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分類’ Category

2009 D&AD學生獎得獎作品發表

7 月 / 03 / 2009

所有作品都可以在這裡看到。台灣今年在D&AD學生獎獲得了創紀錄的最好的成績,在互動裝置簡報獲得了佳作。是台灣藝術大學的三位同學(跟我們去One Show創意營的阿寬,柏勳,博生)聽說在G蛋的義務指導下共同創作的。

我非常喜歡他們的作品說明影片。比很多廣告公司的作品說明帶還清楚啊,哈!

再接再厲了!預祝我們明年有更好的成績,加油!

09坎城影片大獎的製作幕後

6 月 / 30 / 2009

原來這支影片是叫大家“通通不准動!”而拍攝成的。裡面用了很多專門當替身的特效演員以及舞者,所以他們對自己的肌肉有很大的控制力。(也有吊很多鋼絲啦!)然後所有的人事物通通不准動,只有攝影機可以動,加上精彩的製作設計,還有電腦效果,就拍成了這支影片啦!不過以上這支影片不太像真的製作幕後,據說在原本的網站設計中,使用者可以拉動畫面,並且看到演員演出導演,燈光師和特效人員來解說產品21:9螢幕的好處,看起來比較像這部份的影片耶!

大家可以到網站上實際體驗一下這支影片的互動

在這邊可以看到個案說明影片

回家啦

6 月 / 30 / 2009

已經把G蛋跟博生安全帶回台灣了。雖然在香港最後登機的時候博生還給我們搞了一個失蹤記~害我們站在閘口不太確定要不要進去登機。

明天開始來整理評審團記者會的內容。現在應該去睡覺啦!希望這次不要受到時差的影響~

坎城DAY 7;之二

6 月 / 27 / 2009

繼續田中講話:

創意人要在真實的生活中找到靈感,因為數位的生活與實體的生活應該是要發生連結的。比如,當你的作品引起了微笑,這微笑是真實的實體生活。數位創意人必須知道自己的數位創意不能單獨存在,要考慮數位世界與真實世界的連結。

以下忽然問我看到今年的網路廣告獎得獎名單的嗎?我跟他說我覺得今年評審好像有問題,因為怎麼可能連Love Distance都沒入圍。他很滿意我的回應,馬上開始說,他覺得今年評審的問題就是:評審時會有一些評審點的考慮,但是今年的評審卻只考慮到創意概念(idea),和策略,以及效果。但是他認為應該是要在以上的評審點,以及設計、技術,和執行這些點間的平衡。有注重效果是好的,比如說,一個網站如果沒有人來訪是沒有價值的,而引起社交網站的反應當然是好的(這應該是在講世界上最好的工作這個大獎得獎作品),但是就像他前面所提到的,今年的評審失去了這些評審點之間的平衡。

七點鐘到了時,田中先生說,Party,他把他的Mac air拿上樓去。(不知道為什麼他認為跟我開會必須要用電腦,所以不但把他的電腦供在桌上,還特別找個有插座的位子。)我們就出發了。Tanaka說這是他第三次來坎城,但是他在坎城的大街小巷穿梭自如,很快就走到Uniqlo宴會的場地Majestic飯店。路上他一邊繼續自動訪問,跟我解釋他的創作背景:他本來是做廣告影片企劃的,後來做製作,後來創辦Projector。Projector的意思是一群專業者來作好的傳播計畫。我問他名片上面為什麼有一個像箭頭的東西,他說那是一個象徵,要把好的創意丟(射)出去。

到了Uniqlo的派對現場馬上看到Naoki在門口。但是我怕我進不去所以緊緊跟著Tanaka-san。今年,每年都會舉辦壽司派對的日本電通因為經濟因素取消了壽司派對,改以一個以增效實境技術來玩的虛擬壽司宴娛樂大眾。所以日本首富旗下的Uniqlo舉辦的宴會,替代了這個日本在坎城的宴會。不但在現場發表這次坎城UniqloT的設計競賽結果,還請到坎城廣告獎的主持人來當這場活動的主持人。而坎城的各號人物也都出現在現場。

Naoki後來一看到我,就面露抱歉之色說,他有收到我的訊息但是他在開會,所以沒有回覆我(要求再開會的訊息)。不過他等一下就會跟田中耕一郎和一個客戶吃飯(據D&AD提供的小道消息,這個所謂的客戶好像是Naoki的特別朋友),Tanaka-san應該會把我剛剛跟他開會的內容詳細報告給他。(他們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在坎城沒幾天他們兩個已經吃過兩次晚飯了。)

在宴會中Tanaka-san幫我介紹來自西班牙的網路廣告獎評審Hugo,他今年也在網路廣告獎中得到一金一銅,剛開始的時候我問他說覺得今年的評審如何,他說很不錯啊!後來我問他說,那你覺得Love Distance怎麼連入圍都沒有,他說,喔!他有幫這作品講話但是沒用。不過,他說得獎這種事情就是這樣,因為廣告獎就跟樂透一樣,他說他經過太多年的情緒上上下下,已經學會一個道理:你只能努力作好作品,至於得獎,要抱著那就是樂透的心情。有,很好,沒有,就這樣。我問他幾歲,他說他現在31歲,今年六月就32歲了,我問他,第一次得獎是幾歲?他說那是他27歲時,他說他每兩年會得獎,很奇怪的是沒辦法沒年都得。至於他今年得獎的作品,金獅獎是他們自己有創意想法之後去找客戶做的,銅獅獎則是幫可口可樂做的。他說,比起金獅獎,他更珍惜的是他得銅獅獎的這件作品,因為這是“真的”客戶,他們經過非常困難的過程才說服客戶,而實際推出之後,大眾在YouTube上的留言,實際參與的家庭(這件作品我還沒看到,聽說是到醫院去拍剛出生的嬰兒不知道幹嘛)的反應,還有他自己,他也會很希望當初他剛剛出生的時候的樣子有這樣被記錄到。所以他覺得這跟他之前講的,你不能想要得獎而做作品,你必須努力去做真正的作品。得獎的事情不要太放在心上。他說,他這星期來評審,見到很多很棒的人,聽到很多很有洞察力的想法,他現在好急著要回去西班牙趕快展開新的工作,做出新的作品。

聽到這些想法覺得這個人心態挺健康,挺成熟的。31歲有這種想法不容易,話說回來從27歲開始得坎城廣告獎也是挺不容易的。

然後帶我來宴會又介紹我認識Hugo的Tanaka-san過來了,他跟Hugo說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們西班牙人都可以講英文嗎?繼續一段西班牙人之英文能力的探討,包括西班牙文跟英文原來挺類似的(西班牙人Hugo說的。)Tanaka-san說,英文跟日文完全不一樣。然後轉向我,說中文呢?(我個人覺得這種對話挺~沒意思的說)然後,Tanaka-san轉向Hugo,發出第二個問題,是個評論,他說,我好喜歡你們西班牙人的長相。Hugo很驚訝地回答說:喔,我也好喜歡你們日本人的長相。我站在他們倆中間,不禁覺得,這是什麼對話啊!Tanaka先生是個非常好的人,所以他會一直找話題來講。不過他的問題有時真的很跳。

後來Naoki跑來站在我旁邊,我跟他說,Tanaka-san真是個好人。他說,一點都不錯!而且他非常聰明,雖然他有時候看起來會有點奇怪。(我懂了。)

跟Tanaka先生比較起來,Naoki真的很像他的惡魔版,Uniqlo也是Naoki的客戶,當Uniqlo坎城T恤設計比賽的頒獎典禮開始進行時,他搖頭說,投影片很爛,然後過會搖頭說,T恤設計也不怎麼樣,過會有音樂了,他又說,音樂也不怎樣。難怪這兩個人會是好朋友,真的很互補!然後Naoki又批評起坎城網路廣告獎的評審,我跟他說Sam也跟我說一定是評審有問題,Naoki相當開心。然後跟我補充一個祕密說,坎城主辦單位已經打電話通知說,他的Love Distance有在影片獲得一個金獅獎。(這是創意跟我講的,不是記者室講的,所以應該可以發佈沒關係。)所以Naoki今年在坎城拿了兩個金獅,還不錯啦!(好吧!說一個不該現在講的祕密是,在評審團記者會中Love Distance一直被提起,而且還是被考慮給大獎的作品之一呢!)

剛剛宣佈青年創意競賽的結果,G蛋和博生沒進去前三名。但是我想他們不會感覺難過,因為前三名的作品真的挺不錯的。我唯一遺憾的是他們之前預設不用插畫,因為他們以為在坎城青年創意競賽的時候既然大會有提供手機,應該要用實拍。但是結果第二名的作品就是用插畫。所以這也學到一個教訓。我覺得第一名的製作真的很不錯,特別是他們真的在這邊實拍,一景一物無不是坎城的所見。在48小時內,我覺得光這個製作水準真的就贏了!

回去之後請大家一起來聽他們的心得分享!還有橘子team對網路青年創意競賽的分享。

剛剛又碰到一個勢利的創意:可能有些人還記得我以前曾經是廣告檔案雜誌的專訪者,很多有名的創意我是在那時候認識的,因為當時我採訪了很多亞洲的創意人,也有不少亞洲創意是因為我的採訪,讓他們出現在Archive雜誌上,所以獲得全球性的認同,或甚至就被大集團雇用去當什麼全球創意總監之類的。但是當時我很討厭人家對我的介紹就是:這是某某,她幫Archive做專訪。而且也很討厭有些人看到我就一副奇貨可居的樣子。(當時看了不少這種所謂有名創意人的這種嘴臉。)我一心一意想要創業的原因之一,就是我超討厭當“幫Archive做專訪的某某”,我想當自己。

所以我很珍惜那些認識我,尊敬作為我自己的我,而不是只把我當成一個登上Archive雜誌的機會的人。但是到坎城來不時還是會遇到這些人,他們對我的問候總是一句:“你還幫Archive做專訪嗎?” 當我說,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時,他們就馬上態度很冷淡地跑掉了。剛剛就又碰到了一個這樣的人。

這時我就會很慶幸,而且很驕傲我是自己。(我非常能認同PJ說的,如果你創業,你不會像幫大公司工作那樣光鮮,但你會很驕傲。)我喜歡當我自己,我是“小魚”,而不是什麼“幫Archive做專訪的某某”。然後,很感恩地想起那些只因為我是我,只是因為我做的事情,不是因為我代表誰,而對我很好的人:像Rei,像Naoki(他跟別的創意介紹我時,說:這位是Jacqueline,她是台灣的創意guru,當然他太誇張了,不過這是讓人聽起來很開心的介紹,特別是由Naoki這原來很愛嫌棄的人的嘴裡說出來。)像Tanaka-san。還有給Dave Droga加一分,因為我一進鈦獅獎評審團記者會現場他就站起來迎接我給我兩個貼面吻。坎城董事長真的露出很驚訝的樣子。然後他要離開時又特別給我兩個貼面吻。

我希望我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總是展現對別人的自然善意,而不是因為,別人會對他們的功成名就有什麼幫助。

剛剛去影片廣告獎評審團記者會,果然David Lubars又來了,又主導評審團選出了非常奇怪的作品。剛剛日本記者問我懂不懂那個作品,我說不懂,而且看不出來為什麼要選這作品當大獎。不過這就是坎城,評審團永遠讓你驚訝。而且或許因為驚訝和衝突才有所學習吧!記得去年影片大獎剛剛發表時也是這樣,大家都喜歡猩猩,討厭XBOX Believe,但是最後才發現真正歷久彌新的是XBOX Believe系列。所以大家看一下大獎作品,試著不要先罵髒話吧!

然後最後報告一下今天的最大戰果:坎城答應要把所有的作品燒成光碟寄給我,而不是讓我花兩個月從網站上下載整理。因為我說,我希望今年的作品可以早點出,最好是在一月份之前,當所有人開始準備報名之前。不過這是個相當高的目標,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啊!

DAY 6: 運氣開始好轉?希望啦!

6 月 / 26 / 2009

剛剛跟Rei見到面並且討論了。大家一定不相信Rei送我什麼吧?

他遲到了半個鐘頭,原來他跑回去旅館,然後他送了我一隻Future Lions的小獅子獎座!!!

圖片 1

(忌妒我吧!給你們忌妒!但是不要忌妒到讓我再跌倒喔!)

然後,田中先生寫信來說,昨天我打擾了他“跟特別朋友”的約會。(我有想到,這就是我預設最糟糕的狀況。)我寫回信說很抱歉,他寫回信說,不要覺得抱歉,那,今天晚上原本約的五點半可以改到六點鐘嗎?然後,如果七點到八點之間有空,“讓我們一起去UNIQLO派對”,後面還有一句很重要的喔,叫做:Naoki也會去。

在這邊要找人真的太難了!所以我當然非常開心能跟他們去Uniqlo派對,而且一次找到兩個人啊!

看起來今天的運氣還不錯啦!So far so good。

坎城DAY6:

6 月 / 26 / 2009

昨天真的是非常不好的一天,有小魔鬼跟在我身邊的樣子。直到晚上還發生非常玄奇的事情:昨天八點多吧我還在記者室,然後收到田中耕一郎的來信,標題是:再次會議?原文翻譯如下是:我可以在今天晚上九點和26號的五點30分到六點50分之間安排出時間。我的旅館是XXX,在XXX旅館附近。

你收到這封信會怎麼樣處理?熱心工作的我當然馬上敬業地回信說,我馬上過去。

然後我還得問記者室說這家旅館到底在哪啊?(日本人田中先生跟我約竟然沒給我旅館地址。)記者室幫我查出來是忠孝東路(這邊的忠孝東路就是Rue d’Antibe,安踢步街。)120號。我還早到大概20多分鐘吧!然後到了九點我請旅館幫我打電話給田中先生。沒人接。

我想說,難道我看錯了?我就跟旅館說,可以讓我查查我的email嗎?旅館的服務真的是超好的(跟昨天那家爛餐廳相比真的是天壤之別),馬上開一個可以用24小時的亂數帳號跟密碼給我,還打開商務中心讓我進去查email。商務中心的門一進去就會自動關上。我很不放心,所以查了email之後就馬上跑出來。還是沒看到日本人。

我問旅館說,那可以讓我用我自己的電腦上網嗎?我想再查一次有沒有新的郵件,或許會議取消之類的。旅館馬上又開一個新的帳號密碼給我。(看!這才是好的服務!)但是因為很急還是因為我先用了之前給我的那組帳密進去,讓電腦跟這組帳密被鎖住,結果這次進不去。旅館就說,那你進去商務中心把信印出來好了。(看看這服務!)

我還沒進去商務中心時,旅館跑去樓上狂喊跟狂敲門。(旅館說得啦!)然後下來時,旅館很困惑,說他敲半天門還喊說,田中先生,你還好嗎?田中先生才在門後說:怎麼啦?旅館說,我們擔心你有什麼問題,因為跟你有約的人15分鐘之前就到了。結果田中先生說:我沒有跟人有約。

我說,什麼?那我現在該怎麼辦?旅館說,你要不要去把信印出來,然後給他一個紙條?就放我進去商務中心上網跟印我的信。(看看這服務!)等到我把信印出來,我跟旅館一起研究,我們都覺得這事情實在太玄了。

當時已經九點快半了,我早上六點就起床了,真的很累。我說那我來給他傳個簡訊(因為我晚上沒有網路),我就傳了一封非常文明的簡訊給田中先生,內容是:親愛的田中先生,顯然我們的約會有出現一些困惑之處,那我們明天五點半在你的旅館見?(瞧我多平靜!)

然後我回家(晚飯還沒吃),跑去中國快餐外帶一個中國炒麵,吃完以後倒在床上休息一下。就一覺睡到天亮了(妝沒卸,牙沒刷,臉沒洗,連衣服都沒脫)。

今天早上我給田中先生再度發信說:(附上昨天他給我的約定時間的信),那我們就今天下午五點在你的旅館見?我會帶我的書過去,希望這次見到你囉!

反正坎城很小。走過去也不過半小時。(這幾天我應該有瘦吧??)大家來賭一下我今天到底能不能成功見到Rei和田中好了~~

下面這段竊取自Adobo Magazine在我Facebook顯示的訊息標題:

坎城影片廣告獎的入圍名單揭曉了,亞洲在260件入圍作品中有23件。泰國以6件入圍居首,中國和日本各有5件入圍。印度有3件,香港2件,印尼和馬來西亞各有一件。

不是我在說,我覺得坎城大家要認真的研究,或是來現場,因為有一種隱約的風向是在這邊並且虛心(可能還要有一點英文能力)才能體會跟感受的。那很像無劍之劍,就是必須體會到無劍的境界才能比潮流領先一步。

當然還得有運氣。因為比如說這次網路廣告獎的評審聽說領導得非常有問題。造成很多好作品都沒有進。比如說在D&AD獲得黃色鉛筆的Love Distance竟然連入圍都沒有,昨天碰到Sam Ball他也說他們一件作品都沒有入,他說,很顯然,這麼多好作品沒入的話,那問題在評審團,不是作品。這點我就很同意。因為我也覺得如果連Love Distance都沒入圍,那這個評審團真的是有問題。碰到這評審團也真的是運氣太不好了。大家應該沒有什麼機會去評審團記者會,但是我去過之後就很愛去。評審團記者會是到坎城的原因之一,因為你可以由評審團記者會感受到這個評審團的狀況,網路跟報業兩個評審團感覺起來就run得很糟。而設計獎評審團就非常棒。坎城到現在還在評選的是影片與鈦獅(創新與整合)兩個評審團。根據坎城的傳統影片和報業都是由下巴永遠朝上25度的David Lubars來領導。報業廣告獎已經殺掉很多作品。影片廣告獎會不會也這樣呢?可以猜一下。

早上在門外巧遇G蛋和博生(喔~插播一下,昨天吵架之後今天早上阿鎧還是有作早餐啦!所以如果是吵完就算了的個性,也還是可以一起相處啦!不要一起吃飯就好了!),G蛋早上六點就有傳簡訊給我,他們看起來也容光煥發,一切好像都很順利!

大家加油~現在我要來去看影片的入圍作品了。

坎城DAY5: 之二

6 月 / 25 / 2009

今天果然是不太好的一天。因為昨天一切都太順利了的樣子。

中午的時候本來跟Rei約,他傳簡訊來說今天不行。要改約明天,我本來跟阿鎧一起去吃飯。但是因為我中間以為要馬上離開去找Rei(簡訊傳來傳去有點混亂),我跟阿鎧說如果Rei現在要跟我約的話我馬上要離開。因此我就沒有點餐,結果這家餐廳的服務非常之爛(難怪當初坐下時就覺得他們生意特別差),我坐在那邊陪阿鎧吃飯,(因為廚房關門我已經不能點餐了),他們不但連水杯都沒有給我,當我要求他們拿盤子來時,他們竟然活生生把我正在吃的阿鎧原來剩下的麵包給拿走。然後拿一籃新的來。我當時開始碎碎念,因為這服務真的很爛。而且除了把我原來還正在吃的麵包拿走很粗魯之外,新拿來一籃麵包肯定是要算錢的,卻連水杯都沒有給我。我就跟阿鎧說不要給他小費好了。結果阿鎧就發飆了。說什麼我的態度讓他一餐都沒有辦法好好吃,之類的。然後連帶指責到我昨天晚上吃飯時,因為友漢和Rei他們一起在同一間餐廳,我去打招呼,讓他也沒法好好吃飯之類的。他的情緒大概還包括我們剛坐下來, Sam Ball走過去,我去追他又請他回來跟我們坐一下,聊了一下,所以這也包括在讓他沒辦法好好吃飯的問題行為之中。

我也覺得很委屈:我是在工作,而且這幾天為了這幾個講師的邀請,跑來跑去。而且因為阿鎧拒絕去跟友漢他們一起坐,害我兩邊跑。我在坎城一直都抱著我在工作的態度,常常吃都吃不好。(睡倒是睡很好,因為天天都很累,這個沒辦法抱怨。比起在台灣之前有時候連續好幾個月天天失眠當然好多了。)我並沒有我跟阿鎧吃飯是要好好吃一餐的意識。因為我覺得他是同業,而且是個比較熟的同業,更應該支持我的工作。不是在我有巨大壓力時還批評我因為工作很緊張讓他無法好好吃一餐。

總之,後來我就先離開回記者室了。因為當時侍者捧上阿鎧的特餐,並且持續連問一下客人的客人是否要share都沒有。(我們之前的主菜都share了,是白癡也懂得問一聲吧!難怪這家生意超爛的。)而且我也不喜歡一直為到底誰對誰錯這種無聊的問題一直辯論下去。

總之,這是個很嚴重的目標歧異問題:我到坎城是來工作的。而且其實在坎城記者的壓力非常大,有一堆事情要分身乏術地處理。加上我這次又身為代表,帶兩個團隊來比賽。然後還得為台灣下次舉辦專業活動邀請講師。然後活動本身的形式和主辦單位也還沒搞定,(邀請單位共有11家公司,我今天也才剛剛收到他們11家公司中有9家對活動的想像)。我又要一個人搞定所有的採訪和作品取得。下次要跟我一起來的人最好是能夠完全了解我的目的,和我的工作習慣。而且我想大家都沒注意到一點:我到坎城是自費的!現在花這些力氣去爭取講師也都是自己買單的!

不過,這件事情也讓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問題。我跟阿鎧在爭論中,我說我現在面臨的壓力很大,我希望(他身為廣告同業),至少要了解我的狀況。因為每次我們活動請講師,其實前置作業都花非常多的力氣,但是我們舉辦活動時,參加的人還不見得珍惜。但不管怎樣,今天中午這種事情,會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忙碌到底有什麼意義?我喜歡一餐都吃不好,一下子要去跟這個打招呼,一下子要去跟那個打招呼嗎?我真的喜歡因為被人家放鴿子,好像要重新約,就連午餐都沒辦法好好點嗎?阿鎧說,如果我要這樣想,就不要做。但是我覺得,我做很多事情也沒跟這行業的人要求什麼!除了請大家買書,我也沒跟大家要什麼資源。我想我要求大家給我精神上的支持也不是很過分吧!至少我不要在已經很忙亂的時候還聽到跟你在一起連一餐都吃不好的抱怨。那我想我們就是互相選錯吃飯的夥伴了!

回記者室時跟在台北的朋友和同業抱怨,朋友說,要是他在就會陪我一起罵侍者,然後趕快想辦法把面前這位工作狂(我)餵飽。賓果!明年就你陪我來啦!

五點半時,去聽了三位女性亞洲廣告創意人的Dress to Kick演講。這場演講相當精彩。日本的部份因為當時G蛋傳簡訊來要我幫他們翻譯一句文案,所以沒法專心聽。中國的部份,由婚齡男女的性別失衡,探討包括公主症候群在內的問題,展示廠商該如何運用這個趨勢向驕縱的中國,特別是上海女性溝通。但是到了泰國女性創意Jureeporn的提報,她跳脫電通預設的性別與創意議題,向全場的國際創意人報導泰國最近兩年的社會與經濟動盪:金融海嘯加上泰國的政爭,讓以微笑泰國吸引全球旅客前來渡假的泰國渡假經濟遭受嚴重打擊,連一年一度的旅遊大事潑水節都乏人問津。而泰國的創意也由瘋狂好笑的創意,開始以社會與政治的議題為廣告主題。在演講的結尾,Jureeporn以泰國地圖加上地點標示,對全場的國際廣告人說:請到泰國來,泰國的問題只有在曼谷,而且只有在曼谷的機場,如果你們想要再看到好笑的泰國廣告,請到泰國來。並且雙手合掌以泰語Sawadeeka做結。真是令人動容的片刻。

寫到這也覺得,為了有沒有好好吃一餐飯的問題吵架相較之下真是太無聊了!我愛我的國家,我愛我所作的事情,所以才做我一直在做的這些事。也許我應該學習多享受一下自己的生活,不要總是把工作擺第一。但是我想我就是一直想要做像Jureeporn這樣的人吧!她靠著自己的作品,成為國際廣告產業的核心領導團體一員。並且能夠在今天這樣的場子,以自己掙來的地位,在這個國際廣告論壇上為自己想要說的話發聲。當初我代表Archive雜誌對她專訪時,她說,她當創意總監時,一心一意就是要作好廣告。當時年輕也不懂得做人,有非常多的人在網路上罵她。有一天她把對她的批評用印表機印出來,結果一共印了60頁!想像那種發現全部的人都在批評你的感覺!

我想如果想要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沒辦法讓所有的人滿意,大概只得選是要讓別人滿意,還是要做自己認為重要的事情。

剛剛之前傳簡訊給G蛋和博生問他們的進度,他們昨天只睡了一小時,下午傳簡訊時說已經拍完在剪片了,剛剛的回覆則是已經剪完出來回去睡覺了。(坎城的青年創意競賽設計得很不錯喔!有留出睡覺的時間:第一天的晚上只能工作到晚上八點,然後就被大會踢出去。要到第二天早上八點才能再進去繼續做。G蛋和博生他們則是在關門之前很久就提早回去睡覺了!想不到他們今天能睡覺啊!看起來很順利喔!希望明天也繼續保持這樣!

坎城DAY4: 之二

6 月 / 24 / 2009

剛剛遇見PJ跟他的合夥人Andrew,PJ提醒我他有一場大師課,剛好我想陪G蛋和博生去青年創意競賽的簡報,免得他們碰到問題。所以就順便去參加這場大師課了。

結果是非常棒的一堂課,因為PJ講的主題是:該創辦自己的廣告公司嗎?對於曾經是坎城最年輕的評審團主席的PJ而言,他24歲就第一次創辦廣告公司,三年吧,他到AKQA舊金山辦公室去工作,然後就創業了。而他現在的Andrew就是當時他在AKQA的同事。

有趣的事情是當時他們三位同事:Rei現在變成AKQA的創意長。Lars去奧美當數位長。而PJ則創辦自己的公司。PJ的解釋是,Rei是一家合適他的大小的公司的創意長。這樣他不用天天都搞政治,又有足夠的資源做自己想要的那種作品。他自己當然是屬於小型公司。而Lars或其他的大集團創意總監也有自己的資源、光鮮,與問題。

IMG_2606有圖為證,真的瘦很多。聽說減了20公斤呢!

PJ在這場大師課開始時就在投影片上劃一條線,然後要求現場的青年創意人分成兩邊:有一天要自己創業的,跟不想要自己創業的。然後他說他今天的任務就是最後要讓兩邊中間各有一些人換邊。

PJ說,要創業的人現在就要開始準備了。他自己是由進廣告公司第一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會創業。所以早就開始準備。而你將來想要過哪一種廣告人生,現在就要決定效法的對象。也要知道自己的能力與極限。比如說他自己,是個公開演講不會怯場,但是他沒有一對一社交的技巧。而他找到的合作夥伴就非常有這方面的技巧。

要創業的人因此要了解自己,決定自己要扮演的角色,然後學習、增進能力。因為創業的時候第一個要想的問題就是:

-你想要扮演的角色。比如有些人他只想要管自己做廣告的技術。不過要創辦公司可是不能這樣的,因為你雇人不只是雇他的能力,還要管理因為人與人相處所發生的問題。

-有多少合夥人?這個問題跟前一個相關,因為一家公司要創辦剛開始至少要有五個角色:創意、業務、新事業、財務,還有一個我忘了。但是假如一個人能夠有多種的能力,能夠扮演多種的角色,就可以減少創業之初的人數跟因此會以等比級數成長的問題。

-是否應該考慮投資者?

PJ說,在廣告學校裡不會教的一個字就是“金流”(cashflow)但是做廣告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金流。你可以賺一千萬五千萬一億,但是你某一天一個20萬的帳單無法付款,(或支票跳票),你就完蛋了。所以現金流管理很重要。

-現在是我創業的良機嗎?

PJ說,要是你還在問自己這個問題,那你創業的時機就還沒到。當你創業的時機到了時,你會非常清楚,你會知道自己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創業。我聽到這段非常有感覺。當初小魚我創業時,也是非常清楚知道我沒有別的選擇,所以我就創業了。

那創業之後呢,有幾點是要注意的:

1. 要有野心。

創業這種事情不是給膽小鬼做的。如果是不想解決問題的人,就不適合創業。而且你不要想說有安全的一天:創業這種事情不是說你過了橋就安了,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創業這種事情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2. 要放手

讓情勢成為你的新合夥人。用你手上的籌碼,發揮到淋漓盡致。而不是一直想一直想該怎麼做。這種事情是沒辦法計畫的。不是說你去計畫所以會發生。而是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而你必須準備好。

小魚我聽到這真的也是非常有感覺。我的創業經過也是這樣。我想要創業其實好幾年了,因為我一直想要以自己的方式來作事情。而不是把自己辛勤所寫的東西廉價賣給出版社。但是我並不有錢,沒有家世可以倚仗。而我之前也花好幾年想要把事情做到最好。但是那樣根本就不會去做,因為如果想要做到最好,一定會有無法如此的原因。後來我才搞懂,創業就是,開火,瞄準。而不是:瞄準,開火。要瞄到準才射擊大概永遠不會開火的。

PJ最後說了,自己創業不像去給大公司打工,大公司的高階主管看似光鮮亮麗。小公司當然沒辦法像那樣。但是,自己創業成功會讓自己很驕傲。(對!我也是這樣的感覺。)

PJ說,根據研究,15%的公司一年之內就會倒。第二年記得是說也有15%的公司會倒。之後還有聽說說公司開始請人時,從兩人到十五人這個階段很容易,不過從十五人擴張到四十人規模的這個階段就很困難。(以上Jennier提供。)

總之,PJ祝大家好運。

減了20公斤的PJ說他今年可能會去One Show創意營喔!他說One Show有跟他講,創意營中最受歡迎的講師就是他和Rei,而且他們都教出首獎的學生。因此他今年可能會回去呢!請大家熱切期待!

下面附贈G蛋和博生聽青年創意競賽的賽前訓練的圖片:

IMG_2611

剛剛這場面是已經發出了今年的Samsung手機。正在教青年創意們使用。

2009年坎城廣播廣告獎、戶外廣告獎、媒體廣告獎

6 月 / 23 / 2009

今天有三個評審團記者會,但是因為我必須去找Naoki(伊藤直樹)討論請他來台灣的事情,所以一場也沒有去。(以後真的還是要多帶些人手來。)現在雖然有得獎名單,但是沒有聽到評審的想法所以完全無法報告他們是怎麼,為什麼要選那些作品。

總之,跟Naoki的討論很有進展。至於這三個獎頒給了哪些作品呢?明天早上大家醒來點下面的連結就可以看到了:
2009年坎城廣播廣告獎得獎作品
2009年坎城戶外廣告獎得獎作品
2009年坎城媒體廣告獎得獎作品

Naoki說,Uniqlock的創作者田中耕一郎是他的好朋友之一,而且他認為田中耕一郎非常敏銳,因此如果也能請他來台灣是非常好的。

跟Naoki在討論時瑞典的有名創意人,去年得到媒體廣告大獎的某人一直在旁邊鬧,說要來台灣,還當場寫情書給我。說我們一定要請他來台灣因為他要跟我約會。後來我終於很委婉地跟他解釋說因為Naoki不是很勤於回信,我一定要在坎城現場跟他把事情搞定,所以我要跟Naoki很嚴肅有效率的把會開完。他走開的時候還一直說,我們有約會喔!

p.s.後來我們真的把這位創意人請到台灣啦!猜猜他是誰?

2009年坎城促銷廣告獎

6 月 / 22 / 2009

坎城是唯一一個評審團高達11個,評審在裡頭評審期間,外面有至少幾千個廣告人同時在看作品的廣告獎。所以每年的好作品會自動形成人氣。

今年的人氣作品之一,是日本夕張(YUBARI)的推廣。日本的夕張本來是日本著名的煤礦產地。但當煤礦採掘時代結束,煤礦一個一個關閉之後,人口外移,人口剩下之前的十分之一,沒人繳稅的結果,有一天夕張忽然發現他們債台高築,這個地方的政府破產了!

日本的Beacon在此時受命改變夕張的命運:他們由產品的事實開始,發現夕張是全日本離婚人數最少的地方。就由這個點開始打造夕張成為“日本最幸福的地方”“這裡的人雖然沒錢,但是有愛”。然後以夕張夫婦的創意策略包裝夕張。先頒發“夫妻幸福證明”給夕張的幸福夫妻,經過公關操作引起日本媒體的大肆報導,日本人開始跑到夕張申請“夫妻幸福證明”,夕張成為一個日本幸福夫妻的必遊之地,整個夕張的命運也跟著改變。

評審團好像有提到(我有拍影片但是沒有做筆記,因為我必須一直拿著攝影機),說現在至少坎城廣告獎開始注意道德議題。評審似乎希望看到除了商業之外,還能夠對社會造成影響與貢獻的作品。今年另外的人氣作品如澳洲旅遊局的“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和之前剛在D&AD獲得黑鉛筆的“趕快拽去姥姥家”(The Great Schlep)也是這類的作品。當然坎城有公益類作品不能獲得大獎的傳統。就是因為認為難度較商業作品低,但是評審與整個廣告社群開始思考社會責任,廣告公司也開始做商業以外的社會性案例是個很明顯的趨勢。這應該是個好的趨勢。

台灣的奧美薇閣小電影在促銷有入圍,但是最後沒有得獎。之前我一直跟阿鎧在辯論,他認為薇閣小電影今年得獎機會很大,我不這麼覺得。不過後來阿鎧昨天開始看作品展映之後,今天早上他跟我說,看到那麼多作品真的覺得我們要得獎很難。

總之,我們得更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