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布膠帶、瑞士刀、團隊合作 造就創意科技超級天團 The SuperGroup——記 2014 年第六屆 i@T Festival

十一月 / 12 / 2014

 

05_iatFestival

2014 年第六屆 i@T Festival  主視覺由橘子磨坊設計,有關講師的細節畫得分毫不漏,大受講師讚賞。你知道為什麼背景有十字架、法國號,隧道和舞台嗎?看講師簡介

(2014.11.12)他們自稱「超級天團」(the SuperGroup),看「馬蓋先」長大,「天龍特攻隊」(the A-Team)影集的「怪頭」是他們的精神導師。在創意界他們像「黑色追緝令」裡的「狼先生」(the Wolf),專門解決問題。「那,案子到你們這邊時是不是都已經蠻趕了?」小魚問。「就是啊,一般來說他們都先問過很多人,沒辦法解決,才會來找我們。」「那你們收費會不會很高?」小魚再問。「其實沒有很高。比別人高一點點而已。重點就在如何拿捏那一點點。」「超級天團」創辦人與創意總監 Brad (下圖中)瞇著眼,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捏在一起,比出「一點點」的手勢。

IMG_9660

左起:「超級天團」資深開發領導 John Preziotti,創辦人 Brad Lewis,創辦人  Gabe Aldridge 在活動前一夜勘察場地時,擺出此行在台灣觀察選舉廣告學到的姿勢拍照。

 

可口可樂「小小世界販賣機」

2012 年,雪梨 Leo Burnett 的文案 Justin Carew 和 藝術指導 Iggy Rodriguez 在集團內的主動提案徵稿中提出了後來「小小世界販賣機」(Small World Machines)的創意。這兩位「傳統創意」其實對技術一點都不熟悉,正是因此,他們才提出了當時還沒有技術可執行的「讓兩個完全被分隔的國家人民眼對眼、手貼手互動」的創意。由於雪梨 Leo Burnett 手上沒有可口可樂業務,因此由芝加哥 Leo Burnett 去接觸可口可樂,並說服可口可樂「買下」創意。

客戶買單後,所有詢問的執行公司卻都回絕這個案子,表示並不存在「眼對眼、手貼手」互動的解決方案。最後,可口可樂要 Leo Burnett 去找「超級天團」問問看!善於扮演 the A-Team 的「超級天團」也不負客戶期望,提出後來申請專利的解決方案,並在碰到包括一次政變在內,劇情還真不遜「馬蓋先」或「天龍特攻隊」影集的狀況下成功執行。——「小小世界販賣機」實際上執行了兩次。第一次,人員機具都已經就定位,巴基斯坦發生政變。所有人員立刻撤出。「我們打電話到旅館跟(『超級天團』找到已經歸化為巴基斯坦公民所以可以去巴基斯坦的) Amir 說:『現在有人會來敲你房間的門。如果看是沒武器的,馬上跟他去機場。』」也是「超級天團」創辦人,還是正港東正教神父的 Gabe ,歷歷如繪描述當時的狀況。

 

可口可樂「小小世界販賣機」

「小小世界販賣機」個案後來在 2013 年坎城創意節中獲得共 15 個坎城創意獎,也入圍首屆 Innovation 科技創新獎。可口可樂公司的 2013 年坎城創意節會後新聞稿寫道「2013 年度可口可樂在坎城創意節所獲的獅子獎座,幾乎一半都來自『小小世界販賣機』。」「超級天團」也因為要在科技創新獎的現場評審做簡報,而在 2013 年第一次來到坎城參加坎城創意節。那也是兩位創辦人 Brad 和 Gabe 與科技領導人 John,和一直都只在視訊上見面的 Iggy 和 Justin 第一次真的「見面」。——「小小世界販賣機」現場活動執行時,Iggy 和 Justin 與 Amir 去巴基斯坦。John 和 Gabe 則去印度。在坎城之前,他們也是在「小小世界販賣機」上線後,透過螢幕上的高解析度真人影像,才第一次好好看清對方。其實,就連印度可口可樂和巴基斯坦可口可樂的員工,也是透過小小世界販賣機,第一次與對方「見面」與互動。

 

你夠熱情嗎?太好了,因為我們也是

2014 年,由 i@T Festival 創始以來就擔任策展人的小魚,在坎城與「超級天團」首次見面,其實今年 i@T Festival 的策展條件非常窘困,直到在坎城現場還根本不知道今年到底能不能辦。首次談話的主題幾乎都在說明各種限制。(總結一句話是:我們沒有錢。)說到小魚自己很心虛地問:「你們會不會沒辦法來?」但在談話中,John 忽然問小魚「你就是那種很熱情,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會一直努力直到做出來的人對吧?」小魚點頭。John 說:「太好了,因為我們也是!!!」於是,好像通過某種測驗,「超級天團」答應來台灣擔任第六屆 i@T Festival 創意營的講師。

 

DSC_2475

2014 i@T Festival 創意營第一天會後合影,左起:John、Brad、Gabe,和策展人小魚。

「超級天團」重視熱情,更完全不懼表達熱情。小魚在 6 月 19 日第一次跟他們見到面。坎城創意節 6 月 21 日結束。6 月 24 日和 27 日就收到他們的來信,熱情洋溢表達「我們已經開始想你了!」「此行的重點之一就是跟你見到面!」一直到 10 月 13 日他們到台灣,中間大概交換了有超過 200 封電子郵件。而「等不及到台灣!」「等不及活動開始!」這樣的話更是出現無數次。有效激勵小魚和 i@T 夥伴克服障礙,串聯起舉辦第六屆 i@T Festival 需要的資源。

 

「章魚派」 OctoPi 登場

活動前一個多月,「超級天團」提出想法,和關於這次創意營的文件。但我們看到這文件的第一個反應卻是 (害怕地)尖叫。「超級天團」事前詢問過我們參與的團隊組成狀況。我們告知是「數位互動公司的專業者團隊」。於是他們很高興地說,要用包括 Raspberry Pi 和汽車電池在內的八物件進行挑戰賽。等到他們發現我們連 Raspberry Pi 是什麼都搞不清楚,更一直擔心汽車電池會爆炸時,就把這當「問題」,默默尋找「解決方案」。小魚當時去新加坡參加 Spikes Asia 亞洲創意節,十天沒跟他們說話,回來後重新對話時,「超級天團」說,已經幫我們開發出「章魚派」OctoPi 了。

 

「超級天團」的 John、Gabe 介紹章魚派。Brad 在中間搗亂。

 

「章魚派」OctoPi 是以單板電腦 Raspberry Pi 樹莓派為基礎,這也是名稱中「派」這個字的由來。並結合兩個 Arduino 單晶片微電腦,改寫三種程式語言,讓使用者不必學習任何程式,就可以以簡單指令指揮物件。「章魚」之名則來自章魚派可外接的燈光、聲納、相機、HDMI 投影機、電源開關、聲音輸出等,如章魚有多手。基本上,「章魚派」涵蓋大多數體驗性裝置所需的物件輸出端點,是為快速創造原型所設計的教學裝置。但為一個只見過策展人一面,先前完全沒有淵源,也沒有報酬,更遠在異國和遠方的創意營隊花費大量時間、精力打造專屬裝置,只是因為「我們答應要來」,則可見「超級天團」的個性與能力都非比尋常。

 

表演藝術式的團隊合作

「超級天團」一來就是三位講師,沒辦活動時他們都在幹嘛呢?——講話,不停講話。但事實上他們也不是只在講話,而是在——排練。

「超級天團」的成員都有表演藝術背景,Gabe 在跟工作人員聊天的過程中,還曾經一一點名,問在座的人有沒有玩樂團或劇團。他們認為,樂團或劇團經驗,能造就很好的創意人員——樂團或劇團成員都要一再 思考「舞台」和「演出」的效果。準備演出要團隊合作,也要製作道具,這些都是創意科技公司最好的訓練。他們來台後到活動前,一有時間,三個人會聚在一起,一再演練跟調整後來講座和創意營的內容。每次「排練」的時間可長達數小時。其實這次來台的三位講師都是科技人背景,但是他們跟一般的科技人相比,口條非常練達,文化與教育背景的差異之外,「一再排練」這件事想必也大有幫助。

「超級天團」的作業另一特色是:真正的團隊合作。前面提到他們一直在「排練」,是因為公司有專人幫他們「寫劇本」。他們會把關於內容的想法錄下來,用「聲音轉文字」的軟體轉成文字傳給這位「劇作家」。劇作家就會把該怎麼說,要搭配什麼樣的投影片內容準備好回傳給他們。「超級天團」能為一個遠在台灣的創意營就特別開發學習專用的章魚派,並打造 10 個機器,還能放公司三位實際的營運主管到台灣一整個星期,也是因為團隊合作。

「超級天團」連兩位創辦人在內共有 22 名員工,為了這次的 i@T Festival,由 7 位成員組成的核心團隊每天花 15 分鐘開動腦會議。然後花兩個月時間開發了章魚派。整個準備過程中,「超級天團」幾乎每位成員都有參與:核心小組發想活動內容,寫「劇本」的同事做投影片和講稿。開發人員設計章魚派,改寫程式語言,設計人員設計了專用的章魚派 logo,寫文件的人幫忙寫技術文件。「超級天團」內許多人都學會用銲槍,幫忙銲接章魚派,以便趕上國際快遞的取件期限。全公司更在此行三位講師搭機來台前通力合作,一周內進行六個提案,以便讓他們能夠如期來台。讓創辦人 Brad 在活動成功舉辦後,小魚問「為什麼你們可以來一整個星期幫我們做這麼好的創意營?」時,老神在在回答:「因為我們時間管理很棒,所以可以把其他所有事情都排開啊!」

 

IMG_9815

「超級天團」為 2014 年第六屆 i@T Festival 特別打造的章魚派,圖為創意營進行中學員七手八腳實作畫面。

 

「表演藝術」式的思維也表現在他們的「道具」運用上。超級天團此行三個人帶了十件行李,又自費用兩家不同的國際快遞公司快遞兩箱包裹,內容包括七台「章魚派」(另外三台,包括第一台原型機,他們隨身帶來,說是要「分散風險」)、大、小禮物(含給創意營前三名團隊的「水晶」獎、「火炬」獎,和「怪頭」獎,以及貼帆布膠帶用的「超級天團帆布膠帶貼紙」)、九個英文鍵盤(怕中文鍵盤不能打英文特別採購帶來)、迷你個人電腦、投影機(就是當初兩次運到巴基斯坦去的同一台投影機)、「超級天團」牌瑞士刀、棒球帽、貼身腰包、T 恤、胸章……林林總總。這些全都是為了「舞台效果」。

 

瑞士刀和帆布膠帶

上面貼有「超級天團」logo 與他們的創意科技箴言「輸入——帆布膠帶——輸出」貼紙的帆布膠帶,是「超級天團」特別帶來,本來要跟他們訂做的「超級天團瑞士刀」(右圖)一起送給每位參與這次創意營的成員。瑞士刀被海關扣下,後來送回美國了。但是這次創意營中每位參與者拿到的帆布膠帶都是講師親自去採購的,貼紙也是講師在創意營第一天活動結束後親自貼的。請大家珍惜使用,並拿來創作很棒的創意科技作品。「超級天團」說,他們當初就是用帆布膠帶跟珍珠板紮出 「小小可樂販賣機」的原型,賣給大客戶可口可樂,和很 tough 的大廣告公司 Leo Burnett。可以說,帆布膠帶就是創意科技的原點。

 

IMG_9705

創意營正式舉辦前一個晚上,「超級天團」星夜重新組裝、測試章魚派。

IMG_9669

圖中螢幕的底圖是講座投影片,左下角是章魚派的開機畫面。活動前一夜,John 整個晚上都在重焊章魚派的動態偵測裝置並且重新測試。Brad 則親自排好全部桌椅。

 

別等案子來了才研究

DSC_1916

Gabe 分享「超級天團」心法:花很多公司的錢、花很多公司的時間、持續破壞公司資產、要冒生意風險、盡力努力被忽視。

超級天團的商業模式是,除了常規客戶,他們更愛擔任解決問題的「狼先生」角色。這也意味他們往往必須在較短的時間內,解決客戶已經繞其他溝通公司一圈都無法解決的問題。這更意味,他們不能等到案子來了,才開始研究解決方案,而是平常就要花錢、花時間、花精力,熟透任何能夠利用的技術。

在 2014 年 i@T Festival,「超級天團」跟大家分享,讓「超級天團」之所以可以是「超級天團」的心法其實很簡單:花很多公司的錢,花很多公司的時間,持續破壞公司資產,冒人家不會冒的險,努力被忽視。還有,上面這張相片沒有拍到的投影片最後一行文字:(像邱吉爾一樣)做個固執的老頭,也就是:絕不放棄。

以「小小世界販賣機」為例:當這個案子到「超級天團」手上時,已經被所有其他公司拒絕,但「超級天團」知道這個案子有可能執行。這是因為他們之前早就研究過 3D 眼鏡,知道 3D 眼鏡成像的原理,或許可以克服「透過某人自己的影像對他攝影」這個挑戰。在「超級天團」,只要任何最新科技,都會買兩套回來研究,「一套拆解,一套應用」。而誰出的主意想要玩這個新科技,誰就得負責辦一個 workshop,把這個科技的所有可能性,包括可能的創意應用,全部都做出來讓所有人體驗。這些預先投入的金錢跟人力,當然都無法跟客戶報帳,但是可以保持全公司的活力與水準,而且只要能夠實際在專案中應用一次,就值回投資。

Coca Cola Small World Machines – Innovation from John Preziotti on Vimeo.

「小小世界販賣機」技術篇,這支影片解釋「小小世界販賣機」的技術原理,幫這件作品在 2013 年坎城創意節 Cyber Lions 網路創意獎中獲得最佳科技應用金獅獎。也在 Innovation 坎城科技創新獎入圍。

 

2014 i@T Festival 的開場演說中,當講到上面這一段,身為創辦人,也是老闆的 Brad ,笑問另一位創辦人暨老闆 Gabe:開發「小小世界販賣機」的過程中你們一共買了幾台投影機?答案是:14 台。每台投影機多少錢?答案是:1,000 美元左右。而身為科技領導人(也是公司資產破壞長)的 John 則補上當時公司流傳的笑話,也就是:等到耶誕節,公司每個人都會拿到一台投影機當耶誕禮物。光測試投影機就花了台幣 42 萬元,至今「超級天團」庫房內還有「堆積如山」的投影機。(對了話說,知道他們試來試去最後選了哪個品牌的投影機嗎?——就是台灣的 BanQ 啊!)

這個案子也是「超級天團」「敢冒別人不敢的風險」的範例:其他公司全部拒絕這個案子,「超級天團」卻願意試試看。而且一再嘗試不成功,也不願放棄。一年內 15 個坎城創意獎,得來完全不僥倖。

「盡最大努力被忽視」的意思,則是:科技應該看不到。「小小世界販賣機」在巴基斯坦和印度上線時,使用者走向機器,自然而然知道該如何開始互動,享受這互動。「要是使用者看到你的作品時的反應,卻是『這科技好棒』,這是失敗。」

 

互動三要:輸入、邏輯、輸出

DSC_1967

「超級天團」的 John 解說「互動三大要」:輸入、邏輯、輸出。

 

2014 年  i@T Festival 的主題是「創意科技」。「超級天團」想要帶給我們的,則是駕馭科技的能力。很多人恐懼科技,但「超級天團」說,創意科技其實很簡單:就是「輸入、邏輯、輸出」。比如,對著麥克風講話,聲音就會放大,這就是「輸入、輸出」。再加上指揮「輸入」和「輸出」的「邏輯」,就組成互動的三要了。一般人恐懼的其實跟這三要無關,是背後的科技。這是為什麼他們開發了「章魚派」,讓創意營的成員只需要關注「輸入」、「輸出」和「邏輯」,就能快速打造創意體驗。

2014 年 i@T Festival 創意營也就在首先對於「輸入」「輸出」和「邏輯」進行思考的紙筆練習,其後到實作教室進行「章魚派」使用教學,以及創意營簡報後,結束第一天活動。創意營第二天,參與的八個團隊,利用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進行體驗性裝置原型打造,並在下午三點起進行各組簡報,最後到大禮堂做頒獎和問答。並在下一場活動的主辦單位幾乎破門而入的威脅下,依依不捨結束兩天精彩的創意營。「超級天團」最後向這次參與創意營的每位成員致贈由他們親自貼上專用貼紙的「超級天團帆布膠帶」,希望每一位成員成功打造精彩的創意科技體驗。

 

創意營可丟2創意營可丟

創意營風景。

DSC_3492

2014 年第六屆 i@T Festival 大合照。

DSC_3328

2014 年 i@T Festival 創意營頒發第二名「火炬」獎。

IMG_0055

「超級天團」自備 30 年歷史的「怪頭」經典公仔當第一名獎品。

DSC_2694

「超級天團」為了幫助創意營學員思考創意科技應用,還把 Oculus Rift 帶來讓大家親自體驗。

IMG_9844

「超級天團」的 John 為了讓 Oculus Rift 體驗更加印象深刻,親自拿電風扇製造特效。(真的有差。)

DSC_2490

「超級天團」為 2014 年第六屆 i@T Festival 打造 10 台第一代章魚派,並將原型機贈送給本次大力贊助 i@T Festival 的淡江大學資訊傳播系。圖為系主任孫蒨鈺受贈章魚派原型機。

2 Responses to “帆布膠帶、瑞士刀、團隊合作 造就創意科技超級天團 The SuperGroup——記 2014 年第六屆 i@T Festival”

  1. […] 年 i@T Festival的來龍去脈與舉辦過程,請看小魚精彩的會後報導。 Tags: i@T Festival […]

  2. 小魚 說:

    2015 年,我們的超級天團創意營要前進坎城了:https://www.facebook.com/kleinerfisch.tw/posts/92082603127418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