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未分類’ Category

和AKQA一起許下新年新願

12 月 / 17 / 2009

這個挺sweet的:

http://www.akqa.com/resotweetion/

可以把你的新年新願很耶誕地Tweet出去。試試看!

來幫Droga5想耶誕卡創意

12 月 / 16 / 2009

耶誕季節又到,也是各家創意廣告公司拼場尬創意的時機。今天Creativity雜誌刊出一篇創意社群耶誕卡精選,第一個被介紹的是Goodby Silvertein﹠Patners的rap新舊創意門派大戰影片。要看Jeff Goodby唱rap,還穿彩色緊身衣演出,這篇不可錯過。

不過很有教育意義的是Droga5的耶誕卡idea。Droga5給雪梨辦公室的資淺創意八德瑞克(Baldrick)24還是25天時間,讓他想出Droga5的耶誕卡創意。八德瑞克設立了一個網站+blog,從12月1號開始,每天提一個創意,讓大家評選。我說有教育意義,是,大家可以來看看他怎麼表述創意。而且看看他提創意的方向,大概當今所有的執行性創意可能性無所不包吧!比如說:

12.1:郵寄直效郵件
12.2:體驗形式的創意
12.3:社交媒體(或不社交/反社交媒體)
12.4:iphone應用
12.5:又是體驗形式的創意
12.6:環保行銷
12.7:店內促銷

(我已經開始想要期末考考這些idea的評論了。所有project作不出來的學生都可以考慮參加期末考,但是每一個idea都要寫評論。—–不如還是乖乖把project做出來吧!)

12.8:直效函件+促銷
12.9:置入性行銷

(這傢伙是跟我們開玩笑吧!在Droga5真的可以這樣提創意嗎?我們班上很多學生就是提這種創意啊!)

12.10:產品創新
12.11:新產品設計(這跟產品創新有啥不同???都是經驗改進的一種吧!)
12.12:下世代(這個idea非常老舊,至少我知道德國每年耶誕前都會出耶誕巧克力糖月曆,也是有空格裡面一天一顆,這樣不行吧!這傢伙很混說!)

12.13:行動召喚
12.14:游擊行銷
12.15:好心詐騙創意(這是個解決問題的創意,但是利用一個生活中的特別形式來包裝)
12.16:產品發展(網站的投票數越來越少,昨天16,今天4票。不知道Creativity雜誌介紹過之後會不會有起色。)

回到創意社群耶誕卡精選,倫敦奧美的iphone應用程式看起來還不賴:好像是你下載這程式,你的iphone裡頭的每張照片秀出來時都會附贈雪花片片。雖然沒有品牌獨特性。但是應該會大受歡迎。然後我還蠻喜歡“結實的戰鬥機器公司”的“耶誕廣播電台”,點可愛的收音機上面的員工肖像,就會播出該員工的點播耶誕歌曲。不過我上了幾次頻寬都好像快爆了,資料下來得很慢。但是有耐心的話還挺可愛的說。Sam Ball當然也有在裡面。他點的是鄉村福音搖滾歌手Johnny Cash的歌。

賀AKQA入選AdAge本世代最佳廣告代理商a

12 月 / 14 / 2009

原文在此,入選的共有10家公司,分別是:

1. CRISPIN PORTER & BOGUSKY

2. R/GA

3. TBWA

4. MOTHER

5. AKQA

6. GOODBY, SILVERSTEIN & PARTNERS

7. EDELMAN

8. WEBER SHANDWICK

9. BBH

10. BBDO

恭喜剛剛來過台灣的Rei,他可是AKQA的全球創意長呢!這個排行可不只是數位或互動公司,而是所有代理商的評比喔!

踏上回家的路啦∼

12 月 / 10 / 2009

又到了回家的時候了∼現在要去搭下午一點的班機到香港。見了姑媽堂姊和表姪女之後,搭夜班飛機回家。今天好像是半夜1點35分降落台北,估計兩點半前回得了家。然後立志短期之內都不再熬夜了,要像田中耕一郎說的,每天十點前上床睡覺,六點起床,讓身體和人生邁向光明正面的循環∼

(話說回來,今天的挑戰是不要被北京香港和台北三個機場的新流感篩選系統挑出來隔離,不然趕回家就失去意義了。本來是因為明天有演講所以才這麼累轉機然後趕夜班飛機回家的!)

Beijing Day 3

12 月 / 09 / 2009

今天創意營自由創作,沒得觀察,所以下午會出門去銀行、去看朋友的長輩、去買衣服,(小魚本人是南方人,卻是北方人的個子,所以我只有在北京才買得到袖子和上身夠長的衣服啊!)。然後明天搭中午的班機先去香港,看完自己家的長輩之後搭夜班飛機回台灣。所以先來作一下昨天的筆記。

昨天還在旅館時就被通知說,能不能幫Ross Chowles翻譯。Ross今年有當Film Lions(坎城影片廣告獎)的評審,所以在評審團記者會實有匆匆一見。但是當場人太多,沒說到話。結果他在這看到我立刻提起這件事,說他在坎城想跟我說話卻沒說到話。今年在坎城時我的確挺忙碌的。主要就是為後來i@T Festival的活動在奔走邀請講師。記者會我基本上是去完都快閃。

Ross是南非有名的廣告公司邱比特休息室(翻譯為”愛神休息室”可能更好些,英文是Jupiter Drawing Room,以前翻譯錯的時候都翻譯成木星畫室,後來經過Ross本人解釋,這個公司名稱來自一本小說,小說的主題是一家妓院,妓院裡有一間休息室就叫做愛神休息室)的ECD。他自從03年後每年都到創意營,是One show青年創意營的固定班底。所以,以前我都以為他只是愛教而已,昨天去他的教室才發現,他還真的挺會教的。(還是說教學這種事情當然越練習越好。)前一天我在Linus和Alex的教室看到團隊真可以說用在”掙扎”來形容。但是昨天第二天在Ross的教室很驚嚇地發現到這間教室水準相當平均,而且是屬於高水準的平均。而且7個團隊中,(後來發現有一個團隊陣亡了,聽說本來是8個團隊),只有一個”令人擔憂”,當然這組也有一個團隊屬於那種一直要解釋自己的創意不聽老師講的。(主要還是因為聽不懂。我越來越了解到學生回嘴或堅持己見是因為聽不懂。不過就像下課後Ross和Linus在說的:我跟他們講的事情他們現在應該聽不懂,可能10年後吧!)但是總之Ross的教室的團隊水準令人意外地高。在這種狀況下就覺得台灣學生或青年創意不管怎麼樣,有這種場子的時候必須來看看,你才知道你未來的競爭者有多可怕,並且能從他們身上學習。就拿一點來說:去年或前年都看到台灣學生或青年創意的思考靈活,表現大膽,讓外籍指導老師驚嘆欣賞。告訴你,中國學生現在也是這樣。而且他們在展示創意上的”演出”水準非常高。(比這次i@T創意營的網路基因或桑和團隊要好上幾倍喔!)我會覺得,創意營不要說(1)提供跟在中國的4A公司創意總監接觸的機會;(2)有些國際指導老師真的挺不錯的;(3)光是提供一個機會讓台灣青年廣告人活生生看一看中國(現在和未來)的青年廣告人,就是個很重要的點。也許我們可以想一下我們自己的活動要怎麼樣提供以上三點。

Ross的教學方法學有幾個特色:

1. 他也作清楚的筆記。雖然他個子比Rei大好幾倍,所以字也寫得大好幾倍。他也會一邊聽創意一邊用關鍵字記下筆記。他也會一邊修改關鍵字。

2. 我看過最厲害的板書。當團隊全部講完之後,Ross會上台,把團隊寫在黑板上的東西全部擦掉,然後憑記憶(加上邏輯),在黑板上用粉筆非常清晰地把整個概念重新以圖表加上關鍵字的方式整理一次。這點真的很值得指導者學習。因為,的確我在指導時最討厭的是學生跑來說,你上次說什麼什麼。問題是我根本沒這樣說。因為學生聽不懂,或是聽過即忘,然後用他自己的理解再表達出來,就變成一個活生生的”貓在鋼琴上昏倒了”。所以,不能光只是” 說”你的指導。”寫下來”的確更好。畢竟整個過程都是溝通,溝通的目的就是要減少雜訊。我寫這些都是對自己碎碎念。因為原則問題永遠很簡單,但是分別就在有沒有做到。

可能是因為老師很會板書,這一班的學生在提報時也會一邊說明,一邊寫黑板。在創意營中我想這點非常非常之重要,因為光靠翻譯解釋你的投影片一定會有漏失,一邊寫白板,自己把關鍵字寫出來,非常能夠幫助國際老師掌握你的概念。也幫助自己以關鍵字的思考方式掌握概念。看到Ross教室師生的表現之後,我想我回台灣之後要練習寫板書。因為這真的是個好方法。當老師也要get dirty,不能像我以前那樣很怕拿粉筆。(哎!要學習的清單怎麼這麼長!!!!)

3. 我不要看到投影片:Ross指導的團隊一上台就讓我驚艷:他們把所有的關鍵字、設計出的比如說,logo,QQ用的icon,平面廣告的草圖,通通都用A4影印紙一張一張畫好,提報時,提到什麼,馬上拿出來展示。展示創意的效果非常好!看了兩三組之後,我馬上問Ross,這是不是你教他們的?他說,沒錯,我規定他們說,我不要看到投影片。所以他們都用這方式來簡報。我個人剛由所有團隊全部都有用投影片的i@T創意營過來,兩相比較,真的要推薦這種做法。因為提報的目的在於清楚展示創意。Ross的方法非常好。

除了A4紙一張一張,一張一個主題清楚呈現外,還有一點很棒的是,Ross教室的團隊利用板書做創意展示的時候,會讓整個團隊的每個人輪流上去寫一個字。這”關鍵字創意思考法+不用投影片法+讓團隊每個人都有事情做法+利用板書法”效果非常好。因為創意營往往團隊大,團隊大往往會有那種”一個人在講,其他人晾在那”的狀況。Ross教室的團隊很奇妙地展現出很棒的團隊精神。(當然也有一兩個團隊顯然沒有運作得那麼好。但整體水準令人驚訝。)看完Ross教室的簡報,甚至會覺得,要是創意營二輪提案時,還只有一個或兩個人在講,而不是整個團隊演出創意,已經輸了。

4. 提報戲劇化特別指導:創意營第一輪在,準備烤蛋糕。就是把作料通通打下去,打到能倒進模子的程度。然後要能夠烤出一個形狀。昨天我到Ross教室時,大部分的蛋糕都已經烤出來了。在所有團隊全部提報完,Ross也指導他們發展出清楚的創意。(甚至包括廣告的排版、表現方式、和模特兒的表情、姿態、道具。Ross畢竟是個傳統廣告時代就成功的藝術指導。)他又將所有團隊的編號,核心概念都寫在黑板上,(實在是個非常會板書的老師!),然後用板書把每一組在提報的時候應該可以”戲劇化提報”的關鍵也寫出來。

5. 鼓勵鼓勵再鼓勵:Ross和Linus,跟Rei一樣,永遠先肯定。只是Ross更外放,用很大聲的南非腔說”棒!Awesom””特棒Fxxking Awesom!””。並且自備禮物(他的中國未婚妻幫他用毛筆寫在空白T恤上的書法,他每天穿一件不同的,第一天是”無限風光在險峰”,第二天是”脫光光”,第三天是”非中國製造”),每天選一個團隊,或一個表現特別值得鼓勵的人,給出他的特製系列T恤。(比如說,昨天有個提報者因為原來跳舞的素材放不出來,在整個教室大喊跳!跳!跳!跳!之下,就自己跳了一整段sorry sorry舞。他簡報完,Ross立刻起來送上T恤以資鼓勵。)

下課後,在休息室,我跟Ross和Linus說,我好欣賞他們,給評語總是先肯定。(在此跟我的學生們道歉。老師教學也是要一再學習的嘛!而且也跟學生一樣,在學習過程中有作不到或忘記了的地方需要一再被提醒。這就是為什麼老師也要來創意營觀察學習囉!)Ross說,他覺得華人的教育(他是說Chinese,但我覺得適用大部分的華人文化)太偏重指出錯誤。所以他每次來創意營他都盡量鼓勵鼓勵再鼓勵。而Linus則說,其實,他發現,指導創意時,(應該是指他以創意總監角色指導自己的團隊時,因為他說他跟他的partner向來很低調,這次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指導),找出優點,比找出缺點效果更好。與其說”你的問題是這個這個”,不如找到任何有趣的點,鼓勵團隊在那個點上發展,即使是一個小小的點,看看能不能把它作大。後來在休息室裡有學員來向Ross道謝,主題就是:雖然我們的創意很幼稚,你卻一直鼓勵我們,所以非常崇拜跟喜歡你。所以,講師的指導光內容不夠,態度真的也很重要。(加進學習清單!越來越長啊!!我真的很多要學習的!)

最後分享一下Linus所說的一個很重要的人生哲學(忽然扯到Linus,因為我這觀察者多事多到當晚上Linus的演講沒人翻譯,我也匿名上場當翻譯了。我翻譯得很好喔!可見在台北我真的是太累了。):我自己個人很驚訝他以這點做演講的中心主題來跟學生分享,因為,這也是我最近幾年所發現並且決定要改進的事情:大概兩三年前開始,我發現自己太常說”No!”了。不管是路上有人過來推銷、作問卷、試吃,我都立刻閃開。有一天當我發現路上有人要求幫他們拍照,我竟然也馬上說”No!”並且閃開時,開始覺得我的人生態度是不是要調整一下,怎麼可能什麼反應都是馬上”No!”呢?後來我就告訴自己,要比較常說”Yes!” 。(但是還是不喜歡推銷員打電話到我手機給我推銷。)這也就是當我看到Linus在演講中分享的主題會這麼驚訝的原因。Linus說,

要更常說”Yes!”而不是”No!” 只有在真的完全沒辦法說”Yes!”的狀況下,才說”No!” 當你不知道該說”Yes!”還是”No!”, 就說”Yes!”,然後看看事情會如何發展。

寫到這想到,上次網基的Mouse來淡江資傳的課堂上跟學生分享,他送給學生四個字叫做”與人為善“。跟Linus所分享的Yes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好的,我有時間時也是寫這麼長,可見這就是愛碎碎念的本性。總之準備出門囉!

Beijing Day 2.2

12 月 / 07 / 2009

今天還是很累,下午參加創意營跟著講師指導到六點多,之後的講座活動我去一下就不行了。直接回旅館休息。也是因為想把白天的經驗作一下整理。不過卻寫到現在已經半夜還沒寫完。

今天是到One Show 觀察創意營的第二天。也是創意營指導的第一天。下午一去就碰到One Show的主席Calvin,他跟我說:你現在是幫競爭者工作!(意思是說我是坎城的代表。)你來這邊幹嘛?我說:我是來偵查敵情的!

其實我一方面來偵查敵情,一方面也是來學習的。最近都在辦活動,講師又跟自己很熟,而且比如說這次活動,我已經幫rei做第三次助教,開始感覺到我沒有新的input和刺激。不過眾所周知我好管閒事,當我發現教室沒有翻譯,又自己跳下去幫忙。而且還不只英翻中,連中翻英都來。(反正練習英文嘛!我一定要把我的中英文轉換練習到即使當非常疲倦時也要能夠自動翻譯。)今天下午就這樣幫來自紐約Mother的ECD Linux翻譯了11個團隊的指導。他的共同指導是來自馬來西亞的Alex。

Linux的指導方式和去年的Rei很不同。(Rei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棒的指導者。而且我覺得很多Rei的教學方法學是所有創意指導者都必須學習的。但讓我先跳開Rei的指導方法學和指導,來說這次的Linux和Alex。) Linus Karlsson一知道我是坎城在台灣的代表,就跟我說,他跟他的藝術指導夥伴Paul Malmstrom明年就合作20年了,他們想要在坎城搞一個慶祝會。我說好啊!到時候記得通知我。剛剛查了一下,他們之前的有名作品包括MTV的Jukka Brothers。(可惡!剛剛想說去YouTube找一下Jukka Brothers的片子來說明,才發現這邊連YouTube也封了!是怎樣啊!)如果你google "Linus Karlsson&Paul Malmstrom",會發現他們被稱為”瑞典雙人組”(The Swedes),然後他們的作品是那種很爭議性,很詭異,然後會被稱為”對品牌不知道到底好不好”的那種作品。然後他們也不是大廣告公司,而是小型創意公司Mother的創意總監團隊。所以,他的指導和Rei的指導差異之大,是可以理解的。(插播一下:Linux說他跟他partner Paul每天合作八小時,如此合作了20年。我說,這關係比很多婚姻都長了,你們有沒有規定下班之後彼此不連絡啊!不然怎麼受得了。他馬上一副”深得我心”的表情,跟我說的確他們嚴格規定彼此不上班、非公事,絕對不連絡。)

有了這個了解,來看Linux的指導,首先,他的關鍵字是”衝突”(conflict)。他會找出創意中的衝突加以發揮。也會指導團隊由這個關鍵字來思考。

比如說,這次的簡報是李寧。李寧要團隊思考如何讓中國年輕人喜歡李寧,想要買李寧。很多團隊提到中國的85後、90後年輕人其實很懷舊。然後提一堆關於懷舊的例子和執行性創意。Linux就會說:有沒有辦法找一些衝突點,可以同時懷舊,又能前瞻。這個懷舊vs.前瞻的衝突,有可能帶出很有力的廣告創意。我覺得這個指導挺有趣的,因為我們平常想到創意大概就想到一個方向,講懷舊,就一直懷舊下去,跟著想出一大套的執行性創意去衍生懷舊這件事。但的確如果想到懷舊時會記得想到它對面方向的”前瞻”,而且能夠想出懷舊而且前瞻的東西,是還蠻有意思的。

Linux認為衝突很重要,大概也是因為衝突會帶來力量。比如,他也跟團隊說,想要找到有力量的創意,可以回想,有哪個創意是當被提出時討論最熱烈的。如果有這樣的創意,可以回去檢視這個創意引起熱烈討論的理由,然後在裡面找衝突點,由那個衝突點做出發來思考。

一句話能說明的好創意

不管是在台北、上海、還是北京,經常聽到指導老師要求:如果用一句話說明你的想法,你會怎麼說?(這通常是在提出創意者說了一堆話解釋創意,卻沒人聽得懂時。然後接下來就會聽到提創意的人說了一句、兩句、三句,然後還沒解釋清楚。)但是今天Linux提出的解釋,我覺得可以作為”一句創意”的經典解說:(一句話的”話”在這裡是動詞喔!)

當你自我介紹時,你會怎麼介紹自己?假如你的品牌是個人,他自我介紹時會怎麼介紹自己?

這一句話,不只是自我介紹,也是個承諾,比如,當你提到朋友,有些朋友愛八卦,有些朋友很會煮菜,你想聽八卦時,會找愛講八卦的朋友;想吃好菜時,會找善於下廚的朋友。你的品牌也是像這樣。他有什麼是讓人一想就想到他的嗎?

獨特的觀點

Linux的關鍵字是”衝突”。而Alex(我忘了,他好像是靈智的ECD。明天確認一下)的關鍵字則是”獨特的觀點”。我很喜歡Alex對於獨特觀點的一個說明。有學員提到周恩來曾經說過”為中國崛起而讀書”(原來的中文忘了,總之我用英文翻譯成”study for the rise of China”。)Alex立刻用這句話來舉例說明:在這句話裡,”為了國家讀書”就是提出對於”讀書”這件事的獨特觀點。而所謂的創意或概念,就是要提出一個獨特觀點。比如,中國今年在坎城有一件我一直大惑不解的銀獅獎得獎作品,是森馬服飾的影片廣告。(內容是一個體操有夠爛的女生被逐出體操隊後到場上亂搞一番證明自己體操的確有夠爛,然後說:我體操很爛,但我很好看。)Alex說,這個品牌的獨特觀點就是:這是給不運動(或運動很爛)的人穿的運動服。(以上也是一個”一句話”的範例。)這些人運動能力不強,但是他們不care,也不會像Nike或Adidas的消費者一樣追求那些更高更遠更好之類的,看起來好看就好。這就是一個獨特的觀點。

殺手還是教練?

下面要提出的兩點是在創意營中對於接受指導和指導者角色的觀察。首先是,指導者的角色。我覺得,指導老師對自己角色的認知是什麼,決定指導的方式。我的觀察是,指導老師他可以選擇扮演殺手的角色,或是,教練的角色。

殺手角色的指導老師是找出殺創意的理由。(我覺得很多創意總監是扮演殺手的角色。)教練角色的指導老師幫你把有潛力的想法或發現找出來。我們熟悉的Rei,他是個非常非常棒的教練。他能夠幫助團隊找出有潛力的洞察或事實。我覺得創意營需要的是教練。不是殺手。因為,創意營的團隊多半是學生或是資淺的創意,尤其是創意營指導時間很短,光殺掉壞創意是不夠的。(這點我在今天的創意營中體會到,特別寫出來,回去教書的時候要深自惕勵。)但是,學員必須提供足夠的材料。要提出真正多樣化的創意。今天有一組,全部的創意的根基完全一樣,就是,用不同的系統設計一套不同的鞋款。基本上是什麼流行(或他們想到什麼),就用那個設計一套鞋款。所有的解決方案就是”設計一系列鞋款”。當然這個創意思考的問題是根本沒有根據洞察,所以沒有品牌獨特性。但是最基本的問題是,學員沒有了解到,就算換了分類學的參數,(不管是:味道的種類、聲音的種類、魔術的種類,等等),基本上你的公式是:設計一系列的鞋款。像這樣的創意只能算一個idea。不要以為用了11個參數就是11個idea。Rei說創意總監必須要在礫石中找出寶石,但是創意團隊或學員也要儘可能找到更多種類的原石。

創意營教學方法的非系統化

另外一個是接受指導者的心態準備:主要是要體認到,世界上的創意人有各種方法想創意,老師的教法不會相同。創意營老師的教法是不會系統化的。意思是:A老師的教法和B老師會不同。不能把A老師的教法拿來跟B老師過創意。比如說,之前PJ和Rei都比較希望學生多提,概念越多,他們能夠找到寶石的機會也越多。但是如果你碰到一個老師,一來就跟你說:你們這組自己最喜歡的創意是哪個?這時候應該怎麼辦呢?(小魚的建議:你就直接一個一個講。因為畢竟他們都是資深的創意,他們聽到有機會的創意時,自己的腦袋就會進行解析,也會加以回應。不要自己花時間在那邊翻筆記作篩選,畢竟你就是沒有篩選能力才來參加創意營。)只不過,參加創意營因為講師有百百種,一定要隨機應變。不要為你之前遇到過或聽說的老師的教法做了準備,碰到新老師卻沒辦法臨機應變。畢竟隨機應變就是創意人的必要能力。

Rei的教授方法學

雖然說教法不會系統化。並不是說教法不該系統化。既然我已經跟Rei做了一共三次的創意營,連他的評語都會整套背誦了。我來分享一下指導者這邊可以參考的方法學:

首先,Rei會清楚說明他要的創意形式。(這次的創意營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他要的形式了。)其次,Rei會做筆記。時間來得及的話他甚至會幫每個人,或至少是主要的發言者畫小肖像。他會用關鍵字把每組提的創意一個一個記錄下來。然後在每個創意後面打星星。(又是星星!聽說有人問到他為什麼對星星那麼有興趣,他回答是:我想當巨星。)星星左右會加註理由。然後,他會把筆記的第一稿謄寫到第二稿,因此他就會有每個團隊所有創意的清楚記錄。Rei在創意營時要求大家要給創意命名。他也會幫創意團隊修改命名,記在他的筆記上。給評語時,他會先提到優點,再說”但是…… “。還有,我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但是他真誠地對每個人都有興趣,都想聽他們說話。這或許也是讓他能夠”評判創意而不讓人覺得自己被評判”的原因。

Beijing Day 2

12 月 / 07 / 2009

昨天太累了,到北京之後的活動只有”從機場到清大”(要搭機場巴士五號線到中關村,再打的,這樣加起來是32塊錢人民幣),”找到旅館”,”等人來找我去吃飯”,”吃飯”和”睡覺”而已。昨天一起吃飯的有One Show的工作人員,和台北來的Daphne。我們剛在台北辦完活動,馬上過來,而One Show的團隊和我們前幾天的狀況非常類似,就是還在活動期間每天吃不好也睡不好的極端亢奮性疲倦狀態,在計程車上的話題之一是”累”的種類,結論則是:累到碰到枕頭馬上睡著的狀態是屬於初階的累,而累到好不容易直挺挺躺在床上,腦袋卻轉不停直到天亮,馬上又跳起來繼續忙的累是最累的累。好消息是我個人目前終於可以睡著了,今天睡到早上十點才醒來,表示我已經渡過”最累累”,朝”初階累”恢復中。

今年的One show創意營也有近450人,但是因為新流感的關係,被規定不能在一個場地舉辦,所以只好分成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和在傳媒大學分開舉辦。這對主辦單位造成了加倍的人力物力壓力。因為One Show China本來就是一個不大的組織。而要跟兩個學校一起合作辦活動:有的教室多媒體設備不完整,有的教室沒法接Mac,有的教室很詭異,電燈一亮電風扇跟著轉(請想像一下現在北京的天氣),而講師跟接待也得分成兩邊。我現在看活動會以組織者的立場來看,我的個人感受是:台灣要辦像這樣的活動,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One show china他們今年是第八年辦這樣的活動:所有的人力與資源,包括廠商的投資(今年主要贊助者是李寧和HP,昨天的新簡報活動,所有四百多人近五百人到李寧工廠進行工廠之旅,工廠對學員一人送了一雙鞋)與報酬(影片廣告作品刊登在網站上的點閱破百萬,讓廠商感覺賺到),翻譯團隊的動員(我自己有想到如果以後要辦這樣的活動,必須有更多的好翻譯,因為”內容”是活動最重要的核心,翻譯的水準非常重要,但是好的翻譯不是有錢就可以找的。更何況我們很可能沒有所需的經費。我們這行的資深人員必須親自投入,還得有良好的翻譯能力——和體力),場控團隊的組織和培訓。小魚廣告網今年的讀者有大約20多位志工在這次i@T的活動中前期擔任設計、文案、新聞稿和英語新聞稿及邀請函修改,活動中期擔任接待、布展、場控支援、翻譯,很大程度支援了這次的活動,但是我們的人力和能力必須長期培養和發展,而且不能只依靠志願工作者的熱情。我們也得考慮未來活動與組織的發展方向。因為我們不見得想要辦成像One Show這樣,我們得找出自己想要,適合台灣廣告與數位互動產業的方向。

現在是11點半,因為下午1點半開始新簡報的創意指導,我要去教室幫忙(不過剛剛發現本來一直是腫痛的喉嚨,現在正式地沒聲音了耶)。總之現在得get going。因為我還得從旅館找到活動場地的清大美術學院。電腦帶去也沒用,因為應該是沒辦法上網,所以再聊啦!

i@T Festival送機記(全)

12 月 / 06 / 2009

(到了北京之後現在在清華大學甲所所以發佈送機記全文。報告:這邊不能上blogger.com,不能上Facebook,也不能上Twitter。)

現在正坐在桃園機場一航廈華航往香港班機的候機室內,剛剛才完成了一個叫做送機的動作。這個動作從早上五點鐘七人座小巴來接我開始,到八點十五分我才抵達自己的候機室。過程非常好笑。

話說昨天晚上桑河的Johs,網基的Mouse,和布萊梅的Calvin等帶Rei,Naoki和Koichiro等去Barcode玩。因為Naoki說上次去過卡拉OK了,這次要去夜店。我本來猶疑了大概有五個多鐘頭到底要不要去,但是身體狀況實在太差了。加上本來就預定我早上要去酒店接他們到機場順便自己來搭機,所以三心兩意無數次後終究沒去。但結果也一樣只睡了一個鐘頭。因為當我終於睡著,手機響,穿透力的Daphne打電話問北京會合的事情。起來接電話之後又睡不著了。結果最後搞半天只睡了大概一小時左右。早上三點50分鬧鈴響,起來打包行李,然後五點差幾分接我去送機的車就到了,終於準時在差兩分五點半時走進六福皇宮飯店大廳。

五點半,生日和我同一天(而且有些習慣還蠻像的,等下說)耕一郎準時出現。看起來非常累。我問他夜店之旅幾點回來,他說,一小時前。然後很虛弱地說他吃了有芝麻醬的涼麵,豆漿,裡面有蛋的味噌湯,說對半夜的消化系統來說實在太難負荷了。耕一郎說他平常大概12點多睡覺,早上7點起床,很少出去逛夜店。(演講時他提到會跟客戶開很多會,分享想法和世界上的好作品藉機教育客戶,後來我問他,你去跟客戶開這麼多想法的分享會,是約在辦公室還是出去一起吃飯,他說多半還是約辦公室。他並不常外出應酬,我聽到他在第一天i@T晚宴上回答某人的問題時說到他每天七點多下班,然後回家自己做飯吃,每週健身三次,非常注重養身之道,這跟我真的很像。而雖然運動很多身體還是不見得好,這也跟我很像。因為他在飯店也一直喊冷,我說你不是常運動嗎?他回答:可是你看我這麼瘦。)

我跟耕一郎聊他這次來台灣的感受,他說,這次他聽Rei和Naoki的想法,對他也有很多啟發。問他那下次還要不要來,他說好。問他那下次來要不要帶創意營,他也說好。

耕一郎說,他這次來台灣覺得創意營的學員對本身的作品和提報都很熱情。他說,在日本,廣告業對學習沒有我們這次所展現出的熱情。問他講的是傳統廣告還是數位廣告業。他說,數位廣告業也是這樣。耕一郎說,日本的數位和製作公司很多,日本的數位互動創意人也(在國際上)得很多獎,可是,其實仔細看名單,會發現得獎的就是那幾家公司而已,如GT、Projector、777、電通裡面的一個人,Bascule。但是這幾家公司非常密切地相互影響,像他就受到Naoki很多的影響。所以,只要台灣有幾家,不需要很多,一開始只要有一兩家數位公司非常努力,很快就可以創造出很好的成績。

我問他,那下次如果來,他想跟誰一起作創意營,他說,還是想和Rei和Naoki。他又說,Naoki在日本的地位現在非常特殊,他是個真正大師級的人物,我說我好欣賞Naoki的演講和分析,他對事物的解說和描述充滿詩意。耕一郎說,沒錯,Naoki非常會運用metaphor。然後我說,我覺得Naoki這次來跟上次不太一樣,他這次讓我很驚訝地發現他是個很funny的人。耕一郎很驚訝,(大概他一直知道Naoki是個很funny的人。可是我們上次都覺得他很嚴肅。)然後我們就討論覺得這是因為這次Naoki整個用日文來演講,跟上次硬要用英文演講不一樣,用自己的母語演講讓他整個人格特質都表現出來。也有可能是他第二次來,比較放鬆。(但話說後來Rei也覺得Naoki從上次到這次改變很多,他也很驚訝。)

聊到這邊,Rei出現了。一樣是一個行李外搭一個紙箱。之前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Rei旅行會帶一個紙箱。但我沒問。耕一郎看到紙箱問我那是什麼?我就問Rei,Rei說是在日本買的耶誕禮物,我問,為什麼要把在日本買的東西帶來台灣,他說,因為他今天要直接由東京回舊金山。所以他回到東京之後在機場跟家人會合,直接飛舊金山。(話說我有獲得Rei在日本買的禮物。是精油外帶無印的精油噴霧機,他說那是他之前在日本工作時設計的作品之一。他這次只有幫我買禮物,所以活動這幾天我看他上上下下提著那個包裝精美的禮物袋好幾次,我知道那是我的禮物。不過因為我旁邊一直有一堆人,直到昨天晚上活動全部結束後Rei跟我說:跟我來。我才去領到我的禮物。)後來我跟他說因為現在有甲狀腺亢進,這次活動包括開始前幾週我幾乎都沒怎麼睡,他很高興地說:用那個精油!幸好我出門前找時間拆了一下禮物,不然差一點接不上這話題咧!

Rei出現之後,我打電話給Naoki的房間,沒人接電話。我說,沒人接電話耶,可能快下來了。然後開始跟Rei也聊這次的創意營,有沒有什麼要改進之類的。他說,剛開始時以為這次的創意營時間太短,(第一次過創意時,很多組的洞察完全沒有,當時我們說,以後是不是要先開一個準備營;當時他說,下次創意營第一次過創意營時要只過洞察跟概念敘述這兩件事。)結果後來發現其實這次的設計剛剛好。他說覺得One Show創意營時間又太長了,導致指導的過程會開始重複。他也覺得這次整個活動的天數設計得剛剛好。然後我問說這次沒帶他們去上次去的那種溫泉渡假旅館,他會不會介意。他說他覺得這次的旅館比較好。而且床鋪真的很舒服。(我當時考慮選定六福皇宮可是有考慮到他們的床鋪號稱專利特製,非常好睡。去勘查旅館時還特別都有把床按一按咧!)而且這次的航班也比上次安排的時段好。上次他搭夜班飛機來,晚班飛機走,這次我逼他多付200美元把夜班改成日班,回程他自己就跟著改早班,結果我們都覺得這樣安排是比較好。(這些細節可都是很重要的經驗啊!)

聊天的過程中時間不斷流逝,耕一郎說他覺得應該要打電話給Naoki,我就再打一次。暍!Naoki竟然在房間接電話。(這時候大家等他有半小時以上了吧!送機的司機都衝進來抱怨說等太久他下一趟預約要趕不上了。)我說:我們在大廳等你喔!他說好。我們想他大概五分鐘就會下來吧!於是繼續聊天,結果又過去15分鐘。Naoki還是不見蹤影,耕一郎開始緊張,親自跑上去Naoki的房間。下來以後他說:Naoki說他以為是六點半出發。我說:什麼?Rei說:Naoki知道五點半要出發的,因為他和耕一郎都知道。又繼續聊天一陣,還是沒看到Naoki,Rei說:Jacqueline,該你上場了。耕一郎告訴我Naoki的房號,我就跑到八樓他房間外面,按電鈴,然後喊:Naoki!只見打扮時髦的Naoki笑呵呵地開門說:七點半出發對嗎?(W.H.A.T!!!!)我說:不對,我們必須在五分鐘之內出發,你做得到嗎?他說:好。我問他說:那你昨天有從minibar拿東西嗎?(我想先問好可以請飯店先出帳單。他下來只要簽名就好。Naoki就讓我進門然後指著Minibar冰箱裡跟我說:喝了這個,這個,那個,那個。關起冰箱,拉出上面的零食櫃,又說,還吃了這個跟這個!他昨天在旅館不知道怎麼搞得竟然從Minibar裡面拿了好多東西吃喝。(ITO桑!土象星座中年後很容易發胖耶!這樣吃垃圾食物可以嗎?)我放棄記憶,衝到樓下跟櫃台說,請馬上派一個人去房間點客人的minibar,點完幫他開帳單!櫃台打電話給房務,房務還沒查完,Naoki終於下來了,第一句話就是跟我說:還有一個小瓶的龍舌蘭酒!是很小瓶的!然後比給我看。我就站在櫃台前面,看著Naoki,但是我分不出來他當時是什麼狀態,所以放棄說話,讓櫃台去處理他的Minibar帳單。

這次Naoki和Koichiro來台灣的時候錯過航班,Naoki到了台灣看到我時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這是我第一次錯過航班。這時我跑去跟Rei和Koichiro碎碎念,說Naoki是不是即將創下一次旅程中兩次都錯過航班的記錄(問Mouse或A-Wing就知道小魚的碎念非常可怕的!)。耕一郎聽了之後似乎有點驚慌。Rei趕忙安慰他說,上次錯過航班時那天的大塞車的確不是一般狀況。我也趕緊安慰耕一郎說到機場最多只要40分鐘,不會錯過航班的。這時候一邊在等他的帳單的Naoki一邊回頭問說:真的不是六點半出發嗎?你們真的從五點半就開始等我嗎?Rei和Koichiro一邊笑一邊回答。然後跟我說Naoki回到旅館之後一看時間,自認為:嗯∼還可以好好睡一覺!就倒頭大睡。Rei自己則是沒有想要睡,想說瞇個五分鐘吧!結果馬上睡著一直睡到我打去叫他起床。Rei跟Naoki說我們一共打了兩次電話,派遣了兩次人力,才把他弄下來。終於上車之後,Rei用聽來非常嚴肅的日語說“Ito-san!”(重音放在”san”上面)好像在數落他。然後回頭笑著跟我說他在教訓Naoki,說他要害我們通通誤機了!(其實Rei年紀比Naoki小,但是他在三個人中總是毫不遲疑擔當起領袖的角色。)過了一會之後,Naoki回頭跟我說:Jacqueline,對不起。我跟他說,“沒關係,你回去之後只要把書寄給我,我就原諒你。” (我很想擁有Naoki的新書,和他新書的中文版權啊!)他立刻說好。然後我下一秒鐘就從我的書包裡摸出名片遞過去,跟他說“地址在這”。然後問他的書要不要出中文版,他問我,誰會翻譯。我說,“靜慧會翻譯。” 他說,“好。” Naoki看起來好像真的搞錯時間,露出無辜的表情。不過他來台灣之前幾乎都沒有回我們的email,我們這次幫講師作的布旗結果Rei和Naoki最欣賞的是耕一郎的耕字旗,特別是特選的布料。(我之前開簡報時說我要給耕一郎 “龍袍黃”,搭配他的皇室氣質。)他說為什麼他的是英文字,我跟靜慧都說,我們寫信問你你都不回啊!他也露出同樣的無辜表情說:你們有寫email給我?一定是系統把你的email擋住了!(馬上被我質疑為什麼你家的系統要擋我的email?)結果他幫我簽名時還特別在簽名上寫“我很抱歉”,我拿到簽名時沒看,後來耕一郎特別給我使眼色,我低頭一看看到“我很抱歉”,當時也是馬上跟Naoki說,“你寄書給我我就原諒你”,Naoki說,好。我還繼續碎念他說:“要真的寄,不是回去就忘記,然後又不回信。”Rei在旁邊聽到我碎念Naoki則爆出狂笑。因為Naoki出名的不回信,活動之前我甚至特別把大會的eDM撤回來請美術加上“主辦單位保留更換活動內容的權利”的但書,然後在跟Rei打Skype時作可憐狀,讓Rei幫忙寫信去跟Naoki說“Jacqueline很擔心你都不回信”,才終於收到他兩封回信。然後就是接著六封的不回信。

Naoki在車上特別提到這次桑河演出Mr. Cash的那位Mr. Cash小姐,稱讚她是他在這次創意營指導中最聰明的學員。而Rei也在我們在旅館閒聊時提到,他覺得台灣女生比上海女生cute。我問他是不是指Mr. Cash小姐。Rei說,他們去Barcode那天晚上Mr. Cash小姐也有去,出現時盛裝打扮也化妝了,非常美麗,連Rei也為之驚艷。Naoki後來把自己的布旗特別送給Mr. Cash小姐,原來是因為從創意營指導時就非常欣賞她。Naoki另外最欣賞的一個人是我們這次特別從上海回來當志工的Gason。(就是去年跟我們去One show創意營然後當場在午餐桌上被上海Tribal DDB挖角的Gason。Gason的老闆William這次一聽說有Soga Soga Eureka活動,就自費幫Gason出機票並且放他假讓他回來,而Gason也因為是我們的志工團的成員,從頭到尾聽了Naoki的指導。這點也讓Naoki非常欣賞。Naoki說他一共跟Gason聊了有20-30分鐘,非常欣賞他。)Rei則把自己的布旗送給我們這次小魚團的志工Mickey,也是去年此時一起去One show時認識,但是這次剛好辭職所以從講師剛到台灣時一直到最後全程陪伴的小魚團志工。Rei特別欣賞的人則是這次小魚志工團中扮演吃重角色的A-Wing。提起她好幾次。由ADK特別邀請來日文翻譯的靜慧也獲得很多稱讚。但是Rei說他這次給自己的演講只打了B+,我問他說是不是因為我才把他的演講打B+,他說不是,是因為他前段講了太久,直到看到後面時間提示板剩下10分鐘才開始講正題,後面就一直趕進度。所以他給自己打B+。(B+是AKQA內部的一個笑話,Rei的黑色圍巾上有別一個很可愛的圓形別針,上面是白色星星裡面寫一個B+。Rei說AKQA的一個員工自費做了一堆這種小別針給他,說因為他在公司裡面每次下屬提報時他都會打分數。而分數從來沒超過B+。所以這個人大概是為了抗議做了一堆這種別針來送他。)我問他說,你真的沒給過B+以上嗎?他開玩笑先答說,不對,事實是他沒給過B減以上。後來才說,其實他六、七月時有給過一次A+,因為當時AKQA在一項比稿中獲勝了。後來我跟他說,我對他最有興趣的地方就是他的人格特質。他具有一種能力,能夠評論別人的表現而不讓人認為他是在評判對方。這句話很難翻譯得好,我當時是用英文說他讓我最佩服的是他可以Judge people without being judgemental。所以他竟然可以對下屬作那種每次評分的事情而不讓下屬生氣。要是我對我的學生這樣他們就抓狂了。結果他在創意營的頒獎典禮兼說明會上竟然就活生生引用我的這句話,教導現場的創意總監,和未來的創意總監們,在給評語時要能夠做到Judge people without being judgemental。不過因為真的太難翻譯得好了,加上當時身體狀況弱到最低點,我當時聽到這句其實是來自我自己的話時竟然沒辦法翻好。

結果我們快七點才到機場。大家都沒有誤機。Naoki很開心地跟我說:沒有誤機耶!給我看他還是日本時間的iPhone上的鐘。(害我看到快一小時的時間嚇一跳。)

Rei一到機場就一溜煙跑去找推車,然後跑去ANA的櫃台Check in,我則先去跟Naoki和Koichiro道別。而且,這次打定主意,非常堅決地跟Naoki說,我要跟你說再見,而且不可以只握手,然後張開雙手,所以我這次終於抱到他啦!(他上次來台灣走的時候竟然給我握手道別。這次來台灣我去接機時他也給我握手,害耕一郎也學他只有跟我握手。然後抱完之後,Naoki還在跟我拉手說,要保持連絡。我抱完Naoki之後再去抱耕一郎。邀請他隨時來台灣玩。他也說,日本跟台灣很近啊!才三小時。跟這兩個人道別完之後,我去找到在另一邊check in的Rei,陪他check in。他說他也要去跟這兩個人“適當地”道別。我就帶他去找還在check in的Naoki和耕一郎。因為很大隻的Naoki一直抱怨說經濟艙位子“超級小”,所以說要花錢升等。不知道後來有沒有升等成功,但是總之因此他們花了很久時間才Check in完。)幸好是這樣,所以Rei Check in完我們過去找Naoki和Koichiro時剛好他們也才剛剛正在托運行李。我就跟Rei也擁抱道別,約好今年六月坎城再見,(Naoki也會去。Koichiro說他還不知道會不會去。)然後去一航廈搭我的飛機。很奇怪的事情是,上次10月份辦活動,Tony和Sofia要走時我哭得還蠻傷心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掉不停。)但是每次跟Rei他們道別我都不會想要哭咧!大概總是覺得一定還會再見面吧!

Rei說他願意再來作創意營喔!希望我們真的可以再邀請他們來!

 12.6-10 北京,香港

12 月 / 05 / 2009

本來已經累到覺得生病了,想取消前往北京的行程。還是決定要去。

中國封鎖了我寫blog用的blogger.com,所以在北京時應該無法寫blog。先跟大家說一聲。

會試試看能不能上PlurkFacebookTwitter。但是如果住的是大學校內的旅館,有可能也沒法上國際網路。總之看看囉!

謝謝大家

12 月 / 05 / 2009

活動即將結束了,想要感謝所有小魚廣告網的讀者志工們,你們讓我覺得非常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