。在非常醉的狀況下,他們一個一個歸納得獎作品的規則,結論出:(1)明年想得獎要做手機應用,因為當年的手機應用廣告都很爛。(2)他們的作品要以“人”為中心。也就是,以消費者自己為中心。然後兩個人把自己公司所有的客戶全部條列,看看有哪個客戶有什麼發展的機會。於是後來就產生了AMF的這件作品。

這件作品是他跟那位朋友的計畫,(但是很不幸的是他朋友在過程中被原來的公司逼退,結果這件作品竟然得獎人員名單上完全沒被提到。後來他朋友差點要告這家公司。)這件作品後來得到大獎的原因,是因為在這個利用手機的應用上,讓消費者把自己的相片上傳到號碼,然後經過他們的資料庫處理之後,可以看到自己七十歲時的樣子。這個服務是收費的,每位使用者要付約台幣20元。結果有50萬人付了約台幣20元使用服務。客戶不但沒付錢還賺錢了。而他們當然也跟客戶分享這些錢的固定比率。Tony說,他們在Perfect Fools提很多計畫是這樣,他們跟客戶採取以表現為基礎的計費模式。有效才付錢,效果越好錢賺得越多。而提出效果越好的點子的創意,年終也就會得到越多的分紅。Tony說,當客戶冒的險很小,成功了卻會獲得很大的回收時,他們當然常常能夠做出很棒的案子。而對公司來說,要是點子不好,失敗了,就失敗了。可是要是成功了,卻因此能賺到一大筆錢。Tony也說,在瑞典很多公司是用績效制度收費。這比用媒體佣金制度收費要合理得多。

因為在座的Vivian是媒體公司的總經理。聊天中也討論到媒體公司的存在意義。Tony很討厭現在大部分媒體公司的做法。他說,在瑞典,廣告公司買媒體很公開透明而方便,上電腦去像買戲票一樣就可以把檔期買下來了。而他們完全不收媒體佣金。媒體企劃的專業部份則是收人員時數。他對媒體公司的存在很質疑。他有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就是:媒體不應該只是買跟賣。他的意思是,現在媒體公司的營利空間來自預先購買,獲得好價錢,然後跟客戶說現在有很划算的媒體。然後這些買了很划算的媒體的公司就會去跟廣告公司說:我們有如此這般的多少個版位可以用,所以我們要做廣告。作為廣告公司Tony認為這樣的方式是無意義的,只是為用媒體而用媒體,讓媒體公司(或廣告公司)賺錢。他認為,不管怎樣應該是由解決方案開始,然後才會開始去買媒體。

因為當Tony開始說自己的故事時,我拿出錄音機,他忽然露出害羞的表情說:請不要錄音。於是我只好憑印象寫下今天晚上聽到的種種。

是個,很精彩的晚上。很喜歡,有朋自遠方來,分享若非如此完全都不可能聽到的事情。

33歲去讀數位研究所

十月 / 29 / 2009

今天早上去機場接Alex,(不知道他是誰或我幹嘛去接講師,請參考活動EDM),然後進駐到台北國聯飯店。因為剛剛到飯店時沒有房間,於是帶他去吃飯。直到剛剛才各自進房。現在乃是差一分兩點。等會三點要開會。我來抓緊時間寫一寫Blog免得全部忘光光了。

Alex跟我在車上一開始談得是台灣和韓國的網路狀況。我跟他說台灣現在最紅的是Facebook之開心農場吧!(上次有朋友跟我說全世界380萬農民有320萬在台灣。但是本人沒有時間玩。)還有Plurk。(本人也沒時間噗。)Alex說,在南韓有一個很特別的狀況,韓國人不玩Facebook,Twitter,因為韓國人最認同的就是韓國最棒,對世界沒興趣,只跟韓國人說話,而且不喜歡說英文,(但是他們考任何英文考試都得到高分喔!因為他們看書學英文厲害得!),所以韓國網友都是用韓國的服務。

在這樣的狀況下,作為韓國人的Alex本人的經歷則非常特殊喔!他本來是傳統廣告公司的art,31歲時結婚,33歲時,當時Alex已經有一個兒子了(現在有兩個,另一個兒子八個月前出生),卻辭掉工作,拋下在韓國的一切,攜家帶子到舊金山去讀廣告學校。

讀了一年之後,Alex覺得,就算讀廣告學校,要在美國找廣告工作還是不容易。他覺得數位是未來的方向。於是他就,轉到研究所去讀數位設計。我問Alex,那你學數位一開始會不會很難?他說,非常辛苦,首先是電腦方面的東西他幾乎都不懂,其次,以前在廣告業做了那麼久,有很多人可以用,現在任何東西他卻得從寫程式,設計,文案(英文喔!),全部都自己來。而且程式他都不會。(想想看如果是你,在33歲時,開始學寫程式。)他的主修是數位設計,他還得特別到電腦科學系去找一個教授幫他補習,全部重頭學起。然後,在兩年內拿到了數位設計的學位。

回顧起來,Alex對那共三年半的學習,只說,沒有收入還蠻辛苦的。(何況還得養家呢!)

但是Alex現在是第一企劃集團數位廣告部門the i的創意總監。我問他,你怎麼好像拍很多東西。互動創意工作有這麼多外拍嗎?他說:我是互動創意總監?我以為我的職稱是創意總監,因為我們其實不只作互動的東西。他說他們提供的是解決方案,40%以上的工作是傳統廣告,這幾天讓他加班到三點鐘的拍攝作業就是影視廣告影片。

Alex說,很多傳統廣告公司的創意人怕互動或數位廣告,認為要是他們要轉到數位,要學很多新科技。但是如果這樣想就錯了。因為技術只是工具而已。就像Photoshop也只是作稿的工具。(意思是說不用會Photoshop也可以當創意人吧!)因為不管什麼數位不數位,要提供的是解決方案嘛!(這個Tony那天也有講大概是同樣的意思。Tony甚至說,搞定解決方案之前先不要買媒體!)

剛剛寫到這忽然去上廁所然後發現國聯有超豪華的浴缸,於是本人就泡澡去了。現在去開會了。掰掰。

本來還要寫Alex說他雇人不看作品集。因為他不相信作品集。沒時間啦!

“很難溝通”和“不好配合”的公司

十月 / 28 / 2009

昨天晚上教書回家吃完飯盒(太累了~所以買飯盒),倒頭大睡。到了半夜我一睜眼,想到,啊!忘記幫明天要來台灣的講師Alex叫車。趕忙起來打電話。結果,12.40分的半夜,租車公司的電話竟然有人接。看起來好像是他們把公司電話轉到手機。然後也許他們是一家人之類的,剛好都還在一起。於是把明天早上10點鐘的接機搞定了。台灣的經濟奇蹟,真的都是奠基在這些半夜不睡覺有生意一定不漏接的工作人身上啊!

說到這繼續來八卦一下瑞典那邊來的工作者的事情:這次活動請來的Tony,他們的公司Perfect Fools現在在全球無疑是相當受到肯定。(剛剛被Creativity雜誌評選為全球最佳7家數位廣告製作公司。)他們最近的作品之一還是跟Droga 5合作的。(我問Tony跟Dave Droga合作感覺如何?結果他的評語聽起來相當有趣。因為他很欣賞Dave Droga,說他是“老一代廣告人中少數可以了解新東西的”,全球最受景仰的年輕廣告人,在這個數位神奇小子的眼裡竟然變成“老輩子”。)但是他給我看一張他被人打得鼻青眼腫,一隻眼睛上包著紗布的狼狽照片。原因:跟客戶打架。

Tony說,某大創意廣告公司的大藝術指導某某(意思是說不只在非常重要的創意廣告公司有勢力的藝術指導,而且個子非常大,Tony本人個子算小的,179公分而已),跟他們合作。非常不可理喻地一直在那邊指揮東指揮西,叫Tony的同事“把圖片放大兩畫素”。Tony的同事說“不行,因為這樣格線會破”(這段我也不是很了解啦!說Grid會break)。兩個人為這個問題僵持不下。然後那個藝術指導去上廁所,回來,他問:你照我說得把圖片放大兩畫素了嗎?Tony的同事說,有。那個藝術指導很得意說,你看,這樣不是好多了嗎?Tony同事就爆發了:你這個(髒話)傢伙,我根本就沒放大,是原來的大小,沒看過你這種(髒話)自大的(髒話)。Tony看到這兩個人快要打起來了,就介入想要保護同事,結果就,自己跟客戶打起來了。

另一個故事是他講到他們去日本接一個案子。因為Tony的同事是中越混血。看起來似乎是中國人。那個日本人好像不喜歡中國人,對他的同事一開始就非常沒禮貌。Tony說他覺得這樣很不對。就“沒禮貌回去”。總之,Tony說,很多人認為他們Perfect Fools“很難溝通”“不好配合”。不過聽到這話讓我想了一下,是不是大部分的公司太好配合了?

大家有空要看一下這個Nokia的Unloader。非常有趣。在這邊看背景與製作過程說明。YouTube上也有好幾個demo。這是其中之一:

Jante Law 楊特法則

十月 / 28 / 2009

剛剛由高鐵站跟老街回來。昨天跟這次請來的講師Tony和他的女友Sofia(其實他們已經訂婚了,明年就要結婚)還有網路基因的Mouse,Bates 141的阿賢,還有我的鄰居賈斯汀騎車游淡水。(Bates 141竟然給阿賢一天公假讓他跟講師騎車,真的非常妙。而Tony投桃報李,昨天晚上一直唸說他希望有時間能去Mouse和阿賢的公司拜訪一下。但是很遺憾他不會有時間的。行程很緊湊。但他真的很愛認識朋友,歡迎大家參加29號晚上的永康街師大之旅。)。九點半到12點則是我的學生Emily和她男友Alvaro來一起陪講師。(幸好他們有來,不然我真的累死啦!)中間7-9點,因為跟雅虎開行前的聚焦會議,此行中第一次有時間坐下來跟Tony做專業談話。Tony平常愛開玩笑,但是一開會他就非常專業,在會議上跟會議前談了很多很有趣的事情,並且非常有條理並且精彩地把他這次來要演講的內容全部放了一次。我們當場決定要延長他的提報時間。因為他真的有很多很多可以分享。(除了工作馬上嚴肅起來,他還對另外一件事情很嚴肅。等下會提到。)

IMG_3681
IMG_3688
為了不要太侵犯人家隱私,放個不是特別清楚的相片。這是昨天騎車的景點之一。觀海長堤。很漂亮。

昨天開會大家到齊前,Tony跟我提到瑞典人的生活哲學,提到一個叫做Jante Law 楊特法則的東西。

這裡有一個blog有提到Jante Law法則與瑞典人的生活態度

Jante,是丹麥作家Aksel Sandemose 在1933年以挪威語寫成的 En flykting korsar sitt spår (英文名稱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 小說中虛構的小城。楊特城的人自立一套法規,作為人民的精神行為指標,這十大法則(下稱“十誡”)總歸一句話,就是“別自以為你有什麼特別或比我們了不起“
(Don’t think you’re anyone special or that you’re better than us.)

而這十誡如下:

1. Don’t think that you are special. 別認為你有什麼特別的。
2. Don’t think that you are of the same standing as us. 別認為你可以代表我們。
3. Don’t think that you are smarter than us.別認為你比我們聰明。
4. Don’t fancy yourself as being better than us. 別認為你比我們好。
5. Don’t think that you know more than us. 別認為你比我們知道得多。
6. Don’t think that you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us. 別認為你比我們更重要。
7. Don’t think that you are good at anything.別認為你有什麼特別專長的。
8. Don’t laugh at us.別嘲笑我們。
9. Don’t think that anyone of us cares about you.別認為任何人在乎你。
10. Don’t think that you can teach us anything.別認為你能教我們什麼。

後來這本書再版的時候又加入了第11誡,是
11. Don’t think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we don’t know about you. 別以為你有什麼事情瞞得了我們。

Tony說,以前瑞典的大人還會把這十誡跟小孩朗讀。但是基本上他們要每個瑞典人銘記在心的是:一個人絕對不可能勝過團體。團體的知識、智慧,與力量則絕對勝過個人。Tony說現在雖然有時提起詹特法則有時會有點嘲諷的意味,但是楊特法則的思考大概已經深入瑞典人心了吧!

在工作上的影響呢?昨天,Tony有解釋他們在瑞典和在Perfect Fools的工作方式:他們公司開會時,所有人,包括行政人員,實習生,全部出席。(因為現場人越多越好。眾人絕對勝過一個人。參考詹特法則。)而任何人,不管他的職位或專業技巧,只要顯示出他對這計畫有“burning desire”(請注意“burning“這個形容詞。你不只要有興趣,你還必須有灼熱的熱情。)就委派給這個人負責。他們目前有一個案子,就是當初開會時,實習生非常有灼熱的熱情,並想出好主意。他們當場就雇用他,給他薪水,並且委派他領導這個案子。沒有理由實習生不能當專案的領導者。重要的是“灼熱的熱情”。

他還提到昨天Creativity雜誌選出了全球廣告業最佳七間數位傳播製作公司ACNEB-ReelHi-Res!North KingdomPerfect FoolsProjectorUnit9),其中有四間都在瑞典(唯一的亞洲公司則是我們12月即將請來的田中耕一郎的公司Projector,耶!小魚真的很會請人吧!)。我問他,瑞典製作公司為什麼這麼厲害?他說,瑞典是個小國,他們在這個小國的小產業中非常合作,他們常常有趣的案子會幾家公司共同合作,而且他們也常會交換人員(change people),我說,什麼叫“交換人員”,他說,就是某家公司的人會換到另外一家公司去工作,他們覺得這樣很好。我說,我們這邊也常常會這樣,但是在我們這邊這叫做“跳槽”!

跟Tony和Sofia在一起另一個有啟發性的地方是他們的互動。Tony年紀輕輕,公司已經從斯德哥爾摩開到阿姆斯特丹然後開到紐約。Sofia則是一位復健師。但是我在Sofia身上看到的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有力量的女性。比如說,這次Tony請她一起來。(從斯德哥爾摩到台灣整整要飛24小時。真的我也覺得一個人旅行太無聊了!誰願意為我們做這樣的事情呢?所以講師願意來我真的都已經非常感謝了!)但是她常常搶著用自己的錢付錢。比如今天早上去高鐵站買票。她也迅速掏出錢包用自己的台幣付高鐵票錢。Tony沒搶贏,跟我說:妳看,她每次都要這樣!都不准我付錢,唯一讓我付的都是小錢。我們去騎車時,我看Sofia背一個包包,因為我自己常騎車,我知道騎車時背袋子其實重量都在脊椎很不好。我跟Tony說,你怎麼讓她背?Tony說:她不肯。她就是這樣,都不讓我幫她拿東西。我們去逛街我想幫她拿東西她會生氣。我問Sofia,你是女權主義者喔!她說:我很強壯啊!幹嘛要他幫我拿東西?後來騎車時他們倆個就輪流背那個袋子。要是在台灣的話,95%以上的狀況會是男生從頭背到尾。

Sofia的確很強壯(但是很優雅),她每天騎單趟70公里的腳踏車上班。另外她還慢跑。做各種運動。有意見也非常流暢堅持的表達。(如在前往高鐵站的路上,她以醫界人士的身分對Tony含瑞典煙草袋的可能副作用進行意見表達。Tony說他讀得資料說口含煙草袋沒有副作用。Sofia說這個她要閱讀更多的文獻才能讓她信服。目前就她所知她認為不可能沒有副作用。應該會有如此這般的副作用。)我很欣賞可以跟男生直接與清晰表達自己意見的女生。連我自己都常常會有些話就直接吞下去,算了。

但是Tony的表現也很值得讚美。我有時跟男性朋友聊到他們的女友,常常覺得這些男生常會稍微有點貶低自己的女友。比如,談到女友時往往提供的是負面或批評性的訊息,不然就是說女友想要什麼但是他就是一定不要。其實作為女生我聽到這種話並不太舒服。但是跟Tony談到Sofia時,他總是態度堅定地維護自己的女友。比如,因為Sofia跟Tony這麼劃清界線地分別使用他們的錢。(早上買早餐時。Tony買他的。Sofia等Tony結帳完自己去買自己的。)後來等待時Sofia在拍照,因為他們的相機非常專業,我就問Tony說,那相機是你的還是她的?Tony的全套回答,(我這幾天聽到很多次了),是:我們的。因為我們明年就要結婚了。在瑞典,只要我們結婚,所有的東西都是共有的。因為這次活動籌備會議中一直聽說Tony的專屬翻譯非常美麗(與會人員的形容詞中曾經包括“國色天香”這四個字。)跟他連絡時提到說,對了,我們幫你請的翻譯很漂亮喔!他的回答也非常堅定:我有女友了,我不需要非常漂亮的翻譯。(有些男生就會順口開幾句玩笑吧!)

我真的很欣賞他這種堅定維護自己女友的態度。甚至開始覺得,嘿,這才是對女友應該有的態度。

昨天的會議內容有些專業性的部份非常精彩,留給活動之後的會後報導吧!覺得這次有來參加研討會的人真的是,賺到了!

瘋狂的一週

十月 / 25 / 2009

接下來的這一週小魚本人的行程非常瘋狂:因為有很多人一起參與接待講師所以請大家參考。

10/26(一) 2-4點教書。9點去機場 接講師的飛機,講師10點多由泰國飛過來。泰航22:10。把講師安頓好之後回家睡覺。

27 (二)10帶講師游淡水。12-5騎車。晚上7點開聚焦會議討論活動內容(吃飯)。8點去夜市跟港邊走走,到我喜歡的咖啡店坐一坐。(Mouse,阿賢可以中午前到淡水就好。Justin請早上10點起一起跟我帶講師游港邊、老街,市場。因為講師要跟主辦單位做聚焦會議。所以想參加晚上行程的人可以略晚到,或在小魚家休息。我會在旅館或餐廳跟講師和主辦單位開會。)

28(三)7點到旅館接講師去搭9點鐘的高鐵。(一定要讓他們準時上火車。)回淡水。下午2-6點來跟學生一起評審金手指獎的初選作品。7點想去看This is it。(這會不會野心太大了?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敢買票。)

29(四)10點出發去接講師的飛機(KE0691,11點到),回台北的飯店入住。下午3-5點開聚焦會議討論活動內容。5點出發去高鐵接講師。Joan一定要把講師弄上4.06分那班高鐵。(17;42分到台北。)帶回旅館入住後。帶去鼎泰豐吃飯逛永康街師大夜市。(同業想參加聚會請聯繫小魚。名額有限。)

30(五)早上由台北飯店出發。(崔荷,Sting,Mary,Ivy)一起到宜蘭。中午用餐後開始研討會。本人要擔任主持人。晚上吃飯跟去羅東夜市。

31(六)早上開始研討會。傍晚把人帶回台北。講師一個(跟女友)四點鐘離開去搭機。一個回台北過一夜。(聽說講師的美國研究所同學們有同學會。)

11/1(日)講師搭12:10分的飛機離開。但是我應該前一天就跟他說再見了,所以不會送他。而且我亟需睡覺吧!

10月27日的講師腳踏車之旅行程計畫

十月 / 20 / 2009

前面說到Tony跟他朋友Sofia來的時候,如果天氣好,(希望天氣好啊!),27號我們將會帶Tony和Sofia來一個腳踏車之旅。上週六我跟阿賢和Mouse先去探過路了。這是阿賢用腳踏車上的GPS記錄的騎乘軌跡。

上週六我們是早上八點半鐘由關渡大橋下出發(阿賢由中和騎過來,Mouse開車到關渡。我則是由我家騎過去關渡),過橋經八里先到衝浪長堤,然後還延伸到十三行博物館去看了一下,之後回頭到八里渡船口搭渡輪回淡水。往前騎到港邊然後上小白宮去吃阿給,(Mouse跟阿賢也說,這家阿給真的好吃。不枉費我們推兩段大概是40度角的斜坡上山就為了吃正港的阿給),然後下山騎到漁人碼頭,沙崙海水浴場,經淡海新市鎮回到小魚家。(因為27號當天預計是先把車子都放我家。給Tony他們住淡水的飯店,我們去飯店接他們之後先去逛淡水的早市。然後下午搭計程車到我家來騎車出發。最後再回到我家。然後放他們回旅館。稍事休息後晚上看是逛淡水的夜市在這邊喝咖啡看夜景還是怎麼樣。)那天我們騎了大約四小時吧!由早上八點半騎到中午。騎的時候很舒服,回家之後我倒頭大睡到晚上七點半鐘才醒來。查電腦時收到Mouse來信說大腿拉傷啦~呼呼!我則是其後兩天都不太能走路啊!靜坐盤腿也盤不太起來,哈!

20091017_bike

總之呢。如果有人有興趣加入27號的腳踏車之旅的話。行程計畫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