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趕快拽去姥姥家’

2009年坎城公關獎

六月 / 22 / 2009

2009年坎城公關獎的大獎,頒給澳洲旅遊局的“世界最理想的工作”。這件作品之前在One Show也獲得大獎

公關獎評審團選出的得獎作品名單,最讓人驚訝的,應該是,這份名單看起來跟其他獎項的名單差不多:如果不說是公關獎,說是促銷、網路、直效、媒體、整合廣告獎,應該也不會覺得突兀。

而我們的好朋友伊藤直樹果然實現諾言,把他的“愛的距離”拿來報坎城公關獎,而且順利獲得金獅獎一座。(這些人為什麼要什麼有什麼啊!)而“趕快拽去姥姥家”(The Great Schlep)也獲得坎城公關獎的金獅獎。這會不會讓你很疑惑,到底公關獎是在選什麼樣的作品啊?什麼是公關的定義啊?

因為我沒有很欣賞公關獎的評審團主席Tim Bell爵士先生(他大概代表老好幾代的公關人吧!講話挺不明確的)就跑去問兩位美國的女性評審Carol Cone和Nancy Seliger,果然她們講話比較清楚。

Carol Cane的意思是:公關可不是有媒體露出就好了(Public Relationship is not publicity),在這數位媒體改變媒體生態與消費者行為的時代,不可能只是寫個新聞稿,而是要真的給人一個好故事。因此,當有真的有好故事時,當然是因為本來就有好創意,而這是為什麼坎城公關獎選出的作品跟其他的獎長得很像。就是因為好創意就有好故事,引起好的對話。她還說,現在的公關不是媒體管理,或新聞稿管理,而是對話管理。所以,總言之好作品就是好作品,不管是在哪個獎項。

第一屆坎城公關獎選出的作品結果很多是來自廣告公司,而不是公關公司,而評審團說他們也不會覺得這樣不好。不過這真的是讓人困惑,特別是第一屆公關獎的評審團主席Tim Bell並沒有很好地說明公關獎的意義,(覺得他挺被一個伶俐的女生非常多的評審團給帶著走了,幸好他也沒有很想要照自己的意思選作品的樣子),記者也多半搞不清楚公關獎要幹嘛,結果就留下一個很令人困惑的場子。很多記者都非常疑惑地離開評審團記者會場地。我把Ito桑上次來台灣時跟大家講的關於公關對他的作品的意義的那套理論跟日本記者講,她還要引述我咧。(請08年坎城廣告獎結案報告的讀者翻開本刊的第293頁,Ito桑對公關獎的意義和他為什麼要去報公關獎,有非常清楚地說明。)

2009年坎城促銷廣告獎

六月 / 22 / 2009

坎城是唯一一個評審團高達11個,評審在裡頭評審期間,外面有至少幾千個廣告人同時在看作品的廣告獎。所以每年的好作品會自動形成人氣。

今年的人氣作品之一,是日本夕張(YUBARI)的推廣。日本的夕張本來是日本著名的煤礦產地。但當煤礦採掘時代結束,煤礦一個一個關閉之後,人口外移,人口剩下之前的十分之一,沒人繳稅的結果,有一天夕張忽然發現他們債台高築,這個地方的政府破產了!

日本的Beacon在此時受命改變夕張的命運:他們由產品的事實開始,發現夕張是全日本離婚人數最少的地方。就由這個點開始打造夕張成為“日本最幸福的地方”“這裡的人雖然沒錢,但是有愛”。然後以夕張夫婦的創意策略包裝夕張。先頒發“夫妻幸福證明”給夕張的幸福夫妻,經過公關操作引起日本媒體的大肆報導,日本人開始跑到夕張申請“夫妻幸福證明”,夕張成為一個日本幸福夫妻的必遊之地,整個夕張的命運也跟著改變。

評審團好像有提到(我有拍影片但是沒有做筆記,因為我必須一直拿著攝影機),說現在至少坎城廣告獎開始注意道德議題。評審似乎希望看到除了商業之外,還能夠對社會造成影響與貢獻的作品。今年另外的人氣作品如澳洲旅遊局的“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和之前剛在D&AD獲得黑鉛筆的“趕快拽去姥姥家”(The Great Schlep)也是這類的作品。當然坎城有公益類作品不能獲得大獎的傳統。就是因為認為難度較商業作品低,但是評審與整個廣告社群開始思考社會責任,廣告公司也開始做商業以外的社會性案例是個很明顯的趨勢。這應該是個好的趨勢。

台灣的奧美薇閣小電影在促銷有入圍,但是最後沒有得獎。之前我一直跟阿鎧在辯論,他認為薇閣小電影今年得獎機會很大,我不這麼覺得。不過後來阿鎧昨天開始看作品展映之後,今天早上他跟我說,看到那麼多作品真的覺得我們要得獎很難。

總之,我們得更努力!