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伊藤直樹’

今天收到Naoki的書

十二月 / 31 / 2009

今天是指昨天晚上,因為昨天晚上有飯局(網路基因的Mouse代表i@T請Soga Soga Eureka中幾個作非常多事情的志工吃飯),(因為我不停地用明年度可以作什麼的計畫煩Mouse,所以)1點半才到家。社區警衛說,“賴小姐你有東西。“我想說是誰一直說要寄給我的面膜吧!(上次辦完i@T活動之後,有人看不下去。聽說買了面膜要給我。)看起來袋子也像會裝東西交給快遞的那種袋子。結果拿到大吃一驚。是Naoki寄來的書。但是,長得完全不像想像中會用來寄書的那種包裹。

基本上,他很天才地用一個很像百貨公司的購物袋(但是是全白色的),把書丟進裡面就去寄了。(但是袋子裡面的書有用泡泡塑膠包起來喔!然後上下左右各貼了一張白色貼紙。)袋子的上端用白色膠布封起來,膠帶下面還露出購物袋的繩子提把。地址用油性馬克筆直接寫在袋子上。基本上這並不是一般人會用來寄國際包裹的包裝。所以,包裹出日本的時候袋子已經破掉了。到台灣之後,另外一面也破掉了。所以包裹上一面橫七豎八貼了12道日本郵政的“弊社補修”膠帶。(日本郵政的人員不知道有沒有一邊貼一邊碎碎念。)另一面有一個很大的裂縫。我直接把裂縫擴大,看到裡面有五本書。

IMG_4007
IMG_4014
本來是跟Naoki要1本。在機場時他問我要幾本,我說,一本給靜慧所以要2本。他當場很豪邁說,那我寄3本。(好啊!)後來遲遲沒收到書,我請靜慧寫信問他,他就說那他寄4本。結果寄來時自己又加碼變成5本。

郵寄的日期是12月25日。收到的日期是30號。日本到台灣的印刷品掛號還挺快的。總之我說過如果他把書寄給我我就原諒他。(其實並沒有真的生他的氣。但是既然他要道歉那我就接受。)明年出國去坎城之前我會先去買他最愛的鳳梨酥帶去給他。但是因為他非常愛吃鳳梨酥。(他二月來台灣時買了4盒鳳梨酥回去日本要送人。結果自己吃掉兩盒。)還是不要買太大盒給他好了。不然我看他會在坎城六天的會期內把全部的鳳梨酥克光光。

*後記:書我自己收藏一本,給了靜慧一本,阿溫一本,然後我寫信問Rei說要不要寄給他一本,我說:如果Naoki竟然記得寄一本給你我會非常意外。Rei說他要一本,我就寄給他。前幾天他生日時回我的生日祝賀訊息時說他已經讀了Naoki的書,非常好讀,因為Naoki是以非常聊天式的方式寫的。不過我送書去給靜慧時她打開書看了一眼就說“怎麼寫這麼嚴肅的書啊”。阿溫也說很難。可見只有日本人的Rei會說“好好讀,好輕鬆”吧!那就期待靜慧趕緊把它翻譯出來囉!

i@T Festival送機記(全)

十二月 / 06 / 2009

(到了北京之後現在在清華大學甲所所以發佈送機記全文。報告:這邊不能上blogger.com,不能上Facebook,也不能上Twitter。)

現在正坐在桃園機場一航廈華航往香港班機的候機室內,剛剛才完成了一個叫做送機的動作。這個動作從早上五點鐘七人座小巴來接我開始,到八點十五分我才抵達自己的候機室。過程非常好笑。

話說昨天晚上桑河的Johs,網基的Mouse,和布萊梅的Calvin等帶Rei,Naoki和Koichiro等去Barcode玩。因為Naoki說上次去過卡拉OK了,這次要去夜店。我本來猶疑了大概有五個多鐘頭到底要不要去,但是身體狀況實在太差了。加上本來就預定我早上要去酒店接他們到機場順便自己來搭機,所以三心兩意無數次後終究沒去。但結果也一樣只睡了一個鐘頭。因為當我終於睡著,手機響,穿透力的Daphne打電話問北京會合的事情。起來接電話之後又睡不著了。結果最後搞半天只睡了大概一小時左右。早上三點50分鬧鈴響,起來打包行李,然後五點差幾分接我去送機的車就到了,終於準時在差兩分五點半時走進六福皇宮飯店大廳。

五點半,生日和我同一天(而且有些習慣還蠻像的,等下說)耕一郎準時出現。看起來非常累。我問他夜店之旅幾點回來,他說,一小時前。然後很虛弱地說他吃了有芝麻醬的涼麵,豆漿,裡面有蛋的味噌湯,說對半夜的消化系統來說實在太難負荷了。耕一郎說他平常大概12點多睡覺,早上7點起床,很少出去逛夜店。(演講時他提到會跟客戶開很多會,分享想法和世界上的好作品藉機教育客戶,後來我問他,你去跟客戶開這麼多想法的分享會,是約在辦公室還是出去一起吃飯,他說多半還是約辦公室。他並不常外出應酬,我聽到他在第一天i@T晚宴上回答某人的問題時說到他每天七點多下班,然後回家自己做飯吃,每週健身三次,非常注重養身之道,這跟我真的很像。而雖然運動很多身體還是不見得好,這也跟我很像。因為他在飯店也一直喊冷,我說你不是常運動嗎?他回答:可是你看我這麼瘦。)

我跟耕一郎聊他這次來台灣的感受,他說,這次他聽Rei和Naoki的想法,對他也有很多啟發。問他那下次還要不要來,他說好。問他那下次來要不要帶創意營,他也說好。

耕一郎說,他這次來台灣覺得創意營的學員對本身的作品和提報都很熱情。他說,在日本,廣告業對學習沒有我們這次所展現出的熱情。問他講的是傳統廣告還是數位廣告業。他說,數位廣告業也是這樣。耕一郎說,日本的數位和製作公司很多,日本的數位互動創意人也(在國際上)得很多獎,可是,其實仔細看名單,會發現得獎的就是那幾家公司而已,如GT、Projector、777、電通裡面的一個人,Bascule。但是這幾家公司非常密切地相互影響,像他就受到Naoki很多的影響。所以,只要台灣有幾家,不需要很多,一開始只要有一兩家數位公司非常努力,很快就可以創造出很好的成績。

我問他,那下次如果來,他想跟誰一起作創意營,他說,還是想和Rei和Naoki。他又說,Naoki在日本的地位現在非常特殊,他是個真正大師級的人物,我說我好欣賞Naoki的演講和分析,他對事物的解說和描述充滿詩意。耕一郎說,沒錯,Naoki非常會運用metaphor。然後我說,我覺得Naoki這次來跟上次不太一樣,他這次讓我很驚訝地發現他是個很funny的人。耕一郎很驚訝,(大概他一直知道Naoki是個很funny的人。可是我們上次都覺得他很嚴肅。)然後我們就討論覺得這是因為這次Naoki整個用日文來演講,跟上次硬要用英文演講不一樣,用自己的母語演講讓他整個人格特質都表現出來。也有可能是他第二次來,比較放鬆。(但話說後來Rei也覺得Naoki從上次到這次改變很多,他也很驚訝。)

聊到這邊,Rei出現了。一樣是一個行李外搭一個紙箱。之前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Rei旅行會帶一個紙箱。但我沒問。耕一郎看到紙箱問我那是什麼?我就問Rei,Rei說是在日本買的耶誕禮物,我問,為什麼要把在日本買的東西帶來台灣,他說,因為他今天要直接由東京回舊金山。所以他回到東京之後在機場跟家人會合,直接飛舊金山。(話說我有獲得Rei在日本買的禮物。是精油外帶無印的精油噴霧機,他說那是他之前在日本工作時設計的作品之一。他這次只有幫我買禮物,所以活動這幾天我看他上上下下提著那個包裝精美的禮物袋好幾次,我知道那是我的禮物。不過因為我旁邊一直有一堆人,直到昨天晚上活動全部結束後Rei跟我說:跟我來。我才去領到我的禮物。)後來我跟他說因為現在有甲狀腺亢進,這次活動包括開始前幾週我幾乎都沒怎麼睡,他很高興地說:用那個精油!幸好我出門前找時間拆了一下禮物,不然差一點接不上這話題咧!

Rei出現之後,我打電話給Naoki的房間,沒人接電話。我說,沒人接電話耶,可能快下來了。然後開始跟Rei也聊這次的創意營,有沒有什麼要改進之類的。他說,剛開始時以為這次的創意營時間太短,(第一次過創意時,很多組的洞察完全沒有,當時我們說,以後是不是要先開一個準備營;當時他說,下次創意營第一次過創意營時要只過洞察跟概念敘述這兩件事。)結果後來發現其實這次的設計剛剛好。他說覺得One Show創意營時間又太長了,導致指導的過程會開始重複。他也覺得這次整個活動的天數設計得剛剛好。然後我問說這次沒帶他們去上次去的那種溫泉渡假旅館,他會不會介意。他說他覺得這次的旅館比較好。而且床鋪真的很舒服。(我當時考慮選定六福皇宮可是有考慮到他們的床鋪號稱專利特製,非常好睡。去勘查旅館時還特別都有把床按一按咧!)而且這次的航班也比上次安排的時段好。上次他搭夜班飛機來,晚班飛機走,這次我逼他多付200美元把夜班改成日班,回程他自己就跟著改早班,結果我們都覺得這樣安排是比較好。(這些細節可都是很重要的經驗啊!)

聊天的過程中時間不斷流逝,耕一郎說他覺得應該要打電話給Naoki,我就再打一次。暍!Naoki竟然在房間接電話。(這時候大家等他有半小時以上了吧!送機的司機都衝進來抱怨說等太久他下一趟預約要趕不上了。)我說:我們在大廳等你喔!他說好。我們想他大概五分鐘就會下來吧!於是繼續聊天,結果又過去15分鐘。Naoki還是不見蹤影,耕一郎開始緊張,親自跑上去Naoki的房間。下來以後他說:Naoki說他以為是六點半出發。我說:什麼?Rei說:Naoki知道五點半要出發的,因為他和耕一郎都知道。又繼續聊天一陣,還是沒看到Naoki,Rei說:Jacqueline,該你上場了。耕一郎告訴我Naoki的房號,我就跑到八樓他房間外面,按電鈴,然後喊:Naoki!只見打扮時髦的Naoki笑呵呵地開門說:七點半出發對嗎?(W.H.A.T!!!!)我說:不對,我們必須在五分鐘之內出發,你做得到嗎?他說:好。我問他說:那你昨天有從minibar拿東西嗎?(我想先問好可以請飯店先出帳單。他下來只要簽名就好。Naoki就讓我進門然後指著Minibar冰箱裡跟我說:喝了這個,這個,那個,那個。關起冰箱,拉出上面的零食櫃,又說,還吃了這個跟這個!他昨天在旅館不知道怎麼搞得竟然從Minibar裡面拿了好多東西吃喝。(ITO桑!土象星座中年後很容易發胖耶!這樣吃垃圾食物可以嗎?)我放棄記憶,衝到樓下跟櫃台說,請馬上派一個人去房間點客人的minibar,點完幫他開帳單!櫃台打電話給房務,房務還沒查完,Naoki終於下來了,第一句話就是跟我說:還有一個小瓶的龍舌蘭酒!是很小瓶的!然後比給我看。我就站在櫃台前面,看著Naoki,但是我分不出來他當時是什麼狀態,所以放棄說話,讓櫃台去處理他的Minibar帳單。

這次Naoki和Koichiro來台灣的時候錯過航班,Naoki到了台灣看到我時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這是我第一次錯過航班。這時我跑去跟Rei和Koichiro碎碎念,說Naoki是不是即將創下一次旅程中兩次都錯過航班的記錄(問Mouse或A-Wing就知道小魚的碎念非常可怕的!)。耕一郎聽了之後似乎有點驚慌。Rei趕忙安慰他說,上次錯過航班時那天的大塞車的確不是一般狀況。我也趕緊安慰耕一郎說到機場最多只要40分鐘,不會錯過航班的。這時候一邊在等他的帳單的Naoki一邊回頭問說:真的不是六點半出發嗎?你們真的從五點半就開始等我嗎?Rei和Koichiro一邊笑一邊回答。然後跟我說Naoki回到旅館之後一看時間,自認為:嗯∼還可以好好睡一覺!就倒頭大睡。Rei自己則是沒有想要睡,想說瞇個五分鐘吧!結果馬上睡著一直睡到我打去叫他起床。Rei跟Naoki說我們一共打了兩次電話,派遣了兩次人力,才把他弄下來。終於上車之後,Rei用聽來非常嚴肅的日語說“Ito-san!”(重音放在”san”上面)好像在數落他。然後回頭笑著跟我說他在教訓Naoki,說他要害我們通通誤機了!(其實Rei年紀比Naoki小,但是他在三個人中總是毫不遲疑擔當起領袖的角色。)過了一會之後,Naoki回頭跟我說:Jacqueline,對不起。我跟他說,“沒關係,你回去之後只要把書寄給我,我就原諒你。” (我很想擁有Naoki的新書,和他新書的中文版權啊!)他立刻說好。然後我下一秒鐘就從我的書包裡摸出名片遞過去,跟他說“地址在這”。然後問他的書要不要出中文版,他問我,誰會翻譯。我說,“靜慧會翻譯。” 他說,“好。” Naoki看起來好像真的搞錯時間,露出無辜的表情。不過他來台灣之前幾乎都沒有回我們的email,我們這次幫講師作的布旗結果Rei和Naoki最欣賞的是耕一郎的耕字旗,特別是特選的布料。(我之前開簡報時說我要給耕一郎 “龍袍黃”,搭配他的皇室氣質。)他說為什麼他的是英文字,我跟靜慧都說,我們寫信問你你都不回啊!他也露出同樣的無辜表情說:你們有寫email給我?一定是系統把你的email擋住了!(馬上被我質疑為什麼你家的系統要擋我的email?)結果他幫我簽名時還特別在簽名上寫“我很抱歉”,我拿到簽名時沒看,後來耕一郎特別給我使眼色,我低頭一看看到“我很抱歉”,當時也是馬上跟Naoki說,“你寄書給我我就原諒你”,Naoki說,好。我還繼續碎念他說:“要真的寄,不是回去就忘記,然後又不回信。”Rei在旁邊聽到我碎念Naoki則爆出狂笑。因為Naoki出名的不回信,活動之前我甚至特別把大會的eDM撤回來請美術加上“主辦單位保留更換活動內容的權利”的但書,然後在跟Rei打Skype時作可憐狀,讓Rei幫忙寫信去跟Naoki說“Jacqueline很擔心你都不回信”,才終於收到他兩封回信。然後就是接著六封的不回信。

Naoki在車上特別提到這次桑河演出Mr. Cash的那位Mr. Cash小姐,稱讚她是他在這次創意營指導中最聰明的學員。而Rei也在我們在旅館閒聊時提到,他覺得台灣女生比上海女生cute。我問他是不是指Mr. Cash小姐。Rei說,他們去Barcode那天晚上Mr. Cash小姐也有去,出現時盛裝打扮也化妝了,非常美麗,連Rei也為之驚艷。Naoki後來把自己的布旗特別送給Mr. Cash小姐,原來是因為從創意營指導時就非常欣賞她。Naoki另外最欣賞的一個人是我們這次特別從上海回來當志工的Gason。(就是去年跟我們去One show創意營然後當場在午餐桌上被上海Tribal DDB挖角的Gason。Gason的老闆William這次一聽說有Soga Soga Eureka活動,就自費幫Gason出機票並且放他假讓他回來,而Gason也因為是我們的志工團的成員,從頭到尾聽了Naoki的指導。這點也讓Naoki非常欣賞。Naoki說他一共跟Gason聊了有20-30分鐘,非常欣賞他。)Rei則把自己的布旗送給我們這次小魚團的志工Mickey,也是去年此時一起去One show時認識,但是這次剛好辭職所以從講師剛到台灣時一直到最後全程陪伴的小魚團志工。Rei特別欣賞的人則是這次小魚志工團中扮演吃重角色的A-Wing。提起她好幾次。由ADK特別邀請來日文翻譯的靜慧也獲得很多稱讚。但是Rei說他這次給自己的演講只打了B+,我問他說是不是因為我才把他的演講打B+,他說不是,是因為他前段講了太久,直到看到後面時間提示板剩下10分鐘才開始講正題,後面就一直趕進度。所以他給自己打B+。(B+是AKQA內部的一個笑話,Rei的黑色圍巾上有別一個很可愛的圓形別針,上面是白色星星裡面寫一個B+。Rei說AKQA的一個員工自費做了一堆這種小別針給他,說因為他在公司裡面每次下屬提報時他都會打分數。而分數從來沒超過B+。所以這個人大概是為了抗議做了一堆這種別針來送他。)我問他說,你真的沒給過B+以上嗎?他開玩笑先答說,不對,事實是他沒給過B減以上。後來才說,其實他六、七月時有給過一次A+,因為當時AKQA在一項比稿中獲勝了。後來我跟他說,我對他最有興趣的地方就是他的人格特質。他具有一種能力,能夠評論別人的表現而不讓人認為他是在評判對方。這句話很難翻譯得好,我當時是用英文說他讓我最佩服的是他可以Judge people without being judgemental。所以他竟然可以對下屬作那種每次評分的事情而不讓下屬生氣。要是我對我的學生這樣他們就抓狂了。結果他在創意營的頒獎典禮兼說明會上竟然就活生生引用我的這句話,教導現場的創意總監,和未來的創意總監們,在給評語時要能夠做到Judge people without being judgemental。不過因為真的太難翻譯得好了,加上當時身體狀況弱到最低點,我當時聽到這句其實是來自我自己的話時竟然沒辦法翻好。

結果我們快七點才到機場。大家都沒有誤機。Naoki很開心地跟我說:沒有誤機耶!給我看他還是日本時間的iPhone上的鐘。(害我看到快一小時的時間嚇一跳。)

Rei一到機場就一溜煙跑去找推車,然後跑去ANA的櫃台Check in,我則先去跟Naoki和Koichiro道別。而且,這次打定主意,非常堅決地跟Naoki說,我要跟你說再見,而且不可以只握手,然後張開雙手,所以我這次終於抱到他啦!(他上次來台灣走的時候竟然給我握手道別。這次來台灣我去接機時他也給我握手,害耕一郎也學他只有跟我握手。然後抱完之後,Naoki還在跟我拉手說,要保持連絡。我抱完Naoki之後再去抱耕一郎。邀請他隨時來台灣玩。他也說,日本跟台灣很近啊!才三小時。跟這兩個人道別完之後,我去找到在另一邊check in的Rei,陪他check in。他說他也要去跟這兩個人“適當地”道別。我就帶他去找還在check in的Naoki和耕一郎。因為很大隻的Naoki一直抱怨說經濟艙位子“超級小”,所以說要花錢升等。不知道後來有沒有升等成功,但是總之因此他們花了很久時間才Check in完。)幸好是這樣,所以Rei Check in完我們過去找Naoki和Koichiro時剛好他們也才剛剛正在托運行李。我就跟Rei也擁抱道別,約好今年六月坎城再見,(Naoki也會去。Koichiro說他還不知道會不會去。)然後去一航廈搭我的飛機。很奇怪的事情是,上次10月份辦活動,Tony和Sofia要走時我哭得還蠻傷心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掉不停。)但是每次跟Rei他們道別我都不會想要哭咧!大概總是覺得一定還會再見面吧!

Rei說他願意再來作創意營喔!希望我們真的可以再邀請他們來!

Soga Soga Eureka第一個行程:行天宮之旅

十二月 / 02 / 2009

早上寫blog寫得真的太快了:寫完“沒有接到電話所以講師應該上飛機了吧!”之後不久,電話響起。第一次完全接不到。但是看來電顯示是Naoki打來的。馬上覺得不妙:此人現在不是應該在飛機上嗎?

半分鐘後電話再度響起,應該在飛機上的Naoki打電話來說:

我,和Koichiro(耕一郎)沒搭上飛機。

我:哈哈哈,真的嗎?

Naoki:是的,高速公路有意外,大塞車,我們沒搭上飛機。Rei上飛機了,我和耕一郎沒搭上。

我:哈哈哈……

Naoki:我們改搭的航班是,xxxxxx。下午16.45分到。

我:沒問題,我會在那裡。

所以今天接機接了兩次。而且,Rei一到,我們馬上把他帶去行天宮拜拜。網路基因的Mouse也馬上一起來拜。而且我們正經八百的全部接受阿婆收驚了。本來Mouse說他不需要,我說,你才需要咧!因為機票是你買的!

所以,總之,剛剛接到人了。Naoki和Koichiro施施然一起出現。Naoki說這是他第一次沒搭上飛機。他們臨時買機票,結果兩個人都搭經濟艙來。(呼呼!我們幫他們買的本來是商務艙。)上了接機的VW九人座車之後,Naoki說:這椅子比飛機上還舒服。(呼~~)

現在我們在星巴客上網等講師。等下要帶他們參加i@T的晚宴,讓他們聽聽台灣數位廣告公司的心聲囉!

Soga Soga Eureka活動今起開跑

十二月 / 02 / 2009

BBH Labs的twitter今天介紹了W+K的新公司網站,用的形容詞很特別叫做“immaculate”,意思是“找不到缺點的”。我貼的是W+K東京之頁,歡迎中午就要到台灣的Naoki。是的,Soga Soga Eureka活動今天起開跑!

到目前還沒接到電話,講師應該通通都上飛機了。等下我會去接機。下午本來安排了去玩的行程,但是已經有人(Rei,說他不要出去玩,要在旅館上網。真的,很宅。)

有問題想問稻本零、伊藤直樹和田中耕一郎?

十一月 / 26 / 2009

將在12月4日舉行的Soga Soga Eureka大師論壇的流程是三位大師先上台各講一場,然後全部回到台上與台下互動。今年六月在坎城第一次邀請田中耕一郎(Koichiro Tanaka)時,他就提到,如果台灣人跟日本人一樣,那就要先蒐集題目,不然場子會很冷。

所以,大家有些什麼題目想要問三位大師的嗎?請留言。

Soga Soga Eureka 數位互動嘉年華 i@T大師論壇開始報名

十一月 / 23 / 2009

因為這次活動的主辦單位共15家數位公司已經搶去一大半票,現場位子中只有170個位子釋出賣票。所以行動要快。15號之前報名的人可以坐搖滾區(第一排開始),現在主辦公司(有15家公司)也在搶搖滾區的票(有些公司一搶就是30張喔!),所以報名動作真的要快!報名請前往i@T的官網參考說明。或看這個快速頁

EDM_1113

再來請出連絡鐘

十一月 / 10 / 2009

因為我永遠都搞不清楚時區和時差啊!

我要在11月12日的舊金山下午時間五點半打電話給Rei,那意思就是台北時間13號的早上九點半,對吧?因為舊金山落後台灣16個小時嘛!(我看網路上說的。)如果我有算錯請趕快提醒我!好怕算錯時間喔!

廣告大師稻本零、伊藤直樹、田中耕一郎將於12月3-5日訪台分享指導

十一月 / 04 / 2009

banner_repiat

小魚策展活動新聞稿,歡迎轉貼

2009 i@T Festival數位互動嘉年華活動

廣告大師稻本零、伊藤直樹、田中耕一郎

12月3.4.5日訪台分享指導

由坎城廣告節Cannes Lions、亞洲廣告節Spikes Asia,與台灣重要數位行銷整合代理商及技術平台供應商所組成的台灣數位互動行銷產業組織Interactivity @ Taiwan (i@T),將於12月3.4.5日聯合舉辦2009 i@T Festival數位互動嘉年華,並邀請當今數位廣告與廣告業全球排名前列的大師級創意人稻本零、伊藤直樹、田中耕一郎訪台舉辦i@T大師創意徵件i@T大師創意營,以及i@T大師論壇等三項活動。其中,稻本零與伊藤直樹曾經在今年二月擒獅專案來台造成轟動,此番再度來台為數位產業進行專門性訓練與論壇,將為台灣數位產業邁向國際舞台之專業水準提升與永續經營奠定重要基石。而來自美國的稻本零、與來自日本的伊藤直樹、田中耕一郎三位大師,皆為當今全球廣告業與數位廣告業的領導人物,三位大師齊聚一堂,絕對是全球難見,絕無僅有的盛會。

三位大師在本次活動中將於
i@T大師創意徵件中選出台灣年度具代表性、趨勢性的數位創新作品,及由雅虎台灣Yahoo!Taiwan獨家贊助,對i@T相關公司進行三天之i@T大師創意營特訓,並且將於12月4日晚上的i@T大師論壇進行三場趨勢演講,並與本地數位廣告相關產業人士進行一場互動對談。其中,12月4日的i@T大師論壇在六福皇宮永福殿舉辦,並開放相關專業人士付費參加,每位3,000元,由於反應熱烈,原400席之座位現已僅賸170席,請儘速報名,以免向隅。

活動相關訊息:
-徵件、創意營、論壇報名請至i@T網站線上報名:http://www.iat.tw
-公關聯繫請洽 張文健(Calvin)0932-326-191 電子郵件:calvin@iat.tw
-其他業務聯繫請洽張雅惠(Nancy) 02-2395-5378 – 210 電子郵件:nancy@iat.tw



背景資料:

1.

坎城廣告節(Cannes Lions,又名國際廣告節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Festival)創立於1954年,是每年超過85個國家與市場2萬8千多件作品參加競賽,一萬多位來自全球廣告業代表出席參加的全球最大國際廣告盛 會。每年六月底一個星期的展期內,提供超過50場講座,大師課,工作坊等。是所有想要持續跟上廣告產業創新腳步的廣告人不可錯過的學習與交流盛會。亞洲廣 告節Spikes Asia則是坎城廣告節系統四大廣告節中的亞洲廣告節慶,於每年九月於新加坡舉辦。在台灣的官方代表為小魚廣告網kleinerfisch.com賴治怡 kleinerfisch@gmail.com


2.

2009年i@T(interactive @ TAIWAN)成立,旨於為台灣數位互動行銷產業建立永續經營之秩序,並將台灣優秀數位行銷作品及人才推向國際舞台而創設。目前成員包含台灣重要數位行銷整合代理商及技術平台供應商,如知世網絡、安捷達顧問、摩奇創意、網路基因、不來梅、桑河數位、黑秀網、奇禾數位、穿透力行銷、橘子磨坊、聯網國際、米蘭數位、功典資訊、富爾特、Net Marketing 等15間公司共同參與。目前i@T成員們各自所經營的客戶,佔了台灣數位行銷市場中近七成的廣告主。為了達到產業永續發展的目標,i@T在過去的一年中已經不間斷的執行了產業教育訓練、技術資源整合、以及學術界交流及分享等活動,期望為媒體、代理商、廣告主,一起共創一個更好的產業環境。i@T的官方網站網址為 http://www.iat.tw(11月10日上線),發言人為張文健(Calvin)0932-326-191 電子郵件:calvin@iat.tw。

3.國際講師介紹:
稻本零(Rei Inamoto
),舊金山獨立數位廣告公司AKQA創意長

rei_in_tokyo2009_01

是當今在互動行銷產業中獲獎最多的創意人之一,曾在坎城網路廣告獎、CLIO及One Show等廣告獎中多次獲得金獎與大獎。2005年獲選全球最傑出的5位互動創意人之一;2006擔任Clio廣告獎的互動主席;2007年擔任紐約藝術指導俱樂部獎的互動廣告獎評審團主席;2008年獲得Creativity雜誌評選為全球廣告業最重要的50人之一,也是數位廣告業全球最重要的前5人之一。

伊藤直樹(Naoki Ito),東京Wieden+Kennedy

Naoki_Ito

曾獲坎城廣告獎、One show 互動廣告獎、Clios獎、倫敦國際廣告獎、AdFest以及New York Festivals紐約廣告節獎等;並曾擔任坎城網路廣告獎、Clios、紐約藝術指導俱樂部、One show 互動廣告獎、D&AD獎以及東京互動廣告獎的評審。2008年獲得D&AD獎,並在坎城公關獎與影片廣告獎獲得獅獎與金獅獎,為他過去兩年內連續獲得的7座坎城獅獎行列又添兩座。伊藤直樹剛剛宣布由GT畢業,前往東京Wieden+Kennedy任職

田中耕一郎(Koichiro Tanaka),東京Projector 創辦人暨創意總監

Koichiro_s

2008年,因為Uniqlo的Uniqlock這件作品,獲得包括東京互動廣告賞、One Show互動廣告獎、D&AD黑色鉛筆,坎城網路廣告獎,坎城鈦獅創新獎的大獎。同時獲得如此重要創意獎眾多最高榮譽,是行銷傳播創意中史無前例的成就。2009年度Creativity雜誌評選的全球最佳7間數位傳播製作公司中,Projector是亞洲唯一入選的數位傳播公司。

伊藤直樹新作

十月 / 01 / 2009

我們的好朋友伊藤直樹的新作,大家瞧瞧:

很妙。

坎城DAY 7;之二

六月 / 27 / 2009

繼續田中講話:

創意人要在真實的生活中找到靈感,因為數位的生活與實體的生活應該是要發生連結的。比如,當你的作品引起了微笑,這微笑是真實的實體生活。數位創意人必須知道自己的數位創意不能單獨存在,要考慮數位世界與真實世界的連結。

以下忽然問我看到今年的網路廣告獎得獎名單的嗎?我跟他說我覺得今年評審好像有問題,因為怎麼可能連Love Distance都沒入圍。他很滿意我的回應,馬上開始說,他覺得今年評審的問題就是:評審時會有一些評審點的考慮,但是今年的評審卻只考慮到創意概念(idea),和策略,以及效果。但是他認為應該是要在以上的評審點,以及設計、技術,和執行這些點間的平衡。有注重效果是好的,比如說,一個網站如果沒有人來訪是沒有價值的,而引起社交網站的反應當然是好的(這應該是在講世界上最好的工作這個大獎得獎作品),但是就像他前面所提到的,今年的評審失去了這些評審點之間的平衡。

七點鐘到了時,田中先生說,Party,他把他的Mac air拿上樓去。(不知道為什麼他認為跟我開會必須要用電腦,所以不但把他的電腦供在桌上,還特別找個有插座的位子。)我們就出發了。Tanaka說這是他第三次來坎城,但是他在坎城的大街小巷穿梭自如,很快就走到Uniqlo宴會的場地Majestic飯店。路上他一邊繼續自動訪問,跟我解釋他的創作背景:他本來是做廣告影片企劃的,後來做製作,後來創辦Projector。Projector的意思是一群專業者來作好的傳播計畫。我問他名片上面為什麼有一個像箭頭的東西,他說那是一個象徵,要把好的創意丟(射)出去。

到了Uniqlo的派對現場馬上看到Naoki在門口。但是我怕我進不去所以緊緊跟著Tanaka-san。今年,每年都會舉辦壽司派對的日本電通因為經濟因素取消了壽司派對,改以一個以增效實境技術來玩的虛擬壽司宴娛樂大眾。所以日本首富旗下的Uniqlo舉辦的宴會,替代了這個日本在坎城的宴會。不但在現場發表這次坎城UniqloT的設計競賽結果,還請到坎城廣告獎的主持人來當這場活動的主持人。而坎城的各號人物也都出現在現場。

Naoki後來一看到我,就面露抱歉之色說,他有收到我的訊息但是他在開會,所以沒有回覆我(要求再開會的訊息)。不過他等一下就會跟田中耕一郎和一個客戶吃飯(據D&AD提供的小道消息,這個所謂的客戶好像是Naoki的特別朋友),Tanaka-san應該會把我剛剛跟他開會的內容詳細報告給他。(他們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在坎城沒幾天他們兩個已經吃過兩次晚飯了。)

在宴會中Tanaka-san幫我介紹來自西班牙的網路廣告獎評審Hugo,他今年也在網路廣告獎中得到一金一銅,剛開始的時候我問他說覺得今年的評審如何,他說很不錯啊!後來我問他說,那你覺得Love Distance怎麼連入圍都沒有,他說,喔!他有幫這作品講話但是沒用。不過,他說得獎這種事情就是這樣,因為廣告獎就跟樂透一樣,他說他經過太多年的情緒上上下下,已經學會一個道理:你只能努力作好作品,至於得獎,要抱著那就是樂透的心情。有,很好,沒有,就這樣。我問他幾歲,他說他現在31歲,今年六月就32歲了,我問他,第一次得獎是幾歲?他說那是他27歲時,他說他每兩年會得獎,很奇怪的是沒辦法沒年都得。至於他今年得獎的作品,金獅獎是他們自己有創意想法之後去找客戶做的,銅獅獎則是幫可口可樂做的。他說,比起金獅獎,他更珍惜的是他得銅獅獎的這件作品,因為這是“真的”客戶,他們經過非常困難的過程才說服客戶,而實際推出之後,大眾在YouTube上的留言,實際參與的家庭(這件作品我還沒看到,聽說是到醫院去拍剛出生的嬰兒不知道幹嘛)的反應,還有他自己,他也會很希望當初他剛剛出生的時候的樣子有這樣被記錄到。所以他覺得這跟他之前講的,你不能想要得獎而做作品,你必須努力去做真正的作品。得獎的事情不要太放在心上。他說,他這星期來評審,見到很多很棒的人,聽到很多很有洞察力的想法,他現在好急著要回去西班牙趕快展開新的工作,做出新的作品。

聽到這些想法覺得這個人心態挺健康,挺成熟的。31歲有這種想法不容易,話說回來從27歲開始得坎城廣告獎也是挺不容易的。

然後帶我來宴會又介紹我認識Hugo的Tanaka-san過來了,他跟Hugo說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們西班牙人都可以講英文嗎?繼續一段西班牙人之英文能力的探討,包括西班牙文跟英文原來挺類似的(西班牙人Hugo說的。)Tanaka-san說,英文跟日文完全不一樣。然後轉向我,說中文呢?(我個人覺得這種對話挺~沒意思的說)然後,Tanaka-san轉向Hugo,發出第二個問題,是個評論,他說,我好喜歡你們西班牙人的長相。Hugo很驚訝地回答說:喔,我也好喜歡你們日本人的長相。我站在他們倆中間,不禁覺得,這是什麼對話啊!Tanaka先生是個非常好的人,所以他會一直找話題來講。不過他的問題有時真的很跳。

後來Naoki跑來站在我旁邊,我跟他說,Tanaka-san真是個好人。他說,一點都不錯!而且他非常聰明,雖然他有時候看起來會有點奇怪。(我懂了。)

跟Tanaka先生比較起來,Naoki真的很像他的惡魔版,Uniqlo也是Naoki的客戶,當Uniqlo坎城T恤設計比賽的頒獎典禮開始進行時,他搖頭說,投影片很爛,然後過會搖頭說,T恤設計也不怎麼樣,過會有音樂了,他又說,音樂也不怎樣。難怪這兩個人會是好朋友,真的很互補!然後Naoki又批評起坎城網路廣告獎的評審,我跟他說Sam也跟我說一定是評審有問題,Naoki相當開心。然後跟我補充一個祕密說,坎城主辦單位已經打電話通知說,他的Love Distance有在影片獲得一個金獅獎。(這是創意跟我講的,不是記者室講的,所以應該可以發佈沒關係。)所以Naoki今年在坎城拿了兩個金獅,還不錯啦!(好吧!說一個不該現在講的祕密是,在評審團記者會中Love Distance一直被提起,而且還是被考慮給大獎的作品之一呢!)

剛剛宣佈青年創意競賽的結果,G蛋和博生沒進去前三名。但是我想他們不會感覺難過,因為前三名的作品真的挺不錯的。我唯一遺憾的是他們之前預設不用插畫,因為他們以為在坎城青年創意競賽的時候既然大會有提供手機,應該要用實拍。但是結果第二名的作品就是用插畫。所以這也學到一個教訓。我覺得第一名的製作真的很不錯,特別是他們真的在這邊實拍,一景一物無不是坎城的所見。在48小時內,我覺得光這個製作水準真的就贏了!

回去之後請大家一起來聽他們的心得分享!還有橘子team對網路青年創意競賽的分享。

剛剛又碰到一個勢利的創意:可能有些人還記得我以前曾經是廣告檔案雜誌的專訪者,很多有名的創意我是在那時候認識的,因為當時我採訪了很多亞洲的創意人,也有不少亞洲創意是因為我的採訪,讓他們出現在Archive雜誌上,所以獲得全球性的認同,或甚至就被大集團雇用去當什麼全球創意總監之類的。但是當時我很討厭人家對我的介紹就是:這是某某,她幫Archive做專訪。而且也很討厭有些人看到我就一副奇貨可居的樣子。(當時看了不少這種所謂有名創意人的這種嘴臉。)我一心一意想要創業的原因之一,就是我超討厭當“幫Archive做專訪的某某”,我想當自己。

所以我很珍惜那些認識我,尊敬作為我自己的我,而不是只把我當成一個登上Archive雜誌的機會的人。但是到坎城來不時還是會遇到這些人,他們對我的問候總是一句:“你還幫Archive做專訪嗎?” 當我說,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時,他們就馬上態度很冷淡地跑掉了。剛剛就又碰到了一個這樣的人。

這時我就會很慶幸,而且很驕傲我是自己。(我非常能認同PJ說的,如果你創業,你不會像幫大公司工作那樣光鮮,但你會很驕傲。)我喜歡當我自己,我是“小魚”,而不是什麼“幫Archive做專訪的某某”。然後,很感恩地想起那些只因為我是我,只是因為我做的事情,不是因為我代表誰,而對我很好的人:像Rei,像Naoki(他跟別的創意介紹我時,說:這位是Jacqueline,她是台灣的創意guru,當然他太誇張了,不過這是讓人聽起來很開心的介紹,特別是由Naoki這原來很愛嫌棄的人的嘴裡說出來。)像Tanaka-san。還有給Dave Droga加一分,因為我一進鈦獅獎評審團記者會現場他就站起來迎接我給我兩個貼面吻。坎城董事長真的露出很驚訝的樣子。然後他要離開時又特別給我兩個貼面吻。

我希望我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總是展現對別人的自然善意,而不是因為,別人會對他們的功成名就有什麼幫助。

剛剛去影片廣告獎評審團記者會,果然David Lubars又來了,又主導評審團選出了非常奇怪的作品。剛剛日本記者問我懂不懂那個作品,我說不懂,而且看不出來為什麼要選這作品當大獎。不過這就是坎城,評審團永遠讓你驚訝。而且或許因為驚訝和衝突才有所學習吧!記得去年影片大獎剛剛發表時也是這樣,大家都喜歡猩猩,討厭XBOX Believe,但是最後才發現真正歷久彌新的是XBOX Believe系列。所以大家看一下大獎作品,試著不要先罵髒話吧!

然後最後報告一下今天的最大戰果:坎城答應要把所有的作品燒成光碟寄給我,而不是讓我花兩個月從網站上下載整理。因為我說,我希望今年的作品可以早點出,最好是在一月份之前,當所有人開始準備報名之前。不過這是個相當高的目標,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