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坎城創意獎’ Category

DAY 6: 運氣開始好轉?希望啦!

6 月 / 26 / 2009

剛剛跟Rei見到面並且討論了。大家一定不相信Rei送我什麼吧?

他遲到了半個鐘頭,原來他跑回去旅館,然後他送了我一隻Future Lions的小獅子獎座!!!

圖片 1

(忌妒我吧!給你們忌妒!但是不要忌妒到讓我再跌倒喔!)

然後,田中先生寫信來說,昨天我打擾了他“跟特別朋友”的約會。(我有想到,這就是我預設最糟糕的狀況。)我寫回信說很抱歉,他寫回信說,不要覺得抱歉,那,今天晚上原本約的五點半可以改到六點鐘嗎?然後,如果七點到八點之間有空,“讓我們一起去UNIQLO派對”,後面還有一句很重要的喔,叫做:Naoki也會去。

在這邊要找人真的太難了!所以我當然非常開心能跟他們去Uniqlo派對,而且一次找到兩個人啊!

看起來今天的運氣還不錯啦!So far so good。

 坎城DAY 6:之二

6 月 / 26 / 2009

本來是要去看影片入圍作品,結果跑去看一下鈦獅入圍作品之後,決定要去參加Future Lions的頒獎典禮。是由我們大家的好朋友Rei Inamoto主持。

結果賺到了!今年的Future Lions頒獎典禮非常精彩。Rei他仔細地解釋了五件得獎作品,真的是每件都讓你“喔~”的佩服。而這場頒獎典禮的另一個重點是:AKQA他們有幫團隊付坎城廣告節的入場門票,但是這些得獎的學生得自己想辦法籌到旅費。從評審完之後這些人有兩週時間找贊助、籌募到坎城的路費,結果所有的學生都想辦法來了!我由此意識到,(其實還有從這次G蛋跟博生的經驗,應該說還有我自己多年來的經驗):必須讓真的想來坎城的人來;但必須讓他們自己付出一定的代價想辦法來。因為他們要付出、投出這麼多,才會真正珍惜這樣的機會!

我想我下次籌辦坎城廣告截或Spikes Asia亞洲廣告節也會採取相同的原則:最多部份贊助,不要全部贊助,因為自己的付出和投資,能夠讓你的坎城經驗更有價值!(Believe me!)

兩三週前吧!收到坎城的新聞信說,安南要來坎城!標題就這樣,好像這就已經說明了一切。剛剛Future Lions頒獎典禮結束後,我本來要出去了,對了!在此再次插播一下今天發生的禍福參半事件:

Future Lions頒獎典禮結束後,我正要繞過去找Rei給他確認我們一點鐘的會議。忽然活生生就絆倒在階梯上。當場很痛。只好坐在位子上忍耐一下。然後心裡想昨天就纏上我的小惡魔怎麼還不放手?

結果忽然發現原來是我忘了我的MacBook,把它給掉在原來的座位扶手上了!因為有絆倒,所以只有離開幾排座位,於是馬上回去起回我的MacBook,(我四月要編排08年坎城廣告獎結案報告時才買的說!)因此結論是今天的運氣指數比昨天高很多!(後來檢查發現我的膝蓋被地板磨掉一層皮,然後腳面流血了。這坎城大會堂的地毯是金剛砂做的喔!)

說到,當我順利救回我的MacBook,並且去跟Rei確認叫他不要再改時間之後,本來要走出去,忽然看到外面的人如洶湧地大浪般湧入。難道我要錯過什麼精彩的事情?趕緊問旁邊的人,他們也指說“安南要來?”我說,“對不起,但是安南是誰啊?”對方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說:你不知道安南是誰?我說,真的不知道,請解釋一下。對方說:他是聯合國以前的秘書長啊!

(哎!我是個沒加入聯合國的小國的子民,所以聯合國有啥事我真的不care。這也不是我的錯吧!他們不給我們加入啊!)

總之於是我就留下來了。原來是這樣:12月在哥本哈根有個高峰會,跟當初簽訂京都議定書的時候一樣,但是要是這次沒辦法讓主要製造造成地球氣候轉變問題的國家達成重要的協議,並且簽訂議定書保證遵守協議的話,地球上叫做人類的這種動物(我好像也是其中之一),就要滅絕了!

主持人(我知道他的名字但是現在沒時間去查了)以一個非常精彩的故事開場,他說,前陣子他跟朋友到非洲一遊,他們去草原上看獅子。獅子這種動物呢是白天睡覺晚上行獵。(他說得,我也不知道對不對。)所以他們去看得時候獅子都在睡覺。其中一個人就說,這樣很無聊,我們來把獅子叫起床好了!於是這個人就對獅群丟了幾顆石頭。獅子果然醒來了,開始追他們。他們就趕快逃命,跑回車上。結果他們的朋友中竟然有個人不慌不忙地留在原地。他們說:你怎麼不快點逃命?那個人說,石頭又不是我丟的!

主持人說,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有丟或大或小的石頭。而且不管石頭是誰丟的,我們都要一起承擔後果。

這是個很好的故事,而,說到地球氣候變遷,是富有的國家製造絕大部份的氣候變遷問題,卻遊窮困的國家承擔絕大部份的氣候變遷後果。因此安南跟廣告業(由Euro RSCG集團主導)創造了一個叫做tck tck tck的計畫。(他們說活動網站今天上線,大家自己去找一下。)

然後後面接著上台的人講了很多很多,什麼滅絕的將會是人類啊!因為海洋生物跟蔬菜將會在新的氣候下欣欣向榮。(話說回來我不介意下輩子投胎當蔬菜啦!)而在人類全部滅絕之前,氣候暖化問題將會造成人類大規模遷徙(比如說因為居住地被洪水淹掉的人就必須跑到別的地方),然後人類就會因為爭奪資源打仗,殺來殺去之類的。(這麼笨的物種真的滅絕掉算了!)所以大家必須要努力。

但是這個tck tck tck的計畫看起來也是好空泛。聽了這些話之後,只有感覺深深的無力感,和人類必然滅絕的認知。我跟友漢(他剛好也跟我一起站在最後一排的走道上,我們都沒位子坐。)說我想走了, 因為這些話聽起來好空。他說他也想走,但是提醒我聽完出去才能拿到tck tck tck的吊飾。所以我忍耐到最後,也拿到吊飾。但是現在沒空上傳相片。因為我要準備去找Rei了。友漢說Rei和全體的AKQA人員等會兩點鐘要接受Creativity雜誌的訪問,所以如果他準時出現的話(他在坎城走路很慢,老被人攔住),我們有一小時跟他談。

先掰~

坎城DAY6:

6 月 / 26 / 2009

昨天真的是非常不好的一天,有小魔鬼跟在我身邊的樣子。直到晚上還發生非常玄奇的事情:昨天八點多吧我還在記者室,然後收到田中耕一郎的來信,標題是:再次會議?原文翻譯如下是:我可以在今天晚上九點和26號的五點30分到六點50分之間安排出時間。我的旅館是XXX,在XXX旅館附近。

你收到這封信會怎麼樣處理?熱心工作的我當然馬上敬業地回信說,我馬上過去。

然後我還得問記者室說這家旅館到底在哪啊?(日本人田中先生跟我約竟然沒給我旅館地址。)記者室幫我查出來是忠孝東路(這邊的忠孝東路就是Rue d’Antibe,安踢步街。)120號。我還早到大概20多分鐘吧!然後到了九點我請旅館幫我打電話給田中先生。沒人接。

我想說,難道我看錯了?我就跟旅館說,可以讓我查查我的email嗎?旅館的服務真的是超好的(跟昨天那家爛餐廳相比真的是天壤之別),馬上開一個可以用24小時的亂數帳號跟密碼給我,還打開商務中心讓我進去查email。商務中心的門一進去就會自動關上。我很不放心,所以查了email之後就馬上跑出來。還是沒看到日本人。

我問旅館說,那可以讓我用我自己的電腦上網嗎?我想再查一次有沒有新的郵件,或許會議取消之類的。旅館馬上又開一個新的帳號密碼給我。(看!這才是好的服務!)但是因為很急還是因為我先用了之前給我的那組帳密進去,讓電腦跟這組帳密被鎖住,結果這次進不去。旅館就說,那你進去商務中心把信印出來好了。(看看這服務!)

我還沒進去商務中心時,旅館跑去樓上狂喊跟狂敲門。(旅館說得啦!)然後下來時,旅館很困惑,說他敲半天門還喊說,田中先生,你還好嗎?田中先生才在門後說:怎麼啦?旅館說,我們擔心你有什麼問題,因為跟你有約的人15分鐘之前就到了。結果田中先生說:我沒有跟人有約。

我說,什麼?那我現在該怎麼辦?旅館說,你要不要去把信印出來,然後給他一個紙條?就放我進去商務中心上網跟印我的信。(看看這服務!)等到我把信印出來,我跟旅館一起研究,我們都覺得這事情實在太玄了。

當時已經九點快半了,我早上六點就起床了,真的很累。我說那我來給他傳個簡訊(因為我晚上沒有網路),我就傳了一封非常文明的簡訊給田中先生,內容是:親愛的田中先生,顯然我們的約會有出現一些困惑之處,那我們明天五點半在你的旅館見?(瞧我多平靜!)

然後我回家(晚飯還沒吃),跑去中國快餐外帶一個中國炒麵,吃完以後倒在床上休息一下。就一覺睡到天亮了(妝沒卸,牙沒刷,臉沒洗,連衣服都沒脫)。

今天早上我給田中先生再度發信說:(附上昨天他給我的約定時間的信),那我們就今天下午五點在你的旅館見?我會帶我的書過去,希望這次見到你囉!

反正坎城很小。走過去也不過半小時。(這幾天我應該有瘦吧??)大家來賭一下我今天到底能不能成功見到Rei和田中好了~~

下面這段竊取自Adobo Magazine在我Facebook顯示的訊息標題:

坎城影片廣告獎的入圍名單揭曉了,亞洲在260件入圍作品中有23件。泰國以6件入圍居首,中國和日本各有5件入圍。印度有3件,香港2件,印尼和馬來西亞各有一件。

不是我在說,我覺得坎城大家要認真的研究,或是來現場,因為有一種隱約的風向是在這邊並且虛心(可能還要有一點英文能力)才能體會跟感受的。那很像無劍之劍,就是必須體會到無劍的境界才能比潮流領先一步。

當然還得有運氣。因為比如說這次網路廣告獎的評審聽說領導得非常有問題。造成很多好作品都沒有進。比如說在D&AD獲得黃色鉛筆的Love Distance竟然連入圍都沒有,昨天碰到Sam Ball他也說他們一件作品都沒有入,他說,很顯然,這麼多好作品沒入的話,那問題在評審團,不是作品。這點我就很同意。因為我也覺得如果連Love Distance都沒入圍,那這個評審團真的是有問題。碰到這評審團也真的是運氣太不好了。大家應該沒有什麼機會去評審團記者會,但是我去過之後就很愛去。評審團記者會是到坎城的原因之一,因為你可以由評審團記者會感受到這個評審團的狀況,網路跟報業兩個評審團感覺起來就run得很糟。而設計獎評審團就非常棒。坎城到現在還在評選的是影片與鈦獅(創新與整合)兩個評審團。根據坎城的傳統影片和報業都是由下巴永遠朝上25度的David Lubars來領導。報業廣告獎已經殺掉很多作品。影片廣告獎會不會也這樣呢?可以猜一下。

早上在門外巧遇G蛋和博生(喔~插播一下,昨天吵架之後今天早上阿鎧還是有作早餐啦!所以如果是吵完就算了的個性,也還是可以一起相處啦!不要一起吃飯就好了!),G蛋早上六點就有傳簡訊給我,他們看起來也容光煥發,一切好像都很順利!

大家加油~現在我要來去看影片的入圍作品了。

坎城DAY5:

6 月 / 25 / 2009

今天早上不到七點G蛋就傳簡訊來說要給我跟阿鎧聽聽看他們的想法。於是阿鎧就幫我們做了三份早餐。然後大家討論了一下他們目前的創意。

因為不知道根據規定可不可以把題目公佈(應該是不可以),所以談談青年創意競賽碰到最大的問題:執行,在這邊,靠兩個人,在第一個24小時內能夠拍出的東西真的有相當大的限制。所以執行必須非常的簡單。不然就要像去年的某隊,竟然有辦法把自己之前拍過的片的特別演員(踢球美技家)弄到坎城。而且用同樣的執行來得獎。

還有就是概念的方向。當然概念之前是簡報的解讀。這次影片青年創意競賽的題目出得非常好,不是氣候暖化,而且是個之前大概有99.9%的人從沒聽說過的公益組織。比網路青年創意競賽出個氣候暖化問題,能做的幾乎都做過,要好得太多了。不過影片青年創意競賽的題目相當複雜,昨天簡報完之後,一堆青年創意還圍著客戶問個不停。聽說問的都是搞不清楚到底要“為誰”“做什麼”這類的問題。但簡報其實寫得相當清楚。看得出坎城這組織的專業功力。(要找到出人意外的客戶和簡報,然後要寫出至少差強人意的簡報,這就很考驗主辦單位了。要是在台灣的話我不確定這兩點我能做到。可能要找幫手。)

簡報搞懂之後,青年創意會提出一堆方向偏掉的創意。這時候有大人在是挺重要的,幫助把方向轉回來。然後如果幸運的話,指點出可以執行的方向。讓討論開始之初看起來連“這次到底能不能把片拍完啊!”都不知道的狀況,變成“至少可以做出一支方向正確的影片”。到目前為止這關算是過了。下面就是執行了。

今天早上去了中廣協中國在坎城的場子一下。剛開始人還真的挺少的。後來人漸漸來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下一場做準備。今天的重頭戲還是Saatchi & Saatchi的新導演作品展,11.30開門。我目前還不確定要不要放棄歐巴馬的競選主任那場演講去提早排這場的入場。

今年坎城還有一件事情相當值得大家警惕:都說今年不景氣。可是研討會很多還是爆場。可見現在廣告人真的越來越用功。當然如果研討會都不去,可能也就不會感受到那種壓力。我今年很多研討會都沒法去,其實覺得蠻可惜跟焦慮的。所以馬上要去研討會晃一下。

大家要看得獎作品的話請自己上坎城官網看就好。坎城這個組織還是真的很專業,頒獎典禮一結束作品就全部上網了。至於評審團記者會,我只有三場沒錄到,等到回去再慢慢整理評審的講話。昨天去的最喜歡的是設計獎的評審團。是個主席大人充滿魅力,領導能力強,而每位評審都異常熱情的評審團。設計獎選出了香港McCann為Nike所作的海報。評審團提到最喜歡的理由之一是,在這數位科技進展的時代,竟然有人反璞歸真,用最傳統的絹印做出了動人的互動。讓評審感覺耳目一新。然後評審團主席特別提到因為是絹印,跟印刷不同,印刷每一層都會把前一層的影像蓋住,但是因為這作品用了絹印,每一層的影像都可以透過而顯示出來,讓互動與紙上戰鬥的概念更清楚。

主席在解釋時還特別問記者們聽懂嗎?身為設計者的她特別清楚解釋了技法對於創意的差異。我覺得這是設計評審團的一大特色:其他的評審團或許有很多會想概念的人在裡頭,但是設計評審團每位評審都是實際會執行的人。就如同主席說的:設計是我們(這個評審團)的共同語言。跟坎城公關獎一下就選出了跟其他廣告獎評審團很像的作品相較,設計獎評審團真的,很設計。

主席說,去年第一屆的坎城設計獎,全球的設計並沒有真的很投入。因為身為設計的人,會很在意別人是不是真的能夠理解他們的創作意圖。因此,去年的設計獎評審讓全球的設計人員很放心。今年就相當踴躍提出很多新的作品。(主席特別提到說,今年來的作品都是很現代的,沒有人是把三、四年前的作品拿來報名,只是看看是不是在這邊機會比在別的獎大一點。她是在講德國奧美去年把06年得過直效廣告獎的作品拿來報名還在設計獎得獎的事情嗎?)

比較之下,就覺得明年度公關獎要像設計獎這樣獲得全球公關從業者的認同可能有點難度。因為我看到大多數的公關公司在執行的案例,真的跟坎城公關獎選出的作品有相當大的差距。明年有趣的是可以看看公關獎是誰在得?很有可能還是像今年一樣主要還是廣告公司在參與跟受到肯定。

去研討會了。掰!

坎城DAY4: 目前為止是很美好的一天

6 月 / 24 / 2009

今天早上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早上阿鎧大人作了阿鎧精緻早餐特餐。

IMG_2580

然後我去跟D&AD的人見面。見面時我們充分地交換了一下有關Naoki的情資和笑話。情資的部份不說。笑話的部份是:Naoki跟Rei是個完全不一樣的人。Rei跟Sam都會跟我們抱來抱去。Naoki則是在相處了快一週而且混得很熟之後,跟我們握手道別。D&AD的人說,她在倫敦時做了一件很丟臉的事情:對於這麼冷淡的Naoki,她在頒獎典禮看到他的時候一時忘記了,(而且這女生也相當高),她當場把Naoki整個抱下去而且很順地完成兩次親臉的英國式打招呼。結果聽說Naoki的臉當場全部都紅了,然後整個日本代表團全部都笑出來。

之後趕去參加網路廣告獎評審團記者會,順利堵到Uniqlock的創作者田中耕一郎。他是位有古典貴族氣質的男人,會把Rei比下去喔!

IMG_2581

然後去參加報業廣告獎評審團。(等下再細說,先說一點是,David Lubars做了一件對廣告業非常好的事情,就是大量把看起來是飛機稿的稿子給殺了。所以報業評審團給出了非常少的得獎作品。我給他拍拍手!)然後趕緊到研討會場去找Rei。他每次都是活動前的半夜到,結果他這次帶著小孩跟太太旅行竟然也這樣。聽說他的兒子現在正在經歷史上最巨大的時差。

田中耕一郎跟Rei都說願意來台灣。所以現在就是要繼續討論細節了。因為這些人都很忙啊!一個小小的在台灣的活動怎麼樣才能把他們全部湊在一起呢?

還有剛剛第三次遇到P.J.,我終於找到機會問他怎麼瘦了那麼多?(他瘦到露出了清秀的瓜子臉啊!)他說他節食,一共瘦了20多公斤。這真是太好了!等一下我去他的大師課幫他拍一張照片給大家瞧瞧~

G蛋和博生在15分鐘之內就要去影片青年創意競賽的報到了。

我們台灣參加網路青年創意競賽的George和Phoebe沒有得獎。但是相信他們獲得了大量寶貴的經驗可以傳承給之後的選手。今天一整天還沒看到他們,希望他們心情舒緩一些,然後去羅馬玩得愉快!

2009年坎城公關獎

6 月 / 22 / 2009

2009年坎城公關獎的大獎,頒給澳洲旅遊局的“世界最理想的工作”。這件作品之前在One Show也獲得大獎

公關獎評審團選出的得獎作品名單,最讓人驚訝的,應該是,這份名單看起來跟其他獎項的名單差不多:如果不說是公關獎,說是促銷、網路、直效、媒體、整合廣告獎,應該也不會覺得突兀。

而我們的好朋友伊藤直樹果然實現諾言,把他的“愛的距離”拿來報坎城公關獎,而且順利獲得金獅獎一座。(這些人為什麼要什麼有什麼啊!)而“趕快拽去姥姥家”(The Great Schlep)也獲得坎城公關獎的金獅獎。這會不會讓你很疑惑,到底公關獎是在選什麼樣的作品啊?什麼是公關的定義啊?

因為我沒有很欣賞公關獎的評審團主席Tim Bell爵士先生(他大概代表老好幾代的公關人吧!講話挺不明確的)就跑去問兩位美國的女性評審Carol Cone和Nancy Seliger,果然她們講話比較清楚。

Carol Cane的意思是:公關可不是有媒體露出就好了(Public Relationship is not publicity),在這數位媒體改變媒體生態與消費者行為的時代,不可能只是寫個新聞稿,而是要真的給人一個好故事。因此,當有真的有好故事時,當然是因為本來就有好創意,而這是為什麼坎城公關獎選出的作品跟其他的獎長得很像。就是因為好創意就有好故事,引起好的對話。她還說,現在的公關不是媒體管理,或新聞稿管理,而是對話管理。所以,總言之好作品就是好作品,不管是在哪個獎項。

第一屆坎城公關獎選出的作品結果很多是來自廣告公司,而不是公關公司,而評審團說他們也不會覺得這樣不好。不過這真的是讓人困惑,特別是第一屆公關獎的評審團主席Tim Bell並沒有很好地說明公關獎的意義,(覺得他挺被一個伶俐的女生非常多的評審團給帶著走了,幸好他也沒有很想要照自己的意思選作品的樣子),記者也多半搞不清楚公關獎要幹嘛,結果就留下一個很令人困惑的場子。很多記者都非常疑惑地離開評審團記者會場地。我把Ito桑上次來台灣時跟大家講的關於公關對他的作品的意義的那套理論跟日本記者講,她還要引述我咧。(請08年坎城廣告獎結案報告的讀者翻開本刊的第293頁,Ito桑對公關獎的意義和他為什麼要去報公關獎,有非常清楚地說明。)

坎城DAY 2: 台灣有兩個入圍喔!

6 月 / 22 / 2009

早上一大早我跟阿鎧兩個老人就各自起床。這次的旅館給了我們一大床,兩小床,兩小床原來是在廚房的後面用一個櫥櫃隱著一個上下兩層的單人床。所以我就搶了這個雙層床,上層堆東西很方便。

總之一大早起床,我們兩個老人決定去市場,然後順路經過G蛋跟博生他們的旅館時就把他們挖起來一起去吃早餐。帶他們去麵包店,和旁邊市場。吃了披薩,英國鹹派,我跟阿鎧各買一條法國尖頭棍子麵包帶在身上,(因為今天要在會場中長期抗戰),買了藍梅覆盆莓櫻桃和桃子(李子??我分不清了,糟糕!)。趕快回到旅館把重死人袋子帶出門,趕來會場。

今天的行程都是記者行程:早上9點15分報業廣告獎青年創意競賽(不管了!),10點起促銷廣告獎、11:15公關獎,和12:30直效廣告獎記者會(要去)。台灣今年至少有兩個入圍,是Bates游麵的毛寶湯匙篇(戶外廣告獎),和奧美湘雲的薇閣小電影(促銷廣告獎)。還有中國當然有一堆入圍。不過留給他們的記者自己寫吧!現在馬上去參加評審團記者會了就可以知道有沒有得獎了。

附贈:會場的可口可樂促銷活動。只要代表都可以免費去玩然後可以有有漂亮瓶子的可口可樂喝。但是下午之後很多都沒有了還沒補貨,讓代表怎麼選都喝不到很挫折。

坎城DAY 1之二:陰陽怪氣的天氣

6 月 / 22 / 2009

班機誤機,加上民宿進不了門幾乎長達一小時的結果,今天沒有聽到任何一場研討會。我們終於搞定房事之後,到會場拿了揹袋(今年是一個超醜的灰色揹袋,今年沒來坎城的人真的不用遺憾),馬上狂奔餐廳狂吃一番。(做了六個月素食者的我自動放棄素食者身分了。)然後跟橘子的Laurent,George和Phoebe會合。(拍了一張團體照如下:)

IMG_2480

之後我先回旅館準備八點開始的代表會議。脫下搭機N小時加上在坎城迷路拖行李又在民宿外面頂著大太陽轉圈圈找入口的一身髒衣服,泡進浴缸,我就差點睡著了。結果代表會議整整遲到一小時。在本人泡浴時,外頭下了一場小雨,然後出現了吉祥的雙虹。我以為雨過天晴,蹬著高跟涼鞋走了快半個鐘頭的石塊路到Carlton飯店,結果等到吃完代表晚宴的飯,外面大雨傾盆,只好拿50歐元當抵押跟飯店借傘。(要是忘了還這把傘,或是掉了,那就等於是花50歐元買傘了,好貴的傘!)然後在頂著雨走夜路回來,當然又迷路。(本人乃是迷路王啊!)

IMG_2483

代表會議時,坎城的董事長Terry Savage全程跟我們同桌,大概是因為亞洲廣告節Spikes舉辦在即(9月16日到18日),他要特別藉此機會跟亞洲的代表交流。同桌的代表包括越南的代表(他爸爸是南非人,媽媽是很像華人的荷蘭人,他卻在越南做生意)、印尼的代表(人很好,而且對媒體廣告創意很有熱情,印尼竟然參加的青年創意競賽項目是媒體類競賽,後面還會再說這件事情)、韓國的代表、和日本的代表。中國的代表不在,聽說是明天才會到坎城。

坎城在各國的媒體大多是媒體巨擘公司。像在台灣這樣把代表權給小小的小魚網這種事情,是非常難得的。我問越南今年有多少人來坎城,越南代表說,只有兩位青年創意競賽的代表。(他自己不算。)但是他說他們有30個人要去Spikes亞洲廣告節。

我問他,越南參加的是哪個青年創意競賽?結果跟我們一樣是在影片類有出賽。(哼!那我們是敵人了!)我請他說明他們在越南怎麼辦青年創意競賽。他說,在越南,任何專業組的人要參加青年創意競賽的初賽,要繳三百美元(大概一萬多台幣)的報名費。他們今年有約120組青年創意參加,其中一半是專業組,一半是學生。如此算起來他們辦初賽時,光報名費收入有約57萬台幣,送一個團隊到坎城參加影片青年創意競賽要花24萬。如此說來他們的初賽就能送兩個團隊來了。但是越南代表說,他們其實是影片、平面、和網路一起比,但是最後平面和網路的水準他們覺得不高,就只有送影片的代表來參賽。他們比賽中用了120多台的蘋果電腦,都是蘋果贊助的。而軟體,因為他們是旗下擁有16家女性雜誌的媒體集團,本來就買了很多Adobe軟體的使用序號,所以就拿那些序號來給參賽者比賽用。

越南代表坐我右邊,我左手邊的則是印尼的代表。我問他有多少人來坎城,答案是,也不多。但是他們竟然送來的團隊是參加要用英語做投影片和簡報的媒體青年創意競賽。原來印尼的廣告公司都講英文,所以英文本來就不是問題。而印尼代表認為,媒體青年創意競賽的重點也不是英文,而是有沒有了解簡報。我跟他說我無法了解他說的“了解簡報”是什麼狀態。他說那他會給我一些簡報,跟回應的投影片,來幫助我了解。

聽了這兩位代表的話,覺得很敬佩:所以人家國家的代表真的是很認真在辦青年創意競賽。而且像印尼代表,他還要自己準備英文的媒體廣告獎簡報。表示他真的對媒體創意很有熱情。而他說他也受到印尼媒體產業的強大支持。

剛看了一下我還在台灣時間的MacBook,時間是6:31分。的確我現在已經快要昏倒了。但是還是決定要把剛剛回旅館發生的事情寫完再睡覺。

之前不是說下午要進住時整個旅館空無一人,花了快一個鐘頭狂打電話跟按電鈴?晚上迷完路回到旅館,竟然燈火通明,三個人站在櫃台裡外。而且好巧,我一進來他們就說:你是Jackie吧!我說對啊!(Jacqueline常常被人家簡稱叫做Jackie。)搞半天弄錯了,他們是Lowe集團年輕之星(Young Star)工作坊的負責人,他們以為我是他們今天會到的一個叫做Jackie的Young Star學員。(姊姊我已經這把年紀了,被誤認為Young Star實在是很爽!)原來,Lowe集團每年持續在我們這次誤打誤撞住進來的這家民宿辦青年之星創意營。趁著全球的厲害的創意總監都來參加坎城廣告節的時候,把全球辦公室推薦的青年創意一起找到坎城來上工作坊。

IMG_2489
(這張圖就是這個活動在這家民宿外張貼的戶外廣告。)

他們今年的主題是製作。不限背景,業務也可以來,創意當然也可以來。來了之後由全球創意長給一個簡報,然後學員要在三天之內拍出一支影片。從搞定素材、製作、預算管理等等,通通一起來。

Lowe集團都沒在台灣有辦公室了當然不會有台灣的人來。我問那有中國的人來嗎?說是去年有。

一定要記下這件事情的原因是:想不到,還是有全球集團這樣用心在訓練年輕人。當然更有趣的是我怎麼會誤打誤撞給住進同一家旅館?好有趣。

順便報告:2008年坎城廣告獎結案報告已經給坎城的董事長(主席)大人和媒體負責人(他們是坎城的四人核心團隊中的兩位)看過了。他們對於這本書的投資和付出都非常激賞。(內行人,一看就知道我們花了工夫做書。)而且媒體負責人說09年一定會給我們繼續做。所以這是好消息。

好了我要來去睡覺了。根據電腦的時鐘現在是早上6點42分。難怪我有快要倒下的感覺。明天的計畫是:早上去記者室發稿(把影片照片文章上網),然後開始參加坎城的活動。

晚安~(早安)

09坎城行程:6.22日(週一)

6 月 / 16 / 2009

今天開始來排坎城的行程囉!我們20號出發,(今年全台灣就我,阿鎧,四位要去比賽的青年創意,和橘子的老闆要去坎城,對了!還有Wwwins的林友琴受到微軟數位廣告邀請會去),21號中午才到坎城,根據以往經驗不可能看到21號下午的研討會(因為等我們弄到入場證,找到旅館,或找到旅館——但不可能入住,因為要住進去最快都是下午三點左右——去會場弄到入場證,都已經又累又餓又覺得全身上下都很髒——搭了十幾個鐘頭的飛機又不能洗澡,總之第一天下午都是浪費掉了!哇喔!寫到這忽然想到我21號晚上八點半要一個人去參加代表晚宴——坎城說不准不是代表的人去——我還不知道要穿什麼衣服耶!慘!而且我根本就討厭宴會不管是早宴午宴晚宴,好煩喔!)算了,來看22號的行程:

08:30 – 20:00(作品放映)
Film, Titanium and Integrated Lions Screenings(作品放映)
All Day
Press, Outdoor, Direct, Media, Promo and PR Lions Shortlist Exhibitions(作品展覽)

我在坎城會先去看鈦獅獎的放映。因為這個離開坎城看不到。今年鈦獅還是有三百多件參賽作品。日本廣告公司都是帶DV去從頭錄到尾回去參考。我不太確定今年要不要作這種工。因為其實回來之後能夠再看錄影的機會,幾希矣~還是現場認真看一下好了!

10:00 – 10:45
GoViral(研討會)

這個專門在講感染式廣告的研討會每年都會送一本精美的書。所以要去拿。但是錯過了的話記者室好像也還拿得到(不開放給非記者吧!)。他們的研討會內容就是書的內容的簡報。所以如果確定可以拿得到書,(終場前總要到現場去一下!),覺得也不是很必要去。

10:00 – 12:00
Ohlsonsmith(工作坊)

設計公司的工作坊要教大家如何讓品牌的視覺訊息統一。

11:00 – 11:45
Pricewaterhouse-Coopers(研討會)

還沒看不知道。

12:00 – 12:45
Eurosport(研討會)

還沒看不知道。不過這家公司是專門作運動行銷的。

12:30 – 14:30
Sony DADC(工作坊)

還沒看不知道。

13:00 – 13:45
Cone(研討會)

還沒看不知道。

14:00 – 14:45
UM(研討會)

還沒看不知道。

15:00 – 15:45
SAWA(研討會)

這個組織(SAWA:影院廣告的組織)是坎城廣告節的創辦組織。他們每年都會介紹和影院廣告有關的新發展,比如說,一邊放影片,一邊放氣味啦!(有專門的氣味管理公司作這種生意,在舞台上放海洋氣息搭配以海灘之樂為主題的廣告之類的。)電影院的觀眾電玩啦!(很好玩的,裝一個動作感應裝置讓座位上的觀眾可以集體操縱螢幕上的電玩之類的。)3D影片啦!(這一場我錯過了不知道在看嘛!但是我有拿到3D眼鏡。)果然看了一下他們今年還是要由五感體驗的觀點來跟大家介紹影院經驗的可能性。

15:00 – 16:00
Michael Mendenhall – Hewlett Packard(給青年創意上的大師課,大人不能進去,但是我決定拿我的代表證給他進去看一下。然後就可以去那個4點鐘的Twitter的研討會。)

個人覺得這場活動是今年的青年行銷者(young lions marketer)行程的一部份。這位講師Michael Mendenhall他是HP的行銷長,之前當過17年的迪士尼的行銷傳播主管,專門管迪士尼樂園和所有跟相關的行銷傳播業務,甚至包括內容的發展。他今年在坎城還有參加一場研討會是週三跟R/GA的老闆一起講一個叫做雲端行銷的主題。

15.30 網路青年創意競賽代表報導+訓練
就是Adobe會給網路青年創意競賽的代表一個訓練,教他們用Adobe的軟體。(應該不需要教吧!赫赫)然後訓練完馬上在5點鐘發表競賽簡報。

15:00 – 17:00
Tátil Design(工作坊)

這場活動名字叫作品牌建構3.0(Branding 3.0),聽起來就覺得這家公司相當愛賣弄名詞。這家設計公司要來教大家設計和品牌建構如何為品牌創造創意機會。還說會用Land Rover跟Aga兩個品牌來跟現場的人一起練習如何將這兩個傳統公司的品牌變成服務。這家公司是巴西的一家設計公司。我看這場活動我應該不會去。

16:00 – 16:45
Twitter And Hill & Knowlton(研討會)

Twitter的創辦人Biz Stone要來介紹Twitter,然後他會現場線上回答Twitter上面的問題。所以如果沒去現場的人也可以現場問他問題。不過我很好奇那現場有免費無線上網嗎?

17:00 – 17:45
Nordpol+(研討會)

去研討會的重點有兩個,不是去看作品,就是去看本人。看本人的話我對Nordpol+非常有興趣,他們做出過那麼多創新的廣告。他們的創意總監Ingmar Bartels要在今年的坎城報告08年IKEA的“德國史上最大規模感染式廣告”個案,一個類似電影楚門秀,讓一位名叫Nils的人在線上與全德國人互動21天的活動。據說在21天內有9萬5千人想打電話給Nils,影音內容送出5000萬條。

這個案件大概今年才要參加坎城的競賽,我在網路上找不到有意義的相關資料。不過找到這則Nordpol+幫IKEA作的動畫。欣賞一下:

德國IKEA的行銷總監Claudia Willvonseder背景值得一提,這位掌管德國IKEA行銷預算的“客戶”,竟然是廣告公司的創意出身。她在德國的著名廣告公司Springer & Jacoby工作多年後,當過Saatchi & Saatchi的ECD,後來還一邊幫英國創意廣告公司BBH接案,一邊當IKEA的兼職創意總監跟顧問。後來正式到該公司當行銷總監。所以廣告創意人也不要自怨自艾,如果找不到創意工作,不妨考慮去當客戶喔!

其實Nordpol+我最想看的人是創辦人Lars Ruehmann。他本來去年答應去坎城影片廣告獎當評審(在做出了風先生之後),結果我去評審團記者會沒堵到他,坎城的評審經理說他臨時生病,改派來替他評審的就是監Ingmar Bartels。但是我懷疑Lars Ruehmann不是真的生病,而是個性神祕。

然後這場研討會的標題是:成功要付出代價(No pain, no gain),內容介紹說“看看行銷活動如何藉著放手獲得注意“,這好像是前幾年就一直在講的,廣告主要成功的感染式廣告要放棄控制的心態,這個概念不新,(當然廠商對於這種放手才會有所得的概念仍然接受度很低),又不見得看得到Lars Ruehmann,不過這場的時間反正沒什麼其他事情好作。應該就會去參加吧!本來想說參加完大家門口見一起去吃飯喔!嘿呦~但是接著是7點鐘的促銷,公關和直效廣告獎的頒獎典禮。(在坎城頒獎典禮真的很重要的,因為可以“給你一個idea“發生什麼事情。)應該要早點進去。(今年應該不用搶位子吧!而且本人今年聽說有兩枚代表手環,可以不用跟大家一起排隊進場喔!喔耶!)那研討會完還是趕緊去吃點東西免得頒獎典禮餓死吧!(我是想要去看頒獎典禮,不過根據經驗,今天晚上說不定大家會一起跟青年創意競賽的代表研究簡報。)

17.00 網路青年創意競賽簡報(我們的競賽代表Phoebe和George今天晚上應該是不用睡覺啦!!)

19:30 – 21:00(頒獎典禮)
Promo, PR and Direct Lions Awards

結果搞不好只有我一個人去。哎~~我有兩個不用排隊就可以進去坐VIP區的代表手環耶!!

YouTube 48小時競賽優勝作品+35件入圍作品

6 月 / 13 / 2009

700多件作品最後全部的35件入圍作品公開了喔(其中有我們台灣的G蛋跟博生的作品)!點這個連結。然後下面兩件是優勝作品。一件來自以色列,一件來自馬來西亞。最妙的是這兩件作品的作者中各一位(一件作品只送一個人),要去坎城組成一隊跟全球的代表比賽喔!

沒有很喜歡耶!我覺得G蛋跟博生的比這個好說。

這個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