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One Show華文青年創意營’

踏上回家的路啦∼

十二月 / 10 / 2009

又到了回家的時候了∼現在要去搭下午一點的班機到香港。見了姑媽堂姊和表姪女之後,搭夜班飛機回家。今天好像是半夜1點35分降落台北,估計兩點半前回得了家。然後立志短期之內都不再熬夜了,要像田中耕一郎說的,每天十點前上床睡覺,六點起床,讓身體和人生邁向光明正面的循環∼

(話說回來,今天的挑戰是不要被北京香港和台北三個機場的新流感篩選系統挑出來隔離,不然趕回家就失去意義了。本來是因為明天有演講所以才這麼累轉機然後趕夜班飛機回家的!)

Beijing Day 3

十二月 / 09 / 2009

今天創意營自由創作,沒得觀察,所以下午會出門去銀行、去看朋友的長輩、去買衣服,(小魚本人是南方人,卻是北方人的個子,所以我只有在北京才買得到袖子和上身夠長的衣服啊!)。然後明天搭中午的班機先去香港,看完自己家的長輩之後搭夜班飛機回台灣。所以先來作一下昨天的筆記。

昨天還在旅館時就被通知說,能不能幫Ross Chowles翻譯。Ross今年有當Film Lions(坎城影片廣告獎)的評審,所以在評審團記者會實有匆匆一見。但是當場人太多,沒說到話。結果他在這看到我立刻提起這件事,說他在坎城想跟我說話卻沒說到話。今年在坎城時我的確挺忙碌的。主要就是為後來i@T Festival的活動在奔走邀請講師。記者會我基本上是去完都快閃。

Ross是南非有名的廣告公司邱比特休息室(翻譯為"愛神休息室"可能更好些,英文是Jupiter Drawing Room,以前翻譯錯的時候都翻譯成木星畫室,後來經過Ross本人解釋,這個公司名稱來自一本小說,小說的主題是一家妓院,妓院裡有一間休息室就叫做愛神休息室)的ECD。他自從03年後每年都到創意營,是One show青年創意營的固定班底。所以,以前我都以為他只是愛教而已,昨天去他的教室才發現,他還真的挺會教的。(還是說教學這種事情當然越練習越好。)前一天我在Linus和Alex的教室看到團隊真可以說用在"掙扎"來形容。但是昨天第二天在Ross的教室很驚嚇地發現到這間教室水準相當平均,而且是屬於高水準的平均。而且7個團隊中,(後來發現有一個團隊陣亡了,聽說本來是8個團隊),只有一個"令人擔憂",當然這組也有一個團隊屬於那種一直要解釋自己的創意不聽老師講的。(主要還是因為聽不懂。我越來越了解到學生回嘴或堅持己見是因為聽不懂。不過就像下課後Ross和Linus在說的:我跟他們講的事情他們現在應該聽不懂,可能10年後吧!)但是總之Ross的教室的團隊水準令人意外地高。在這種狀況下就覺得台灣學生或青年創意不管怎麼樣,有這種場子的時候必須來看看,你才知道你未來的競爭者有多可怕,並且能從他們身上學習。就拿一點來說:去年或前年都看到台灣學生或青年創意的思考靈活,表現大膽,讓外籍指導老師驚嘆欣賞。告訴你,中國學生現在也是這樣。而且他們在展示創意上的"演出"水準非常高。(比這次i@T創意營的網路基因或桑和團隊要好上幾倍喔!)我會覺得,創意營不要說(1)提供跟在中國的4A公司創意總監接觸的機會;(2)有些國際指導老師真的挺不錯的;(3)光是提供一個機會讓台灣青年廣告人活生生看一看中國(現在和未來)的青年廣告人,就是個很重要的點。也許我們可以想一下我們自己的活動要怎麼樣提供以上三點。

Ross的教學方法學有幾個特色:

1. 他也作清楚的筆記。雖然他個子比Rei大好幾倍,所以字也寫得大好幾倍。他也會一邊聽創意一邊用關鍵字記下筆記。他也會一邊修改關鍵字。

2. 我看過最厲害的板書。當團隊全部講完之後,Ross會上台,把團隊寫在黑板上的東西全部擦掉,然後憑記憶(加上邏輯),在黑板上用粉筆非常清晰地把整個概念重新以圖表加上關鍵字的方式整理一次。這點真的很值得指導者學習。因為,的確我在指導時最討厭的是學生跑來說,你上次說什麼什麼。問題是我根本沒這樣說。因為學生聽不懂,或是聽過即忘,然後用他自己的理解再表達出來,就變成一個活生生的"貓在鋼琴上昏倒了"。所以,不能光只是" 說"你的指導。"寫下來"的確更好。畢竟整個過程都是溝通,溝通的目的就是要減少雜訊。我寫這些都是對自己碎碎念。因為原則問題永遠很簡單,但是分別就在有沒有做到。

可能是因為老師很會板書,這一班的學生在提報時也會一邊說明,一邊寫黑板。在創意營中我想這點非常非常之重要,因為光靠翻譯解釋你的投影片一定會有漏失,一邊寫白板,自己把關鍵字寫出來,非常能夠幫助國際老師掌握你的概念。也幫助自己以關鍵字的思考方式掌握概念。看到Ross教室師生的表現之後,我想我回台灣之後要練習寫板書。因為這真的是個好方法。當老師也要get dirty,不能像我以前那樣很怕拿粉筆。(哎!要學習的清單怎麼這麼長!!!!)

3. 我不要看到投影片:Ross指導的團隊一上台就讓我驚艷:他們把所有的關鍵字、設計出的比如說,logo,QQ用的icon,平面廣告的草圖,通通都用A4影印紙一張一張畫好,提報時,提到什麼,馬上拿出來展示。展示創意的效果非常好!看了兩三組之後,我馬上問Ross,這是不是你教他們的?他說,沒錯,我規定他們說,我不要看到投影片。所以他們都用這方式來簡報。我個人剛由所有團隊全部都有用投影片的i@T創意營過來,兩相比較,真的要推薦這種做法。因為提報的目的在於清楚展示創意。Ross的方法非常好。

除了A4紙一張一張,一張一個主題清楚呈現外,還有一點很棒的是,Ross教室的團隊利用板書做創意展示的時候,會讓整個團隊的每個人輪流上去寫一個字。這"關鍵字創意思考法+不用投影片法+讓團隊每個人都有事情做法+利用板書法"效果非常好。因為創意營往往團隊大,團隊大往往會有那種"一個人在講,其他人晾在那"的狀況。Ross教室的團隊很奇妙地展現出很棒的團隊精神。(當然也有一兩個團隊顯然沒有運作得那麼好。但整體水準令人驚訝。)看完Ross教室的簡報,甚至會覺得,要是創意營二輪提案時,還只有一個或兩個人在講,而不是整個團隊演出創意,已經輸了。

4. 提報戲劇化特別指導:創意營第一輪在,準備烤蛋糕。就是把作料通通打下去,打到能倒進模子的程度。然後要能夠烤出一個形狀。昨天我到Ross教室時,大部分的蛋糕都已經烤出來了。在所有團隊全部提報完,Ross也指導他們發展出清楚的創意。(甚至包括廣告的排版、表現方式、和模特兒的表情、姿態、道具。Ross畢竟是個傳統廣告時代就成功的藝術指導。)他又將所有團隊的編號,核心概念都寫在黑板上,(實在是個非常會板書的老師!),然後用板書把每一組在提報的時候應該可以"戲劇化提報"的關鍵也寫出來。

5. 鼓勵鼓勵再鼓勵:Ross和Linus,跟Rei一樣,永遠先肯定。只是Ross更外放,用很大聲的南非腔說"棒!Awesom""特棒Fxxking Awesom!""。並且自備禮物(他的中國未婚妻幫他用毛筆寫在空白T恤上的書法,他每天穿一件不同的,第一天是"無限風光在險峰",第二天是"脫光光",第三天是"非中國製造"),每天選一個團隊,或一個表現特別值得鼓勵的人,給出他的特製系列T恤。(比如說,昨天有個提報者因為原來跳舞的素材放不出來,在整個教室大喊跳!跳!跳!跳!之下,就自己跳了一整段sorry sorry舞。他簡報完,Ross立刻起來送上T恤以資鼓勵。)

下課後,在休息室,我跟Ross和Linus說,我好欣賞他們,給評語總是先肯定。(在此跟我的學生們道歉。老師教學也是要一再學習的嘛!而且也跟學生一樣,在學習過程中有作不到或忘記了的地方需要一再被提醒。這就是為什麼老師也要來創意營觀察學習囉!)Ross說,他覺得華人的教育(他是說Chinese,但我覺得適用大部分的華人文化)太偏重指出錯誤。所以他每次來創意營他都盡量鼓勵鼓勵再鼓勵。而Linus則說,其實,他發現,指導創意時,(應該是指他以創意總監角色指導自己的團隊時,因為他說他跟他的partner向來很低調,這次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指導),找出優點,比找出缺點效果更好。與其說"你的問題是這個這個",不如找到任何有趣的點,鼓勵團隊在那個點上發展,即使是一個小小的點,看看能不能把它作大。後來在休息室裡有學員來向Ross道謝,主題就是:雖然我們的創意很幼稚,你卻一直鼓勵我們,所以非常崇拜跟喜歡你。所以,講師的指導光內容不夠,態度真的也很重要。(加進學習清單!越來越長啊!!我真的很多要學習的!)

最後分享一下Linus所說的一個很重要的人生哲學(忽然扯到Linus,因為我這觀察者多事多到當晚上Linus的演講沒人翻譯,我也匿名上場當翻譯了。我翻譯得很好喔!可見在台北我真的是太累了。):我自己個人很驚訝他以這點做演講的中心主題來跟學生分享,因為,這也是我最近幾年所發現並且決定要改進的事情:大概兩三年前開始,我發現自己太常說"No!"了。不管是路上有人過來推銷、作問卷、試吃,我都立刻閃開。有一天當我發現路上有人要求幫他們拍照,我竟然也馬上說"No!"並且閃開時,開始覺得我的人生態度是不是要調整一下,怎麼可能什麼反應都是馬上"No!"呢?後來我就告訴自己,要比較常說"Yes!" 。(但是還是不喜歡推銷員打電話到我手機給我推銷。)這也就是當我看到Linus在演講中分享的主題會這麼驚訝的原因。Linus說,

要更常說"Yes!"而不是"No!" 只有在真的完全沒辦法說"Yes!"的狀況下,才說"No!" 當你不知道該說"Yes!"還是"No!", 就說"Yes!",然後看看事情會如何發展。

寫到這想到,上次網基的Mouse來淡江資傳的課堂上跟學生分享,他送給學生四個字叫做"與人為善“。跟Linus所分享的Yes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好的,我有時間時也是寫這麼長,可見這就是愛碎碎念的本性。總之準備出門囉!

Beijing Day 2.2

十二月 / 07 / 2009

今天還是很累,下午參加創意營跟著講師指導到六點多,之後的講座活動我去一下就不行了。直接回旅館休息。也是因為想把白天的經驗作一下整理。不過卻寫到現在已經半夜還沒寫完。

今天是到One Show 觀察創意營的第二天。也是創意營指導的第一天。下午一去就碰到One Show的主席Calvin,他跟我說:你現在是幫競爭者工作!(意思是說我是坎城的代表。)你來這邊幹嘛?我說:我是來偵查敵情的!

其實我一方面來偵查敵情,一方面也是來學習的。最近都在辦活動,講師又跟自己很熟,而且比如說這次活動,我已經幫rei做第三次助教,開始感覺到我沒有新的input和刺激。不過眾所周知我好管閒事,當我發現教室沒有翻譯,又自己跳下去幫忙。而且還不只英翻中,連中翻英都來。(反正練習英文嘛!我一定要把我的中英文轉換練習到即使當非常疲倦時也要能夠自動翻譯。)今天下午就這樣幫來自紐約Mother的ECD Linux翻譯了11個團隊的指導。他的共同指導是來自馬來西亞的Alex。

Linux的指導方式和去年的Rei很不同。(Rei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棒的指導者。而且我覺得很多Rei的教學方法學是所有創意指導者都必須學習的。但讓我先跳開Rei的指導方法學和指導,來說這次的Linux和Alex。) Linus Karlsson一知道我是坎城在台灣的代表,就跟我說,他跟他的藝術指導夥伴Paul Malmstrom明年就合作20年了,他們想要在坎城搞一個慶祝會。我說好啊!到時候記得通知我。剛剛查了一下,他們之前的有名作品包括MTV的Jukka Brothers。(可惡!剛剛想說去YouTube找一下Jukka Brothers的片子來說明,才發現這邊連YouTube也封了!是怎樣啊!)如果你google "Linus Karlsson&Paul Malmstrom",會發現他們被稱為"瑞典雙人組"(The Swedes),然後他們的作品是那種很爭議性,很詭異,然後會被稱為"對品牌不知道到底好不好"的那種作品。然後他們也不是大廣告公司,而是小型創意公司Mother的創意總監團隊。所以,他的指導和Rei的指導差異之大,是可以理解的。(插播一下:Linux說他跟他partner Paul每天合作八小時,如此合作了20年。我說,這關係比很多婚姻都長了,你們有沒有規定下班之後彼此不連絡啊!不然怎麼受得了。他馬上一副"深得我心"的表情,跟我說的確他們嚴格規定彼此不上班、非公事,絕對不連絡。)

有了這個了解,來看Linux的指導,首先,他的關鍵字是"衝突"(conflict)。他會找出創意中的衝突加以發揮。也會指導團隊由這個關鍵字來思考。

比如說,這次的簡報是李寧。李寧要團隊思考如何讓中國年輕人喜歡李寧,想要買李寧。很多團隊提到中國的85後、90後年輕人其實很懷舊。然後提一堆關於懷舊的例子和執行性創意。Linux就會說:有沒有辦法找一些衝突點,可以同時懷舊,又能前瞻。這個懷舊vs.前瞻的衝突,有可能帶出很有力的廣告創意。我覺得這個指導挺有趣的,因為我們平常想到創意大概就想到一個方向,講懷舊,就一直懷舊下去,跟著想出一大套的執行性創意去衍生懷舊這件事。但的確如果想到懷舊時會記得想到它對面方向的"前瞻",而且能夠想出懷舊而且前瞻的東西,是還蠻有意思的。

Linux認為衝突很重要,大概也是因為衝突會帶來力量。比如,他也跟團隊說,想要找到有力量的創意,可以回想,有哪個創意是當被提出時討論最熱烈的。如果有這樣的創意,可以回去檢視這個創意引起熱烈討論的理由,然後在裡面找衝突點,由那個衝突點做出發來思考。

一句話能說明的好創意

不管是在台北、上海、還是北京,經常聽到指導老師要求:如果用一句話說明你的想法,你會怎麼說?(這通常是在提出創意者說了一堆話解釋創意,卻沒人聽得懂時。然後接下來就會聽到提創意的人說了一句、兩句、三句,然後還沒解釋清楚。)但是今天Linux提出的解釋,我覺得可以作為"一句創意"的經典解說:(一句話的"話"在這裡是動詞喔!)

當你自我介紹時,你會怎麼介紹自己?假如你的品牌是個人,他自我介紹時會怎麼介紹自己?

這一句話,不只是自我介紹,也是個承諾,比如,當你提到朋友,有些朋友愛八卦,有些朋友很會煮菜,你想聽八卦時,會找愛講八卦的朋友;想吃好菜時,會找善於下廚的朋友。你的品牌也是像這樣。他有什麼是讓人一想就想到他的嗎?

獨特的觀點

Linux的關鍵字是"衝突"。而Alex(我忘了,他好像是靈智的ECD。明天確認一下)的關鍵字則是"獨特的觀點"。我很喜歡Alex對於獨特觀點的一個說明。有學員提到周恩來曾經說過"為中國崛起而讀書"(原來的中文忘了,總之我用英文翻譯成"study for the rise of China"。)Alex立刻用這句話來舉例說明:在這句話裡,"為了國家讀書"就是提出對於"讀書"這件事的獨特觀點。而所謂的創意或概念,就是要提出一個獨特觀點。比如,中國今年在坎城有一件我一直大惑不解的銀獅獎得獎作品,是森馬服飾的影片廣告。(內容是一個體操有夠爛的女生被逐出體操隊後到場上亂搞一番證明自己體操的確有夠爛,然後說:我體操很爛,但我很好看。)Alex說,這個品牌的獨特觀點就是:這是給不運動(或運動很爛)的人穿的運動服。(以上也是一個"一句話"的範例。)這些人運動能力不強,但是他們不care,也不會像Nike或Adidas的消費者一樣追求那些更高更遠更好之類的,看起來好看就好。這就是一個獨特的觀點。

殺手還是教練?

下面要提出的兩點是在創意營中對於接受指導和指導者角色的觀察。首先是,指導者的角色。我覺得,指導老師對自己角色的認知是什麼,決定指導的方式。我的觀察是,指導老師他可以選擇扮演殺手的角色,或是,教練的角色。

殺手角色的指導老師是找出殺創意的理由。(我覺得很多創意總監是扮演殺手的角色。)教練角色的指導老師幫你把有潛力的想法或發現找出來。我們熟悉的Rei,他是個非常非常棒的教練。他能夠幫助團隊找出有潛力的洞察或事實。我覺得創意營需要的是教練。不是殺手。因為,創意營的團隊多半是學生或是資淺的創意,尤其是創意營指導時間很短,光殺掉壞創意是不夠的。(這點我在今天的創意營中體會到,特別寫出來,回去教書的時候要深自惕勵。)但是,學員必須提供足夠的材料。要提出真正多樣化的創意。今天有一組,全部的創意的根基完全一樣,就是,用不同的系統設計一套不同的鞋款。基本上是什麼流行(或他們想到什麼),就用那個設計一套鞋款。所有的解決方案就是"設計一系列鞋款"。當然這個創意思考的問題是根本沒有根據洞察,所以沒有品牌獨特性。但是最基本的問題是,學員沒有了解到,就算換了分類學的參數,(不管是:味道的種類、聲音的種類、魔術的種類,等等),基本上你的公式是:設計一系列的鞋款。像這樣的創意只能算一個idea。不要以為用了11個參數就是11個idea。Rei說創意總監必須要在礫石中找出寶石,但是創意團隊或學員也要儘可能找到更多種類的原石。

創意營教學方法的非系統化

另外一個是接受指導者的心態準備:主要是要體認到,世界上的創意人有各種方法想創意,老師的教法不會相同。創意營老師的教法是不會系統化的。意思是:A老師的教法和B老師會不同。不能把A老師的教法拿來跟B老師過創意。比如說,之前PJ和Rei都比較希望學生多提,概念越多,他們能夠找到寶石的機會也越多。但是如果你碰到一個老師,一來就跟你說:你們這組自己最喜歡的創意是哪個?這時候應該怎麼辦呢?(小魚的建議:你就直接一個一個講。因為畢竟他們都是資深的創意,他們聽到有機會的創意時,自己的腦袋就會進行解析,也會加以回應。不要自己花時間在那邊翻筆記作篩選,畢竟你就是沒有篩選能力才來參加創意營。)只不過,參加創意營因為講師有百百種,一定要隨機應變。不要為你之前遇到過或聽說的老師的教法做了準備,碰到新老師卻沒辦法臨機應變。畢竟隨機應變就是創意人的必要能力。

Rei的教授方法學

雖然說教法不會系統化。並不是說教法不該系統化。既然我已經跟Rei做了一共三次的創意營,連他的評語都會整套背誦了。我來分享一下指導者這邊可以參考的方法學:

首先,Rei會清楚說明他要的創意形式。(這次的創意營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他要的形式了。)其次,Rei會做筆記。時間來得及的話他甚至會幫每個人,或至少是主要的發言者畫小肖像。他會用關鍵字把每組提的創意一個一個記錄下來。然後在每個創意後面打星星。(又是星星!聽說有人問到他為什麼對星星那麼有興趣,他回答是:我想當巨星。)星星左右會加註理由。然後,他會把筆記的第一稿謄寫到第二稿,因此他就會有每個團隊所有創意的清楚記錄。Rei在創意營時要求大家要給創意命名。他也會幫創意團隊修改命名,記在他的筆記上。給評語時,他會先提到優點,再說"但是…… “。還有,我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但是他真誠地對每個人都有興趣,都想聽他們說話。這或許也是讓他能夠"評判創意而不讓人覺得自己被評判"的原因。

Beijing Day 2

十二月 / 07 / 2009

昨天太累了,到北京之後的活動只有"從機場到清大"(要搭機場巴士五號線到中關村,再打的,這樣加起來是32塊錢人民幣),"找到旅館","等人來找我去吃飯","吃飯"和"睡覺"而已。昨天一起吃飯的有One Show的工作人員,和台北來的Daphne。我們剛在台北辦完活動,馬上過來,而One Show的團隊和我們前幾天的狀況非常類似,就是還在活動期間每天吃不好也睡不好的極端亢奮性疲倦狀態,在計程車上的話題之一是"累"的種類,結論則是:累到碰到枕頭馬上睡著的狀態是屬於初階的累,而累到好不容易直挺挺躺在床上,腦袋卻轉不停直到天亮,馬上又跳起來繼續忙的累是最累的累。好消息是我個人目前終於可以睡著了,今天睡到早上十點才醒來,表示我已經渡過"最累累",朝"初階累"恢復中。

今年的One show創意營也有近450人,但是因為新流感的關係,被規定不能在一個場地舉辦,所以只好分成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和在傳媒大學分開舉辦。這對主辦單位造成了加倍的人力物力壓力。因為One Show China本來就是一個不大的組織。而要跟兩個學校一起合作辦活動:有的教室多媒體設備不完整,有的教室沒法接Mac,有的教室很詭異,電燈一亮電風扇跟著轉(請想像一下現在北京的天氣),而講師跟接待也得分成兩邊。我現在看活動會以組織者的立場來看,我的個人感受是:台灣要辦像這樣的活動,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One show china他們今年是第八年辦這樣的活動:所有的人力與資源,包括廠商的投資(今年主要贊助者是李寧和HP,昨天的新簡報活動,所有四百多人近五百人到李寧工廠進行工廠之旅,工廠對學員一人送了一雙鞋)與報酬(影片廣告作品刊登在網站上的點閱破百萬,讓廠商感覺賺到),翻譯團隊的動員(我自己有想到如果以後要辦這樣的活動,必須有更多的好翻譯,因為"內容"是活動最重要的核心,翻譯的水準非常重要,但是好的翻譯不是有錢就可以找的。更何況我們很可能沒有所需的經費。我們這行的資深人員必須親自投入,還得有良好的翻譯能力——和體力),場控團隊的組織和培訓。小魚廣告網今年的讀者有大約20多位志工在這次i@T的活動中前期擔任設計、文案、新聞稿和英語新聞稿及邀請函修改,活動中期擔任接待、布展、場控支援、翻譯,很大程度支援了這次的活動,但是我們的人力和能力必須長期培養和發展,而且不能只依靠志願工作者的熱情。我們也得考慮未來活動與組織的發展方向。因為我們不見得想要辦成像One Show這樣,我們得找出自己想要,適合台灣廣告與數位互動產業的方向。

現在是11點半,因為下午1點半開始新簡報的創意指導,我要去教室幫忙(不過剛剛發現本來一直是腫痛的喉嚨,現在正式地沒聲音了耶)。總之現在得get going。因為我還得從旅館找到活動場地的清大美術學院。電腦帶去也沒用,因為應該是沒辦法上網,所以再聊啦!

 12.6-10 北京,香港

十二月 / 05 / 2009

本來已經累到覺得生病了,想取消前往北京的行程。還是決定要去。

中國封鎖了我寫blog用的blogger.com,所以在北京時應該無法寫blog。先跟大家說一聲。

會試試看能不能上PlurkFacebookTwitter。但是如果住的是大學校內的旅館,有可能也沒法上國際網路。總之看看囉!

One Show創意營Day 7:曲終人散

十一月 / 21 / 2008

現在是凌晨三點15分。神智不清的我剛剛才回到旅館。因為,由台灣團主導的兩個團隊,在2008年One Show 創意營的新簡報競賽中,榮獲第一和第二!

IMG_1001

Gason team

而且,當頒獎典禮結束大家都紛紛望外走,我們也正呆站在門口時,Rei竟然跑來問我說:你們等下要幹嘛?我好餓。我說,那你要跟我們一起吃飯嗎?他說,好啊!等我一下!(好像他就跑去跟其他國際講師說他要跟我們吃飯,而把他們扔在那兒。)我們當然是歡聲雷動,馬上把他帶走。(我們挾著他經過學員搭的巴士時,裡面的人可是狂敲車窗啊!)(同時我急摳Michael Dee問他那天他帶我們去的那家好吃而且晚上這時候還確定開著的餐廳在哪。──是衡山小館。)結果他跟我們吃晚餐之後,竟然還說想要吃甜點。Mini又馬上電召來住在衡山小館邊兒的William。我們又跑去鹿港小鎮吃甜點,到兩點半Rei才暗示大家說,你們都很累了吧!於是大家跟他一一擁抱(沒錯!每個人都跟他抱了!)才送他上計程車離開。而且離開前他竟然主動要求要大合照。(哇~~嗚~~)

IMG_1027

要去吃飯之前,Rei給我看他的錢包說,他需要現鈔。我說沒問題,我們請你!結果晚餐桌上他好像為了要報答我們請他吃飯似的,一直回答問題。拿出筆記,不厭其煩,詳盡回答從「結婚了沒?」「有沒有女朋友?」(不是我問的。)到簡報跟概念還有什麼要改進,檔案平常怎麼歸檔(竟然馬上拿出電腦給我們看他的檔案夾。還連子檔案都開給我們看。而他也任我們亂教他中文。其他人教他的是「我很帥」,我教他怎麼講「爛!」,最後寫了一個進階的中文對話給他是:「我很帥,我不爛!」他則跟我們說他當年在日本讀高中時,教他那個最好的台灣同學說日文的往事:他那位朋友當時剛去日本,而且是個對於自己要學的東西很明確的人。比如說,他的朋友想知道:「我的位子」怎麼說,但是他教他的是「我的屁股」,害他那位朋友到處跟其他日本人說:「這裡是我的屁股」。所以他說他知道我們在教他安得是什麼心眼!

IMG_1019
IMG_1022

後來我問他說:你會不會覺得你人太好了?

他回答:我的創意可不這樣認為!

他說:他的員工都說,他是個幾乎不可能取悅的老闆。他說,他對員工的要求是,表現要超出他的預期。而要是這回表現的確超出預期,他下回又會提高預期。所以~~。

回答了好幾小時的問題以後,我問他:你怎麼會想要花時間跟這些年輕人,(而不是其他講師什麼的──他離開活動現場時,還有一堆講師和客戶在那邊正要再次聚會呢!),在一起呢?他說:「我喜歡年輕人,老人很無聊!」

後來我問他,大家問他的問題有沒有什麼讓他意外的。他說,沒有,都是些蠻可以預期的問題。我又問他,那此行最讓他驚訝的事情是?結果他說,就是最後學員做出來的東西。他說,這兩組得獎的組其實剛開始的時候idea都蠻弱的。比如說,G蛋那組剛開始時的概念是「太好停忘了停在哪?」他覺得這就不是很有說服力。而最後「讓無聊的停車變有趣」,這才是好的概念。

唉呀!凌晨四點鐘了。今天答應要去幫One Show China的工作人員把全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學大樓的椅子搬回原位。(他們其實人很少,這個忙我們非幫不可!)而且要遷出旅館。(當然還沒打包。)而且下午要搬到朋友家,並且買火車票到杭州,晚上再回來。明天再去趕到北京的火車。所以要睡了。

One Show創意營 Day 6

十一月 / 20 / 2008

今天是各教室新簡報提案初審,就是各教室各選出2-3組代表參加明天舉行的終審。

結果我們這教室共選出了四組。因為我們這教室的學員實在表現太好了!之前One Show的Fench就跟我說過我們教室應該可以選到三組(因為當時就說我們這邊看起來挺不錯的!沒想到講師去爭取之後挑了四組!

而且這四組中有三組是由台灣團員與內地學員混合編組的。

總之就是,台灣團在四隊中有三隊打入了決賽!

JWT的G蛋跟魔獸三人組與東北學員組成的團隊以完成度99%的傑出提報影片(一組裡頭有7個art果然是有用的!),提報完像Andy在評語欄就只寫了 yes!,當然入選了!(這個團隊的提報還應該獲得最佳音樂運用獎,G蛋的選擇讓Andy都說他一定要知道音樂是哪來的。)(結果是日本W+K出的。)

A4 Team,(取這名字是他們說因為他們不是4A),有Mini作的可愛flash所引導的提案,也順利入選。因為影片太可愛,Rei和Andy兩個在給評語時還為了這絕對impactful的影片要放在提報前端還是後端而猶豫。(沒問題!Mini會再熬一天晚上再做一個,前端也有後端也有。)這組也是最幸運的,因為他們的投影片可是Rei跟Andy幫他們一個字一個字改的。(由Rei輸入。)

IMG_0875

IMG_0882
圖:怎麼樣?很羨慕嗎?大師幫你打字改你的投影片耶!Rei摸過的鍵盤說不定不捨得擦吧!

阿溫跟大俠兩位專業組年輕人帶著東北的學生作的提案也順利入選,看他們高興的樣子!因為這雖然不是什麼大獎,但是是你敬佩尊重,在好幾天的過創意過程中真的看出實力的國際講師對自己的肯定。比得了什麼大獎都要特別吧!

IMG_0878

在與陌生團隊組隊並且共同合作的過程中,團隊必須訓練自己的領導與溝通能力。在小團體互動中,程度參差,領袖要有能力服人。而固執己見或剛愎自用,如果加上能力不能服人,在壓力之下可能會由新領袖取而代之,或是也有組員整個投奔到別組去旁聽甚至就跟著作起別組的東西了。這如線上遊戲般的廝殺極其真實,也極其慘烈。因為到最後(不像在公司裡,還有薪水跟通常只想以和為貴,保守現狀的長官會幫你壓陣),沒人就沒人作稿子。沒人作稿子,你就拿不出東西提報。人家有很棒的影片,你只有乾巴巴的投影片,或是整個組分崩離析根本不見了,那就,很慘。

今天其實只是小組提報初選入圍,但是可以看出有些團隊,如G蛋跟他的團隊,是相當成功的。當然他們本來就火藥充份。(大概沒有別組有七個水準整齊的專業art。)但是G蛋說他們到最後是,創意只要是整個團隊有人有意見,就不作。而他又特別指出團隊中有頭腦清楚,能夠獨持己見並且說服隊友的人物存在。(大概算是有planner人才吧!)整個團隊運作順暢之後,就會帶人來投靠。於是幫手又更多了。加上他說這個團隊中大家都有事作。(有些團隊剛開始文案在忙,art角色的人覺得無聊就跑了。剩下的人真是苦撐啊!)

最後兩天,已經開始依依不捨了。今年台灣團的人幾乎各個都說明年能入圍還要再來。希望明年看到更多人。

最後說一下,今天提報時,第一組的A4 Team就提得很好。其次G蛋那個Team提得超好。我就跟Andy說:這都是我們台灣team。他就跟我開玩笑說:真的!你們台灣也有出好廣告?

當然最近的大消息是奧美得了區域大獎。(打敗Adidas。)不過台灣廣告創意往往並沒有受到國際認可。但在One Show創意營中看我們的年輕人,幾乎各個都很出色啊!所以,加油啦!台灣廣告的希望就在這些人身上了!

創意營花絮:來的人會得到很多假、很多錢、湖邊的房子還有很多男朋友

十一月 / 20 / 2008

放一下15號那天的相片。在第一天講師評完參賽作品之後,演講前,大家都在社交串聯。我跟陽獅的亞太區創意總監Kevin說,你們公司有兩個人在這呢!(其實是一個前員工,一個現任員工。)他馬上拋下其他的講師過來跟他們打招呼並且合照。

IMG_0289

後來聊天的時候說到JWT跟奧美都有給創意人公假讓他們來,Kevin馬上拿出手機說,讓我來跟台北的總經理說一下。結果寫了一封信給台北陽獅不知道誰說:我在One Show創意營這裡遇到Winny,我為她感到非常驕傲,我要給她很多錢,很多假,一幢在湖邊的房子,還有很多男朋友……還拿給Winny看,(結果真的發出去了!)。
IMG_0290IMG_0291

One Show創意營 Day 5

十一月 / 19 / 2008

今天是學員趕著把提案全部發展完的日子。不過我們有些人早上七點多就出門去在浦東的湯臣錦江飯店參加新浪網跟One Show的一個網路論壇。台灣團本來有8個人要去,最後早上沒去的都因為忙著作簡報而沒去。而去的人呢!在中午的用餐時間跟Michael和上海DDB及Tribal DDB的人坐在一起,一餐還沒吃完,他們已經快把我們的年輕創意給談去了。

IMG_0769
圖:餐桌上就面談起來了。現在在留聯絡方式。

IMG_0764
圖:面談進展差不多,十元跑來跟大老闆Michael說,過來幫我們面談。

IMG_0770
圖:談個不休,算了咱們先走吧!別打擾人家了!

後來晚上Michael請吃飯。我跟崔小荷一起去,之前先到上海DDB瞧瞧,幫Michael拍了幾張相片。

IMG_0846
圖:Michael在上海DDB新搬的辦公室。這手勢意思應該是「哈囉」吧

還遇到了Lean Mean Fighting Machine的Sam Ball。不過我在跟他講話所以沒有拍照片。他真的是個很思考獨立的創意。期待他明年來台灣!

One Show創意營:Day 4

十一月 / 19 / 2008

又是疲倦的一天。今天其實只有下午開始過創意一直過到晚上然後直接聽演講。(三場!總之這裡就是演講永不嫌多就是了。)

今天創意營的經典對話:

昨天雜七雜八提了一堆idea的學員又出現。昨天講師給他們的意見是:他們講的一堆東西都是在講探索。 所以讓他們用探索的創意發展。

他們出現時還是講昨天的創意。講師問:探索呢?

回答:因為昨天你們(講師)誤解我們,所以要我們作探索。

Rei,世界最有影響力的數位公司AKQA的創意長,和Andy,著名創意廣告公司the Martin Agency的資深副總裁和創意總監,當場傻眼。

這組學員說昨天翻譯沒有給他們翻好。(昨天翻譯的就是我。)所以講師誤解,才叫他們作探索這個概念。於是今天的翻譯又幫他們重新翻了一次。但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idea,只有兩句四字成語,所以最後講師說:你們愛作什麼就作什麼吧!他們還說講師昨天也沒有給他們評語,一直要講師給他們的概念評語。

後來Andy先說:我們只是給你們意見,你們要不要採納都可以。不過,通常在專業工作上,如果我們跟創意說,你們再想新的創意,他們並不會把舊的創意帶來,一定是重新想。後來好脾氣的Rei也說:我們還是換下組吧!然後連最最好脾氣的Michael(對,紅帽子狄運昌先生今天來剛好跟我一個教室,他跟Rei和Andy就一起講評),都說:我們換下組吧!這組只好走人了。(帶著「講師一直誤解我!」的怨氣吧!)

IMG_0544
(這張圖片的OS是:有些人真是不受教!)

後來凡是這類聽不進別人的話的,講師一律是:你們的idea很好,就作吧!You Guys are cool!

後來我就給PJ發了Google線上教談簡訊,說,創意營沒有你真的很不一樣。我們想你!

去年PJ為什麼會想出:「不准與講師爭辯!」的規則呢?總之那是很有效的規則。PJ真的是年輕人最需要的導師!

今年創意營難帶是許多講師的心聲。我已經聽到六位講師對記者或甚至就在晚上的講座中公開表達「希望學員知道來是學習,不要這麼堅持自己的想法」,和「你的創意不寶貴,不要把舊創意一直帶回來」的想法了!還是學員都不好帶,其實去年只是因為我跟了PJ,才能從那種雷霆萬鈞的教學法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