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史上最驚世駭俗的耶誕卡

12 月 / 18 / 2003

史上最有創意的廣告公司Mother的又一驚世耶誕大作。不囉唆,自己看。

打雪仗喔!

12 月 / 16 / 2003

這是英國廣告人從業組織IPA的耶誕卡。很好玩的雪仗喔

Bates廣告在亞洲將保持獨立

12 月 / 15 / 2003

八月被WPP集團併購的Bates廣告在亞洲將會保持獨立,並繼續採用Bates的名稱。至於歐洲與美國各地原來的Bates廣告辦公室,分別被併入智威湯遜與“紅血球”(Red Cell)系統。

亞洲的Bates與歐美的Bates不同,始終能保住主要的客戶如Nokia、HSBC、和海尼根,這應該也是WPP最後決定讓亞洲Bates獨立的主要因素。

Bates Asia現在亞洲12國中有26個辦公室,和1500名員工。重新開張的Bates Asia將以香港為總部。原來的非大眾媒體廣告公司141和互動廣告公司XM也將在Bates Asia的旗號下繼續運作。

亞洲Bates廣告今天公布新的企業識別系統。新的代表色是黃色,並以稻穗為主要識別標誌。不過,據說為了配合各地特色,以及呼應WPP總裁Martin Sorrell在10月份講話中說過的,全球化代理商如今要追求“與本地市場的關聯性”,Bates Asia新識別標誌中的稻穗也將因各國的稻種稍作更動。如泰國會用長米,日本用珍珠米等。本消息由於節譯自外國媒體的報導,不知台灣的Bates是否延用原來的中文名稱,也不知他們是選用哪一種稻種來代表台灣。

台北國際藝術村的展覽

12 月 / 13 / 2003

今天因為去捧朋友的場,到了台北國際藝術村去看橫溝美由紀和其他藝術家的展覽。後來又跟他們去吃飯、上爵士吧、逛師大夜市。然後一群人在入夜的台北走著走著,走到金山南路口,他們繼續走回國際藝術村,我走過我最喜歡在半夜時走的中正紀念堂,然後搭計程車回家。

並不是只是因為幫朋友捧場才這樣說,不過美由紀的作品真的是整個會場中最讓我喜歡的。她這回用透明的細塑膠管中注入紅色的顏料,然後搭在白色的牆和框架上,打上燈光,成為一個閃閃發亮的很舒服的空間。現場很多觀眾都在“隔間”中穿來穿去。看了她的作品,我問她她以前的作品“讓人悲傷”是怎麼回事?因為這次的作品讓人蠻快樂的。她說,她覺得應該是她的作品反映出觀者自己的心情吧!(不過我不這麼認為喔!大家自己去看看,應該也會“很喜歡“那個空間吧!)

我跟美由紀建議她下回作個很大很大的作品,就延伸這一次的概念和執行,但是要作個閃閃發亮的透明迷宮。因為這次的作品讓人覺得“鑽”得不過癮呢!

台北國際藝術村在北平東路7號。若是要去的話,搭捷運到善導寺站,出來以後就不遠了。

D&AD學生獎連結修訂了

12 月 / 13 / 2003

大家可能聽說了,D&AD原來任職10年之久的執行長高昇到英國國家設計局去當主管了。新的執行長新官上任,果然燒起很多把火。首先不但他把明年的D&AD獎從一天的活動延伸到變成3星期的廣告節。網站也整個改版。在我去印度不在的時間網站連結整個都改過了──不過的確改得更好喔!所以在過去這個月間曾上過我們網站D&AD學生獎網頁的人可能有過連不上的經驗。今天重新改過,修好了!請大家不要錯過這個獎金豐厚的學生獎,一定要去參加喔

D&AD學生獎簡報介紹

12 月 / 13 / 2003

(終於現在有一點點時間來作這件早就想要作的事。)2004年度的D&AD學生獎將在3月26日收件截止。因為他的收件是要在3月26日下午5點鐘前寄到D&AD學生獎的辦公室。建議參加者最好是3月15日前就把東西打包用國際快遞寄出。D&AD學生獎獎金豐厚──一等獎有1000英鎊獎金,二等獎400英鎊,嘉獎也有250英鎊。(請自己乘以59.3就等於台幣了。)此外,廣告傳播設計相關科系的應屆畢業生應該特別申請WPP獎學金──這個獎學金針對應屆畢業生設置,除了5000英鎊的現金外,還有在WPP旗下公司實習一年的機會。不要以為只有英國人才能得獎。去年的得獎者其中一位就是米國人呢!兩位得獎者現在都在英國奧美實習。

2004年的D&AD學生獎簡報共有27個。大部分的簡報都寫得非常有趣。這也是D&AD學生獎的特色之一。我個人推薦蠻適合非英國本地學生參加的簡報有:

1.攝影Photography:製作系列影像探討“七大罪”的現代意義。

這個簡報甚至適合英文不好的人,因為簡報要求請不要加入任何文字解說,完全以“視覺散文”回應簡報。七大罪(7 deadly sins) ──原來簡報中沒提,這裡是我加寫的,請以你自己的研究為準──一般應該是指驕傲、貪慾、嫉妒、憤怒、肉慾、暴食、怠惰。簡報只要求交出來的相片不得小於A5 (208 mm x150mm),數位、傳統攝影或黑白、彩色均可。

2.字型設計Typography:製作三則海報,喚醒全球各地對人權議題的重視

通常字型設計簡報好像只適合給設計科系的學生參加。這次則不然──簡報只要求你交出三張海報。內容則是在經過調查研究(何處和為何發生侵犯人權的狀況)後,再去找到適合表達的文字(有名的人或有名常被引用的話言、文章、自己寫的文案都可),然後以純文字的方式製作這三張海報。怎樣,很簡單吧!不需要上設計學校也可以作嘛!用影印機跟剪刀口紅膠也可以作嘛!加油!

3.插畫Illustration:創作系列影象表達“22哩”這個概念

22哩,是接通英法的海底隧道的距離。這個簡報的贊助者是一家法國的遊輪公司,為了鼓勵大家多多到法國來玩,要參賽者創造能鼓勵大家探索海岸線樂趣的影像。影像的主題可以是在法國,或在船上,或通過海底隧道的經驗,但不管怎樣都要好玩,表現人生的樂趣。──乾脆趁寒假先到英國法國玩一玩再回來作這簡報?

4.直效郵件Direct Mail:創作一件直效郵件作品,提醒年輕人保護聽力。

你是否還很喜歡把隨身聽開得很大聲邊走邊聽?還是常去上很吵的pub?小心你的聽力!這個簡報就是要你創作任何可以寄給18-24歲年輕人提醒他們小心聽力的直效郵件。簡報只有提醒你,要能放進信箱裡──而且可能是學校或宿舍的信箱。而且要實際可行不可太貴。其他都任你想啦!

(待續)

AdAge廣告界薪資大調查

12 月 / 12 / 2003

基本上是以美國市場為主。但不管怎樣因為AdAge網站現在也收費了,大家應該趁現在這資料還免費展示時去下載一番。

台北市駐市藝術家的展覽

12 月 / 12 / 2003

《身體空間》

駐村藝術家聯展

展期:12/13-1/13

茶會:12/13 at 7 pm (明天晚上)

本展出,駐村藝術家將會把作品由展出空間「百里廳」延伸至公共空間,在樓梯轉角或庭院或陽台呈現或實驗或未完成或完成的作品。其中,Lisa Milroy (英國)在快速地瀏覽台北後以水彩紙捲速寫台北印象; 橫溝美由紀(日本)持續以材質之「純粹性、穿透性」,企圖以大量注入七彩顏色的細塑膠線管,在台北建構另一處「休息的光景」; Rita Leppiniermi (芬蘭) 長期專注於數位美學的探索,此展將以台北為實驗腹地,進行比較地圖與網路的計畫;譚偉平(香港)則將以錄像作品裝置呈現一種條件性的生存空間。、Clifton Monteith (美國)以紙肌、纖維及紙上作品於1、2樓梯間轉角空間佈展;Bum-Su Kim (南韓)將使用大量膠捲於2F樓梯空間進行裝置作品;Anthony Luensman (美國)則會利用2F陽台空間進行聲音裝置的實驗作品;結束花蓮洄蘭Triangle藝術工作營的Gargi Raina(印度)、Imran Hossain Piplu(孟加拉)、Mohamed(埃及)、Shedpherd(波札那)也會在藝術村的公共空間進行創作實驗。

(文字取自台北國際藝術村網站)

Sonal Dabral和Jureeporn Thaidumron (續上則)

12 月 / 09 / 2003

我也有盤問Sonal,他們倒底當初是怎麼作,才造就印度奧美的創意奇蹟?Sonal說,他和Piyush當初就決定,也堅決相信,創意是唯一的路。而要創造創意奇蹟,首先就要改變大家的態度。1992年,剛當上創意總監的他和Piyush兩個人規定,印度奧美從此所有的廣告都要給Piyush或他看過。而且,只要是其中有一點點潛力,他們兩就自己下去作,直到讓作品達到最好為止。(各位讀者,請回想當你的老板把“黑手”伸進你的作品時,你曾經怎樣反應呢?)Sonal說,這樣當然很累,可是這是唯一的辦法。而這樣做了幾年,到了94、95年,他們就知道公司已經上軌道了。(在這段期間,印度奧美由排名第八躍升為排名第一、二。但最重要的是創意上的躍進。除了被印度廣告創意人認為是唯一值得加入的公司。得了四、五百個國內外廣告獎。在以國際廣告獎得獎數統計的Gunn Report上排入全球創意廣告代理商。公司的廣告教父Piyush更成為成為第一位成為坎城廣告獎評審團主席的亞洲創意人。)

Sonal說,在公司蛻變的過程中,他們並沒有開除很多人。首先是因為從事創意工作的人,本來心裡就有火花,只要給他們適當的激勵,點燃這火花就行了。其次,不適當的人,在這過程中自然慢慢離開了。Sonal說,他們的成功還來自於客戶的支持。而且不只是小客戶,連很大的客戶如聯合利華都一樣支持他們的作法。我問,這一點是幸運?還是苦心經營?Sonal說,經營客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把客戶當人看。他說,你認識Piyush,你知道他是怎樣一個“把人當人對待”的人。(的確,Piyush是個熱情的好人。他身為印度奧美的董事長當然事務繁忙,可是他對人一逕真誠、熱情。而且他一直都不大會去說別人的壞話。連半夜從應酬出來被家裡的司機放鴿子而必須在路上走來走去找自己的司機都不罵人,最後只說了一句“他的確應該在這裡等”。)Sonal說,客戶其實就跟你我一樣是人,只要創意人對他的品牌有熱情,他不可能感受不到。當他看到你的熱情,而且看到效果,就會對你產生信任了。

在這裡我想提一下在印度訪問的泰國創意人Jureeporn Thaidumrong。這位當今亞洲區最熱門的女創意人告訴我她當上創意總監的經過:當初她在泰國的運籌廣告。有一天,公司的CEO和ECD,也是泰國當時最著名的廣告人,忽然帶著客戶走了。大家都認為運籌一定很快就會倒閉。在這危急存亡之秋,公司的MD把Jureeporn找去,跟她說,從今天起妳就是公司的創意總監!Jureeporn說,當時沒有別的辦法,只有拼命工作。而她也因為年輕堅持,不懂待人而得罪非常多的人。當時泰國有個廣告行銷業的網站,每天都有惡言批評她的留言。最嚴重的一次,Jureeporn印出了60頁對她的批評。但現在,將泰國運籌和Saatch先後i經營為泰國創意表現最佳廣告公司,得了許多廣告獎項之後,已經沒有人再批評她了。Jureeporn說,資淺的創意員工與資深創意員工最大的不同,在於資淺者總是怪別人。他們如果創意賣不出去,一定先罵客戶。不會先傾聽、檢討、改進。而資深者,除了傾聽、改進之外,就要有能力與堅持去賣你的創意。她以得到AdFest大獎的D.J.篇為例,其實那兩支片本來賣了六個月都沒賣過。最後Jureeporn親自出馬,才說服客戶。

我的感覺?其實有些人會想要去找一些“創意成功秘法”。比如,有些人很努力去把作品分析歸類,什麼好作品就是這樣那樣。(如這次亞太廣告節中,也是評審的Jeremy Perrott的提報就是如此。你真的覺得聽那些“好廣告就是要提出跟消費者的關聯性”“好廣告就是運用幽默”這樣的“法則”,就能創作好作品嗎?)有些人則會問別人,你是否會將點子記在筆記本裡?你對於這樣那樣的狀況,會怎麼作?可是我訪問過那麼多成功的創意人,我的感想是──沒有創意的捷徑,只有一直努力而已。沒有創意的秘法,只有你自己是不是有那個熱情和堅持。就像Jureeporn,即使有60頁的留言罵她,她還是堅持努力。像Sonal和Piyush,他們只有用自己的熱情和信念去努力工作,努力對待客戶和自己的創意。

Sonal Dabral

12 月 / 09 / 2003

時報亞太廣告獎昨天結束了。這次時報邀來了一些比較不錯的評審。其中的大號名星應該是馬來西亞奧美的ECD兼MD Sonal Dabral。這位很低調的“金童”,其實是印度人。也是和我最近常提到的Piyush Pandey一起打造出印度奧美奇蹟的合作夥伴。

和Piyush,以及印度很多的廣告人一樣,Sonal也出自印度北方的婆羅門家庭。不過他說他家本來就是不吃素的婆羅門,看他在台北吃飯,除了牛肉還是堅決不動之外,鴨魚什麼的都吃一點。他也跟Piyush一樣,“do all the vices”(作很多壞事),吸很多煙,喝不少酒。(據時報的人說,Sonal自稱一天可以慢慢喝掉24罐啤酒。不輸給我認識的很會喝酒的日本創意人。)

在前天的媒體採訪時間,和昨天的廣告節研討會中,Sonal其實都一直向大家強調直覺的重要。創意過程的重要。如他請大家自己想,在廣告公司裡,有多少力氣和資源是花在一些所謂的“工具”上?而又有多少力氣是花在創意的過程上?Sonal説,創意是需要時間去醞釀的。廣告公司常常是把較多的時間花在所謂的“策略”上,花很多錢去發展“版權工具”。作很漂亮的powerpoint。可是廣告公司最重要的還是你的產品──“廣告作品”。而創作好的廣告作品是需要一定的作業時間的。好的廣告作品也不會因為在辦公室裡規行矩步地用了這些工具而產生。而是不斷地觀察──不是觀察廣告,而是觀察人生。還有一點就是,分享能讓作品更好。創意人只有對作品負責,為了作品好,應該不顧一切去實現作品的生命。把妒嫉、不安、辦公室政治這些什麼的都拋開。

Sonal舉了三個他的近作,說明以上的原則如何運用在廣告的“製程”(process)中。馬來西亞奧美得了不少獎的一則足球賽贊助廣告(以握著鑲白邊黑色球襪的手象徵Guiness的黑白兩色品牌資產)是他的同事在酒吧醉眼惺忪的狀態下,觀察到某男子的黑白衣褲,將之在腦中重新排列組合而想出來的。馬來西亞奧美為馬來西亞新廣告獎想出的徵稿廣告(“馬來西亞電視廣告不能露出腋下,但規則越多我們越努力”),是他跟同事一起吸煙時將手臂撐在牆上,被同事說“不准喔!”然後跟他解釋馬來西亞廣告對露出腋下的規定,讓他得到靈感而創作的。印度奧美的得獎禁煙影片(老人在巴士上讓位給吸煙的年輕人,“因為吸煙的人活不長,所以要對他們好一點”)則同時是“靈感來自生活中”和“分享”的一個好例子:煙癮非常重的Sonal在某次被客戶叫去開會,而他也知道客戶叫他們去是因為要開除他們的一個“很討厭的會”前,因為緊張煙癮大發。趕開會的他們連停下來吸一支煙的時間都沒有。他只好要求不吸煙的同事說:“可否在你的車子吸菸?”同事於是打開車窗說,“請吧!如果這讓你好過的話。”Sonal於是得到了“大家常對吸菸者太好”的靈感。但因為當時馬來西亞奧美剛拿到大菸草業客戶BAT,不可能拍禁菸廣告,於是就把這idea貢獻給印度奧美的同事。另外一套我看不懂的平面作品,也是分享的一個例子──Sonal在馬來西亞的team想出了基本的layout之後,他覺得這點子有潛力,於是就到新加坡找奧美的亞太區創意總監兼副董事長譚啟明(本身是傑出的藝術指導),讓他看看有沒有改進的空間。而為了更好,還又去找已經調為揚雅亞太區創意總監的Neil French再看看。只要是為了作品,不只是跨辦公室,還可跨系統。這就是創意人對作品應盡的責任。也是這一票人創意成功的秘訣。(以前我就注意過,印度奧美很多得獎作品上有掛譚啟明和Neil French的名字,現在才了解原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